【漢光兵推】雄三、雄二與雷霆2000 重創解放軍船團

朱明 2018年05月09日 21:45:00

漢光34號電腦兵推演習,我方「藍軍」出動雄二E巡弋飛彈車、雄風二、三飛彈車、以及陸軍雷霆2000多管火箭車,成功重創「紅軍」的登陸船團。(合成畫面)

國軍漢光34號演習的「電腦輔助指揮所」,從4月30日到5月2日連續五天四夜的兵棋推演,今年兵推重點是以兩岸現有兵力,驗證我方「濱海決勝」的三軍聯合作戰能力,雖兵推中再次驗證海軍機動通信雷達車,配合雄二、雄三機動發射車,分散在各地隧道內部署,能有效打擊來犯船團;據指出,因近來中國軍機、遼寧航艦繞台次數只增不減,我方研判這是解放軍演練封鎖台灣的方法之一,但這次漢光兵推並未針對最新情勢,來進行海空反封鎖的演練

 

據了解,機動化的雄二、雄三飛彈發射車,在近3年的電腦兵推中,雖時空背景不同,但都驗證扮演打擊來犯船團的決定性兵力,馮世寛前部長對此兵推結果,仍維持岸置陣地與機動車並存的部署,但今年獲得同樣的結果後,國防部決定擴編海鋒大隊並增加預算採購機動發射車,固定陣地僅留兩處,其他固定陣地均改為機動車營區。

 

雄二飛彈機動發射車,雄三飛彈發射也採同樣設計。(攝影:李隆揆)

 

軍方人士指出,今年的兵推將比以往更強調接近實際現況,因為JTLS資訊兵棋系統引進使用時,參謀總長李喜明當時在聯戰中心,因此對於這套系統的運用相當熟悉,也知道如何設定能將傳統反登陸作戰的「灘岸決勝」進一步外推,在離岸一段距離的「濱海」就對敵人施加打擊。而且讓國軍最基本的戰術作戰單位,都得上場接受敵軍來襲的應變測考。

 

例如狀況下達「紅軍」以福州、平潭地區進行登陸船團的集結,過去是由藍軍的幕僚單位輸入兵力反制,但今年是將各個狀況下達到三軍各部隊,由各部隊指揮官立刻召集作戰會議,將如用兵力部署運用,報到聯戰中心內再輸入數據進行反制。這樣的作法,讓所有參與兵推的部隊通通動了起來,也讓各部隊指揮官直接對戰場狀況進行判斷與處置。
 

機場、飛彈基地遭重創 仍保留大部分兵力

 

據指出,今年的兵推一開始,「紅軍」還是透過「網軍」企圖癱瘓破壞「藍軍」基本設施,緊接著運用大量的彈道飛彈、巡弋飛彈密集攻擊重要機場、飛彈基地等目標,因此只要是機場與固定式飛彈陣地都被重創,但攻擊的重點仍是台灣北部地區。但「藍軍」機動部署的雄二E巡弋飛彈車、雄風二、三飛彈車、陸軍雷霆2000多管火箭車,都在「紅軍」發動飛彈攻擊前,進入預定的山區位置或隧道中部署,因此保留大部分兵力。

 

據指出,因此當「紅軍」於對岸開始集結時,雄二E巡弋飛彈仍對集結兵力進行打擊,當「紅軍」船團出發後,在海軍機動通信雷達車隱藏在山區提供目標獲得,雄風二、三飛彈車才開始發揮打擊的效能;而陸軍雷霆2000多管火箭車則是針對「野牛」(Zubr)大型氣墊登陸艇進行反制,均成功重創「紅軍」的登陸船團。

 

在電腦兵推中,我軍出動雷霆2000多管火箭車,對解放軍「野牛」大型氣墊登陸艇進行反制。(資料照片/國防部提供)

 

解放軍野牛大型氣墊登陸艇。(圖片取自中國海軍網)

 

據指出,這次兵推主要是驗證「濱海決勝」三軍聯合作戰能力,因此限縮了海空運用兵力範圍,例如海軍軍艦都疏散到東部海域,但又要在C4ISR指管通資情監偵系統的範團作戰,這才能發揮三軍聯合作戰的效能,但這也被質疑是否犧牲靈活運用,被動牽制固定區域反而無法發揮戰力;另外,運用民船偽裝成軍艦假目標,混淆敵方,以及機場被破壞後,空軍軍機改降民用機場等措施,都被質疑其是否符合國際法則等。

 

軍方內部檢討 不能跳過反封鎖不演練

 

據了解,雖然這次漢光兵推以「濱海決勝」,「以我最有利位置,攻擊敵軍最不利位置」獲得了一些過去已獲得的數據,但是軍方內部提出意見,因許多資料顯示解放軍在海空軍兵力大增後,近來中國軍機、遼寧航艦繞台次數的增加,這是解放軍演練封鎖台灣的方法之一;對於解放軍戰術運用的變化,漢光兵推要以未來先瞻性想法來演練,因此當解放軍改變戰法,是軍艦部署台灣周邊航道,加上軍機的繞台來封鎖台灣,而不進行登陸作戰時,國軍如何突破封鎖與應變狀況,反封鎖也應是兵推要思考的項目,不能直接跳過而不加演練。

 

【漢光34號演習】

●中國遼寧號「海上閱兵」撈過界 台美日啟動聯合偵監緊盯全程

●修正馮世寬路線 想定中國2018年武力犯台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