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暴動廿年 華人地位提升但種族鴻溝仍敏感

黨一馨 2018年05月25日 07:02:00

1998年印尼排華暴動造成的死亡總數高達1000多人、近百名婦女被性侵。(湯森路透)

20年前的5月21日,印尼總統蘇哈托宣佈辭職,結束30多年的獨裁統治。

 

在這之前,示威群眾已在首都雅加達舉行多達數星期的暴動,華人商家被燒殺擄掠,據報造成的死亡總數高達1000多人、近百名婦女被強暴。

 

過去20年間印尼政府已撤消許多蘇哈托執政時期對華人的禁令,例如華人可再次公開慶祝農曆新年、能夠使用中文名字也能夠參政。

 

即便如此,存在於印尼人與華人間的種族鴻溝卻從未消失。根據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去年的全國調查發現,絕大部份印尼人仍認為華人掌握著當地經濟,高達一半受訪者表示:「無法與華人交朋友」,顯示出種族議題在印尼仍是一道敏感的裂痕。

 

但也有印尼華人認為,「印尼人」和「華人」可以共存、沒有衝突。

 

20年前的歷史傷痕

 

1998年5月12日,約6000名學生和教職員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特利剎蒂大學(Trisakti University)靜坐,要求總統蘇哈托下台,在場軍警突向群眾開槍,造成4名學生死亡。

 

當時印尼正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貨幣大幅貶值、物價飛漲。槍擊事件發生前,群眾上街遊行已為期數周,原訴求是要求政府改善經濟,但漸變調為鎖定掌控印尼經濟的華人社區,最終演變成「印尼排華暴動」

 

 

印尼華人陳姝伶(Christine Susanna Tjhin)當時才20餘歲,是塔魯瑪迦大學(Tarumanagara University)的學生,這所學校就在特利剎蒂大學附近。因為群眾遊行的緣故,當時她很多天沒去上課。

   

陳姝伶回憶起槍擊事件當晚,示威群眾聚集在她家門外強行打開閘門(陳姝伶家和當地許多華人一樣,安裝了4~5米高的堅固閘門),當時群眾無法闖入、喧騰數小時直至傍晚。「有人開始向我家投擲石塊,我爸跑進我房間說:『我們要走了』。」陳姝伶說。

 

「到了街上,我記得一群年輕男子向我們丟擲雜物,也推撞我們。」當時陳姝伶家所在社區主要居民是印尼當地人,華人在社區當中是少數。陳姝伶家幸運的是,有一些印尼人幫助他們驅散攻擊的群眾,又為他們召來社區領袖和伊斯蘭地區教長,護送他們回家。

 

另一位印尼華人優素福(Dinny Jusuf)當時是社區組織「母親之聲」(Voice of Concerned Mothers)成員。暴動當晚優素福在雅加達的住所,她從家裡的窗戶往外看,看到有人在距離不遠的超市縱火,許多害怕的華裔鄰居躲到優素福家裡。「街上沒有警察也沒有軍人。」

 

槍擊事件後隔天,她與「母親之聲」成員到校察看,觸目所及是血跡和打破的玻璃窗。「當時我們還沒有完全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感到非常困惑及憤怒。」

 

優素福出席了4名罹難學生的喪禮。縱然當時局勢仍然十分緊張,甚至有傳言指出政府部署了狙擊手預備向出席者開槍,但優素福仍然堅持參加喪禮。

 

1998年5月12日槍擊事件發生前,群眾上街遊行已為期數周,原訴求是要求政府改善經濟,但漸變調為鎖定掌控印尼經濟的華人社區。(湯森路透)

 

 

1998年哈比比禁用「土生印尼人」突顯華人是外來者

 

蘇哈托最終在多方壓力下辭職,副總統哈比比宣誓就任總統。印尼政府、民間和聯合國人權辦事處分別都對此次暴動展開調查,最少有85名婦女在暴動期間被強暴。

 

根據澳大利亞樂卓博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研究員維納尼塔(Monika Winarnita)和墨爾本大學研究員塞蒂亞萬(Ken Setiawan)的研究顯示,印尼政府調查委員會認為軍隊和政府高層應對暴動期間婦女遭受的暴力負責。

 

納尼塔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表示:「委員會建議印尼政府成立臨時人權法庭去處理這些指控,但至今當地法庭仍未展開聆訊。」

