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心內話 李茂生述奇:我的共產黨三叔

陳怡杰 2018年05月12日 07:00:00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攝影:曾原信)

午間,學子單車來往,李茂生走出台大農化新館旁小屋,一場性平調解會場,他一手點菸,匆匆走向小屋後露天廁所,一邊小解,「再等我15分鐘」,終於在整天爆滿會議空檔榨出片刻。

 

一邊吞著牛肉便當,聲音乾啞,體力削弱,不過戰力仍滿,「我今年輪休,不然這點時間也沒有」,他愛泡臉書,記滿奔波法務部、台大、各地方法院上課、開會的抱怨,「回家有稿債,趕到凌晨4點」,3月底,忙到咳出血痰,自己判讀病因,「支氣管出血,代表體內部位發炎」,多年菸癮有關嗎,「不會啦,抽菸這麼久,喉嚨也不痛。」

 

菸癮45年

 

菸齡從19歲大二開始,「被學長帶壞,現在沒連絡,不說名字了」,一天在街上,學長菸癮犯,想買條長壽,錢不夠,要學弟李茂生攤一半,「整條菸遞來,也撕一半分我,擺在位子只是好看,我點來抽,人生就毀囉。」

 

言談直白。(攝影:曾原信)

 

北上念師大附中前,他在苗栗市中正路一帶長大,「1968年台灣九年義務教育開始,我是初中最後一屆,好的老師早跑高中卡位,剩一堆鄉音超重『』師待退,上課聽不懂」,李茂生父親擔心,逼他北上伊通街「大中補習班」加強,準備台北「三省中」入學考。

 

現在「討厭強國」、「厭惡國民黨」言論鮮明,但台大時期,李茂生當過2年國民黨員,「大三任系學會長,校內風氣高壓,記得請剛自日本回台的李鴻禧老師講『憲法的地殼變動』,被教官認『地殼變動』有反動意念,要我『加入國民黨』,否則活動免談。」

 

誤入國民黨兩年

 

卸任會長,沒了辦事壓力,李茂生沒辦退黨也不繳黨費,當年國民黨駐台大法律系代表林文舟幫他繳到畢業,出發赴日整理行李,李茂生在房間翻到黨證,心想「時局艱困,也許帶出國有用」,結果抵日不久發生「東大台灣同學會」事件,黨證沒用,他在日本就丟了。

 

家族也算正藍旗,「我爸、大伯都是國民黨員,四叔軍校(中正理工學院,今國防大學理工學院)畢業,說起來,家族該算沾過國民黨奶水吧」,「但長輩很少跟我聊政治,除了三叔。」

 

三叔李永彰是台大農推系(今台大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1960年創系兩元老之一(系主任楊懋春,李任助教),「但他1949年念高中,曾連署《共產黨宣言》,一生出事。」

 

三叔是台大農推系元老

 

「那時為了營救三叔,家族耗盡祖產」,李茂生爺爺曾是小學校長,代三叔入獄3年,除了校長職位、祖產湮滅,李家自此有了「紅底」。

 

「三叔跟李登輝同期進台大教書,但一直升不上副教授,跑去問,才知道是『紅底』惹禍」,小時李茂生跟三叔感情最好,「我1973年考上台大,常跑教授宿舍找他。」

 

李永彰後來申請獎助計畫赴美,找到加拿大大學教職,索性把妻小接去,離開傷心處,在異鄉退休。「《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本要賠家族200萬,但本人要回國簽字作罷。」

 

1964年台大農業推廣學系第一屆畢業,前排右4為李永彰教授,校長錢思亮為前排右7。(翻攝自台大校友雙會刊)

 

家族發展生變

 

李家發展人人卡關,李茂生四叔「少校」後升不上去,一查也因為三叔「紅底」背景害事,沒多久即以「尾椎病變」申請退伍。「大伯在台銀,因三叔影響,職涯都在澎湖、馬公等外島分行流離,調不回本島」,李茂生父親是中油員工,在苗栗分處熬了「科長」18年,「連一手提拔的學弟科長也當完,我爸仍職位沒變。」

 

家族翻盤,得等1987年台灣解嚴、1988年李登輝上台(繼任總統)後。

 

「父親日文很好,又懂瓦斯專業」,1990年李茂生一橋大學博士畢業在即,父親職涯解套「起飛」,終於開始受重用,常領命代表中油,出訪東京瓦斯株式會社、大阪瓦斯株式會社談合作,「被壓在『科長』一職18年嘛,一出頭升很快」,「最後銜著『中油新竹營業總處處長』退休,不錯了。」

 

留日時期,李茂生也短暫和「政治」牽扯。

 

李茂生留日9年返台。(翻攝自李茂生臉書)

 

遭誣「職業學生」

 

七0年代末期,他留學東京大學,加入「東大中國同學會」,「亞東關係協會(今台灣日本關係協會)也贊助會務,但雖以中國為名,都是台灣人,對岸還沒開放」,「等到中國開放,人來了東大也想參加,我們就想改名『東大台灣同學會』,亞東關係協會不悅,認為是台獨份子,轉支持『東大中華民國同學聯誼會』(1980年蔡中涵成立)。」

 

張正修同期在東大,要我當『東大台灣同學會』會長擋一下」,未料就任後被盯上,校園開始訛傳李茂生「職業學生」,東大留學生事務負責人也當面警告「少在學校搞政治」。

 

本留任一橋大學

 

博士班後期,日本風氣改變,願意招聘外籍教授,李茂生本要留任一橋大學法學部任教,從「助教」開始升等,一聘就是終身職。

 

2013年李茂生(中)在一橋大學與同學相聚,左1為王雲海。(翻攝自李茂生臉書)

 

一個中國人王雲海晚他半年進博士班,「文化大革命後,他自中國人民大學畢業、拿國家公費來一橋大學留學,跟我說1989年天安門事件時,曾以留學生身分登NHK訪談,沒法回中國」,李茂生的成績勝過他,但聽同學一講心軟,「助教」缺額讓出去,本要改投「日本學術振興會」(Japan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Science,簡稱「學振」)獎學金。

 

「但寫論文,要苦其心志才寫得出來,『學振』獎學金一聘兩年,每月薪資日幣26萬(不扣稅),怕過太爽」,沒說的原因是,留日9年(1982~1991),每次換居留證蓋指紋時,當時排外的日本公務員,總用李茂生有被當「犯人」審視的對待。導火線堆雜,他又上火、拒絕「學振」獎助金,「幸好那時有『扶輪米山獎學金』撐著,加自己儲蓄,把86萬字博士論文拼出來,畢業即和太太回台。」

 

李茂生歷歷在目,「返台時,口袋只剩新台幣11萬,哈哈。」(…李茂生下集:嘗過權力的狂

 

撰文:陳怡杰 攝影:曾原信


《上報》提醒您,吸菸有礙健康。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