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嘗過權力的狂 李茂生浮世即景

陳怡杰 2018年05月12日 16:00:00

直白豪爽。(攝影:曾原信)

「世間未許權存在,勇士當為義鬥爭」(賴和)

 

主攻「刑法」,與我18個月「軍法看守官」生活,密切相連。

 

1977年台大畢業考上法律所,我想著「考律師嗎」,以我成績,努力一下會上榜,跟我同屆有鄭玉山、江惠民、李宗德、蔡玉玲等,這一路走國家考試路線,成就都好,出任「司法院院長」、「最高法院院長」、「檢察總長」等大位滿是,不走國考路就我、朱高正、張正修,從事教職更少,僅我、許宗力

 

想不出「深造意義」,我休學入伍,錄取軍法官後,我、陳榜上去左營「海軍第一軍區看守所」任看守官,實習期滿,一人可調回總部當「軍法書記官」,運氣差,留任「軍法看守官」至退伍,一切軍法組長指定,我講話不客氣,人不討喜,又沒對他畢恭畢敬,不僅留任,也被找機會記過。

 

功過相抵

 

一天他下了紙條,令我去看守所提調一位憲兵逃兵犯,出外分配養豬勤務,養豬2個月又逃兵,有人在龍山寺見過他,但身材太魁,沒人敢抓。因為由我提調,帳算頭上,一發布就是兩支小過

 

那時代,軍中記過事關要緊,退伍不得出國。幸好,軍法組同事替我不平,提議辦「三民主義大會考」,有出題攬功契機,我出題機車,比如在「建國綱領」、「建國大綱」等詞彙打轉,繞得一堆軍官考砸,高層滿意我「難題測出實力」,記我兩支小功,這才功過相抵。

 

李茂生今年輪休,仍開會、上課、稿債滿載。(攝影:曾原信)

 

權力催化腐敗

 

「看守官」勤務重,2人得看守150名軍事犯,慣用武力鎮壓,「暴力」我常用。

 

那是左營軍區主任檢察官孫禮光時代,犯規者,憲兵壓制,我上腳鐐手銬。腳鐐分「軟銬」(兩腳間鐐鏈相牽)、「硬銬」(兩腳間鋼筋相連)兩類,當年軍事犯都上「硬銬」,鐐環有鉚釘孔,但不打鉚釘固定,都以老虎鉗慢慢轉緊鋼絲,直至牢靠。

 

犯人腳痛騷動,一動銬不完,我得出力緊踩犯人腳背,日日重複「合法使用暴力」,竟然有點「進入狀況」,那是我一生最認同「權力讓人腐敗」時期,別說人性本善,那時日夜催化,真的感覺我「劣性膨脹」,對暴力「樂在其中」。

 

任「軍事看守官」的550天,對下用官銜鎮壓、對上承軍法長官刁難,我對「權力」賭爛有感,退伍復學,決定研究「刑事政策」、「監獄學」。

 

一度入職壽險

 

拿到台大法律碩士,準備赴日留學,曾有朋友問我,一間美商壽險進軍台灣,正等政府開放外商登記保險業,「有興趣當儲備法務嗎」,哇,那法制一鬆綁,我可是開朝元老,不得了。

 

走那條路,現在提起「李茂生」,可能某外商法務長,但不可惜,人生吶,哪條路子誰知道,也許一半就搞砸「洗錢」被抓。

 

人生旅程多變。(翻攝自李茂生臉書)

 

決定留日,起因是太太算「半個日本人」。台大碩班時,我校外聚會認識她,爸爸早稻田大學商學部畢業,戰前在東京認識她母親,老家在岐阜縣,兩人戰後一起返台,執業會計師過活。

 

也在那年代,台大法律系留日學者,林文雄、李鴻禧、楊日然等,全是東京大學博士(僅一位東北博士),我就這麼去了日本。

 

東大潛規則

 

一開始李鴻禧老師介紹我去母校東大,到了發現沒老師肯收,探聽才知,早前法界先輩黃東熊與東大法學部平野龍一教授爭執,對方一氣,「不讓台灣人取得刑法、刑訴碩、博士」成了「東大潛規則」,台灣人連口試都進不了,四年前才由我一位學生破關

 

我當時想破魔咒,因為拿「亞東關係協會獎學金」(公費生性職),勉強芝原邦爾教授願意收我,但明講「別考了,你拿不到(學位)」,我不爽回嗆「不念了」。

 

那是1982年底,我才到日本半年,和隨同赴日的太太討論,本想轉美國,又想若無日本公費獎學金,沒積蓄,入境美國怎麼念書?若又受同樣遭遇,豈不空轉人生兩回?