 

另一方面,印尼政府漸次取銷蘇哈托執政時期對華人文化的諸多禁令,1998年9月哈比比(印尼前任總統)簽署一項法案,禁止政治人物於公開場合使用「pribumi」(印尼語,解作「土生印尼人」)。

 

《雅加達環球報》專欄作家翁淨勝接受BBC採訪時解釋,多數華人認為「pribumi」這個詞語帶有歧視,蘇哈托執政時期經常用這個詞語暗指華人是「外來者」。解禁也包括,從2004年開始將農曆新年列為印尼全國假期。

 

澳洲莫納什大學(Monash University)印尼中心研究員珀迪(Jemma Purdey)認為,印尼華人的地位在1998年後有很大的提升,迄今沒有再發生過大規模的排華事件。珀迪補充,近年在印尼發生的攻擊事件多為宗教議題,例如13日在第二大城市泗水的連環炸彈襲擊,針對的是非伊斯蘭教徒,而非華人。

 

近年在印尼發生的攻擊事件多為宗教議題,例如13日泗水的連環炸彈襲擊,針對的是非伊斯蘭教徒,而非華人。(湯森路透)

 

 

 

 

種族間的鴻溝裂痕仍存

 

但印尼人與當地華人至今仍從種族鴻溝,例如在印尼人和華人通婚的家庭中,偏見與歧視仍然存在。優素福嫁給印尼當地一名爪哇男子,夫家就因種族因素沒有完全接納她。而優素福回娘家時母親也會告誡她:「不要跟那些pribumi混在一起。」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去年進行全國調查,於各地訪問了1620名印尼居民,近半受訪者認為印尼華人對當地經濟還是有「過多的影響力」;超過一半受訪者表示對當地華人政治領袖「感到不安」。

 

翁淨勝指出種族認同在印尼仍是一個敏感的議題,尤其政治人物常激化這種差異和對立。政治人物都知道印尼社會存在著種族的敏感與裂痕。「他們隨時都可以喚起這個議題」,為自己營造支持。

 

雅加達第一位華人首長鍾萬學在2017年角逐連任,被對手巴斯維丹(Anies Baswedan)擊敗。巴斯維丹發表的就職演說,就復提及「pribumi」這個字眼、高調表示印尼人現在終於可以「當家作主」了。《雅加達郵報》引述批評者的陳述,巴斯維丹已違反1998年哈比比執政時期簽署禁用「pribumi」法案。

 

珀迪也認為,印尼人對當地華人的負面印象大多都是政治人物生產出來的,例如1998年暴動前夕,受通貨膨漲影響,各類日常用品價格暴漲。印尼政府當時就暗示「有人」在囤積居奇,令當地印尼人將物價上漲歸咎於以銷售日常用品為主業的印尼華人商家。

 

珀迪也指出,受前總統蘇哈托的執政影響,一般印尼人對當地華人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要改變這些刻板成見,需要長時間的努力。

 

維納尼塔指出,印尼華人很希望政府承認他們是印尼的一份子。「但政府官員和官方語言的使用(如「pribumi」)都向華人傳遞著一個訊息:「只有土生的印尼人才是真正的印尼人,不管華人有多少世代與印尼人通婚、不管華人有多融入印尼的文化,他們都不會是這個國家的一部份。」

 

 

中印關係進展 為印尼華人參與公共事務帶來契機

 

近年來,中國與印尼的關係日漸密切。中國在2015年為印尼建設首條高速鐵路,連接雅加達和西爪哇省城市萬隆。中國總理李克強今年5月訪印期間,與總統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會面,宣佈會持續推動兩國關係發展。

 

珀迪認為印尼華人應主動參與公共事務,而中印兩國的關係發展,為當地華人帶來些許契機。「印尼華人在協助印尼政府與中國外交上可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兩國的經貿關係。」

 

印尼華人陳姝伶現在就是當地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的中國研究員,她認為自己是比較「幸運」的一群,有機會參與在中國與印尼的外交議題上。

 

陳姝伶認為自己既是華人,又是印尼人,兩種身份沒有衝突。「北京奧運在2008年開幕時,身為華人有一種驕傲的感覺,但那不會削弱我作為印尼人的身份認同,也不會削弱我的愛國心。」

關鍵字: 印尼排華 種族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