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一帶一路系統風險激増

吳奕軍 2018年05月20日 07:00:00

9月中非峰會「一帶一路」將成主軸,但回顧近期幾起重大事件,顯示一年來一帶一路的風險已經明顯升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於中非合作論壇致詞照/湯森路透)

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因為合作國家苦嚐高額債務、出租重要國土資產等結果,引發全球質疑聲浪,多國有識之士擔憂國家命脈遭到中共控制,敦促中止計畫或節制中國企業參與基礎建設。一帶一路系統風險激增,前路多艱。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底高調倡議一帶一路計畫,當時中國官媒報導將直接影響全球60多個國家、2/3的人口、1/3的GDP、1/4的貨物及服務流通商機。

 

去年五月底,在中國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盛會之後,我在本專欄中特別提醒當心一帶一路的政經風險,包括財務透明程度、沿線多國惡劣情勢、複雜的地緣政治、中國無能控制等等,一年來已經浮現諸多病徵。

 

有別於台灣許多主流媒體稱讚一帶一路英明的「高瞻遠矚」與「雄才大略」,當時許多國際主流媒體卻積極示警。例如美國《時代雜誌》指出,中國從未掩飾其在南海和東海之戰略佈局與野心,要當心一帶一路成為中國式特洛伊木馬,意在拓展地緣政治力量;英國《金融時報》則預估,一帶一路參與國若要維持預期成長,2030年之前至少需要投資26兆美元。當時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承認這麽龐大的負擔不可能讓中國一肩扛。

 

中國北京這場風光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會議屆滿一年,中外親中媒體與學界已經自動把「一帶一路」和習近平的「中國夢」劃上等號,歌功頌德氛圍瀰漫,即使另有許多中國官員與學者焦慮此計畫恐將陷入國際糾葛與金融黑洞,但在中國日益緊縮的政治氣氛下,只能當心站對邊,難以深入客觀檢視政策。

 

回顧近期幾起重大事件,可見一年來一帶一路之風險已經明顯升高。

 

中國應該改善一帶一路的決策透明度

 

比較溫和的提醒來自於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她在出席博鰲論壇之後,四月在北京與中國央行合辦活動中發表演說,表示一帶一路雖可為夥伴國家提供重要的基礎建設融資,但要注意這些國家債務激增同時擠壓其他支出,導致國家收支嚴重失衡。

 

拉加德呼籲中國應該改善一帶一路的決策透明度,大膽強調應該避免「沒有用又讓夥伴國家高額負債的基礎建設」,避免過程中鉅額資金誤用、流向不明、專案失敗的惡果,以近代多國發展歷程為鑑,這些惡果足以拖垮國家財政。

 

其次,稍微嚴重的警告來自於美國華府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 CGD)於三月發表的研究報告,強調一帶一路計畫已經讓23個國家出現債務危機,東非吉布地、吉爾吉斯、寮國、馬爾地夫、蒙古、蒙特內哥羅、巴基斯坦、塔吉克等8國陷入高風險狀態,其他15國可能爆發財務危機。

 

CGD以寮國為例,其最大債權國是中國,債務高達43億美元,占寮國GDP的20%,如果中國以一帶一路計畫在寮國推動基礎建設,寮國負債肯定攀升;東非吉布地更嚴重,對中國的負債高達其GDP之91%!

 

印度《經濟時報》指控,一帶一路融資使印度8個鄰國債務劇增,中國是主要債權國,中共的戰略意圖是增加印度的地緣政治成本!例如中共提供斯里蘭卡高額貸款,斯里蘭卡去年七月因無法還債而簽下大約11億美元的協議,使得南部重要的深海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以及附近60平方公里工業區淪為「租界」,租給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公司開發使用長達99年!據悉度假天堂馬爾地夫、巴基斯坦、尼泊爾也將陷入類似危機。

 

自由世界秩序受到威脅

 

反彈更為激烈的是,2月中旬德國時任外交部長暨副總理的加百列(Sigmar Gabriel)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疾呼「一帶一路不只是經濟問題,中共獨裁政權正藉此背離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自由世界秩序受到威脅!」加百列去年8月即公開表示,如果歐盟對中共不制定一致策略,中共就會持續分化歐洲,他呼籲應該以歐盟的資金與標凖,在歐亞非發展基礎設施。

 

近期歐盟駐北京大使們也群情激憤,德國《商報》4月報導,歐盟28國當中除了率先與一帶一路合作的匈牙利以外,27個國家的駐北京大使聯合簽署,痛批一帶一路計畫讓受到中共補貼的中國企業享受特權,違背歐盟貿易自由化原則。

 

中共顯然明白上述意見。習近平日前在博鰲論壇即主動強調「一帶一路既不是馬歇爾計劃,也不是中國的圖謀。」中共官方也表示已經在沿線夥伴國家建設75個經貿合作區,進駐近3,500家企業,投資270多億美元,創造數十萬個工作機會,並且否認一帶一路是新殖民主義,否認造成夥伴國家債務危機,反而指責所有抨擊是對中國不公平的歷史偏見與意識型態作祟。

 

這一年來多國針對一帶一路之反制逐漸成型。《澳洲金融評論》指出,鑑於中共近年在意識形態、軍事、教育、文化等擴張與威脅愈趨明顯,澳洲、美國、印度與日本正研擬區域基礎設施聯合計畫。日本也在2017年白皮書指出將推動「自由開放印太策略」,並得到美國華府支持。

 

隨著時間推移與威脅案例累積,「一帶一路」亟欲塑造的高端品牌形象逐漸模糊,不但欠缺嚴謹的計劃框架,其目標又被示警為輸出中國政經、軍事、文化力量,背離自由市場精神;而中國持續忽略普世價值,加上人權、環保、投資、地緣衝突問題,以及中國政經環境與對外軍事威脅局勢惡化,已經引起許多夥伴國家之警覺,甚至提高中國政經環境之系統風險。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延伸閱讀】

●中方成立「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 統籌援外政策力推一帶一路

●9月中非峰會「一帶一路」成主軸 中國砸百億美元爭非洲主導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