 

趁獎學金還有一年半(每月日幣18萬6000元),東大學籍保留,我決定暫居日本,悠哉晃一年,獎學金花完返台工作,逛著逛著,越想又不爽,「浪費我2年青春」,不到學校,我日文練不出來,跟太太練?那待台灣就好。

 

李茂生留日初期受挫「東大潛規則」。(攝影:曾原信)

 

留日貴人:福田雅章

 

芝原老師協力,轉介我向台大碩士論文曾引用的福田雅章教授認識,貴人出現。

 

福田學涯坎坷,那年剛從大阪大學轉來一橋大學任教,我跑去找他,被「你想研究什麼?我的研究方向?特定觀點看法」等一串問題轟炸,早上9點一路聊到晚上10點,結巴日文撐了13小時,中間他另找門下研究生,關門一起討論,後來才知,那是對我入學面試

 

一週後收到電報,福田要求再去一次,當時我住東大附近「綾瀨站」,跟一橋大學遠在東西兩端,單趟交通費日幣近千,太貴又遠,本不想跑,後來去了。

 

福田說「等一下上討論課,一起來」,接著當堂介紹「這位是明年入學的李茂生」,隔幾天,我急忙從「綾瀨」搬家,剛好在老婆上班處「新橋」與「一橋大學校區」中點「武藏境」找到15坪2LDK(兩房一廳)公寓,一個月房租便宜(約日幣5萬),缺點是廁所是糞坑、非抽水馬桶,大便完聽到「咚」一聲落地,記憶鮮明。

 

不管怎樣,留日生涯再次展開,有股「終於能一展身手」的暢快,1991年拿到學位,我成為一橋大學創校116年第8位法學博士,也是校史第一位外籍課程博士。

 

攻頂一橋博士,李茂生創校史百年記錄。(攝影:曾原信)

 

椰林風情玩到PTT

 

嗆辣性格,怎的養成我答不上,自小沒變,一直很衝,小時苗栗長大,父母從不管我,課後街頭晃蕩,一時街上朋友聊得來,外觀癩痢頭、全身長癬,也揪回家一起玩,被大人痛罵,我有個溫和弟弟,性情南轅北轍。

 

網友喜歡看我臉書譙文,我也知道,畢竟網路論壇,1984年「椰林風情」BBS開站我就上線,回台任教第4年(1995),PTT出現,也開帳號「pigdog」潛水,開始露面是2002年同學許宗力出任台大法學院長。

 

我和他討厭醫學院傳來「共筆」(共同筆記)文化,一有共筆,誰還聽課?我們商量,禁制法律系「共筆」風氣,我開始上PTT台大法律系各班板筆戰半年,之後開會決議「法律系不得再有共筆」,嘿嘿,多年惡文化,在我手上消失。

 

「太陽花學運」臉書爆紅

 

玩PTT不久,人潮一度改湧PTT2,那兒開站多「個板」,板主同意才給看,傳過「我是李茂生,加我權限」沒人理,我自己開板、搞小圈圈沒意思,臉書(facebook)興起,就此轉途。

 

2014年「太陽花學運」,台大法學院還在徐州路,離案發現場近,不少同學在議場徹夜聲援,我內線消息收多,聽了不爽,直接臉書開譙國民黨,網民看了開心,議場同學閒著轉貼,點擊越來越多。

 

對什麼議題發言,我隨機提選,臉書5000名好友加滿,太多消息在跑,內容一看不悅,有感就表態,但我手機打字慢,得開電腦論戰才痛快。

 

嗆辣風趣。(翻攝自李茂生臉書,吸菸有害健康)

 

「紅」=被討厭

 

說我在網路「」?那是有人討厭,泡網路這麼久,遇過考上台大法律同學,被父母告知「少修那位李茂生課」,也無妨,念台大法律,沒修過我的課,那是損失啦。

 

討厭我的,不敢挑戰我很硬如《刑法總則》、《刑法分則》類課,但會選比較玄的如《少年事件處理法》、《監獄行政》等當堂嘴我;愛我的,大學常把「李茂生全餐」修完,接著碩士班找我指導,一票熟的學生,每年10月固定聚會,但參加有但書,得曾從我手下畢業才行。

 

溫馨如我

 

我本人低調,沒有攻擊心,網友愛亂臉書留言串,不時指名道姓開譙司法人員,常遭我封鎖幾日,畢竟那種問候爹娘、「加重誹謗罪」一成立可是「有期徒刑兩年」,若被截圖,你關也關不完。

 

你看,我還是溫馨的。(…李茂生上集:我的共產黨三叔

 

撰文:陳怡杰 攝影:曾原信

 

直爽言行,聲遍網路。(攝影:曾原信)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