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前進加薩】渴望回歸應許之地 46%失業率推升加薩青年流血抗暴

吳洛瑩李隆揆 2018年05月25日 21:00:00

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2007年取得加薩走廊控制權,高失業率人民生活困苦。 (攝影:李隆揆)

62死、逾3000人傷亡,一筆數據、說出兩個民族的千年糾葛。

 

這僅是5月14日以色列建國70周年紀念日、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當天,加薩地區巴勒斯坦抗議民眾的死傷人數。

 

對巴勒斯坦人來說,現在正是最深的夜。

 

即使是2014年以軍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Hamas)交戰,造成逾2200死,巴人仍有奮戰到底的決心,2017年底哈瑪斯與敵對的法塔組織(Fatah)談判成功,終結分裂的10年,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內部兩陣營情況好像有好轉的跡象,但目前加薩確實令人失望。

 

無國界醫生組織成員:加薩情況史上最黑暗

 

今年48歲的加巴爾(Iyad Jabr),是「無國界醫生組織」(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駐加薩的內勤協調,17年前開始參與戰地人道救援的他告訴《上報》:「自2018年初開始,現在是最黑暗的時刻。

 

加巴爾表示,加薩地區目前18至30歲的青年人占加薩人口大多數,有些人一輩子沒有離開過遭以埃封鎖的加薩,學校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加薩「失落的一代」,遭高達46%失業率輾壓。

 

哈瑪斯政黨旗幟。(攝影:李隆揆)

 

2002年,巴勒斯坦稱為「第二次大起義」期間,以色列以安全考量為由,在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邊境築起高牆。

 

在此之前,約有加薩20萬人每天「通勤」往返以色列和加薩工作,能有一份不錯的收入養家活口,甚至能申請出境許可證出國旅行。

 

他們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

 

2002年後,一切變了調,加薩的年輕人走不出去,特別是在穆斯林文化中,通常由男性養家活口,一個家庭人數可能高達20人,但只有一個收入來源,「一人倒、全家跟著倒」情況,擊垮這群占加薩人口大多數的失落青年,成為後來衝到前線邊境示威抗議的主力。

 

加巴爾說:「生活慘到谷底,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失去時,只好向前衝出一條路。」

 

「無國界醫生組織」成員告訴我們,現在是加薩最黑暗的時刻(攝影:李隆揆)

 

邊界的一堵高牆彷彿是加薩青年的盡頭,走投無路,只好試著向前衝破一切限制。反美國、以色列等政治議題的示威抗爭,或許更深源自於加薩青年生活走投無路。

 

17年來,幾乎每個月都前往加薩工作的加巴爾說:「這團混亂的結尾在哪?漫黑隧道的出口光源在哪?甚至根本沒有隧道。」連他都對於加薩萎靡不振的景況,感到疲乏。

 

加薩青年走投無路,只好試著向前衝破一切限制。(攝影:李隆揆)

 

外界可能已對長期戰亂的加薩心灰意冷,但加巴爾仍要說:「加薩需要幫助。」

 

最深的夜會有最亮的星。身為穆斯林,加巴爾雖然對局勢感到失望,但從不放棄,因為「真主」的應許不會落空,永遠值得他的盼望。

 

醫院中滿是傷患。(攝影:李隆揆)

 

來看精彩的《上報》國際現場

 

關鍵字: 加薩 無國界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