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蔡嘉駿】鐵漢精神墓誌銘:The show must go on 戲要演下去(下)

陳德愉 2018年05月31日 10:00:00

蔡嘉駿把墓誌銘刻在手臂上,「The show must go on」(戲要演下去),象徵一種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苦撐到底的精神。(蔡嘉駿提供)

我君子我驕傲

 

「很小的時候,我月考考了滿分,拉著爸爸履行他的承諾,到文具行買36色鉛筆。到了店裡,有個媽媽帶著和我年紀相仿的男孩,正巧也在看36色鉛筆。」

 

「老闆說,這是36色的最後一盒了。那位媽媽面有難色地說,讓我們考慮一下,明天再來好嗎?我拉著爸爸的手臂,迫不及待地說,爸爸我們快買吧!爸爸卻不疾不徐地拿起24色的色鉛筆請老闆結帳。」

 

揣著24色彩色鉛筆,坐在爸爸的腳踏車後座,蔡嘉駿一路生氣,死也不肯抱住爸爸的腰,到了家門口,跳下腳踏車車時,忍不住回頭罵爸爸:「你好小氣,說話不算話!」

 

蔡嘉駿的爸爸在夕陽裡,面無表情地對他說:「君子有成人之美!」

 

「這是我這一生,第一次聽到的一句『有學問』的話。」蔡嘉駿說。

 

「但,『君子』,也成為我一生,即使潦倒,就算孤老,也想成為的男人樣貌。」

 

父親說的「君子有成人之美」,已在蔡嘉駿小小年紀深深烙下印記。(蔡嘉駿提供)

 

 

刺青

 

小學校長心中的「君子」,應該是有很多顛沛不破原則的人。蔡嘉駿也有,而且他是新型態的,全都刻在身上。蔡嘉駿身上有許多刺青,都是「座右銘」式的。

 

右手腕下側寫的是「The show must go on」(戲要演下去),這是「皇后合唱團」的名曲,也是劇場俗諺,是一種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苦撐到底的精神。左臂外側是「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人生苦短)加骷顱頭,出自龐克搖滾祖師團「性手槍」,是龐克精神的象徵。右臂刺的「健康優良不良少年」,則是動畫大師大友克洋在他的經典作品裡寫的,暴走族的理念。

 

最特別的是右臂上側的圖案:一把短刀插進寫著「not for sale」(非賣品)的心臟

 

這圖案是什麼意思?我問。

 

我的心是非賣品,殺了我也沒用。」蔡嘉駿說。

 

這些辛酸的句子並不是拿來「雄」的,而是慷慨激昂的提字,「這些是我的墓誌銘。」他說。

 

「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人生苦短),是龐克精神的象徵。(蔡嘉駿提供)

 

手臂上的「健康優良不良少年」,出自動畫大師大友克洋。(蔡嘉駿提供)

 

他的心不但不賣,直到目前也一直存放在自己這兒,48歲的蔡嘉駿坦言自己已經單身12年了。「那是因為,我一直希望下一次的戀愛,就是最後一次。」

 

不過,最深刻的情感震動蔡嘉駿已經有了。他告訴我,自己高中就離家,因為是家裡的「壞孩子」,所以和家人幾乎不講話。直到父親被發現罹癌入院,蔡嘉駿在父親病床前看護了半年,「講完我們這一生所有的話。」他說。

 

「爸爸過世後,有一天我媽拿著一個小盒子給我,那是我父親的遺物。」

 

我打開一看,裡面是關於我的剪報,還有我工作的每間公司的名片。

 

這些,都是從國中畢業後就不和自己講話,從不正眼看自己的爸爸收集的。「我媽告訴我,其實爸爸常常拿著我的名片告訴他的朋友,我現在作得很好……。」

 

「我爸爸非常帥的…我是好竹出歹筍……。」他秀出爸爸年輕時的照片給我看(手機裡原來收了這麼多爸爸的照片),清瘦俊秀的爸爸含著微笑抱著胖胖的小兒子。

 

拿出手機裡珍藏的父子合照,蔡嘉駿很得意地跟我說,我爸爸非常帥的!(蔡嘉駿提供)

 

小兒子雖然不負期望,只是路徑是校長爸爸完全想不到的,「我就算到老,都希望自己是身體健康,一輩子叛逆反骨的不良少年。」語畢,蔡嘉駿放聲大笑:「哈哈——。」  

 

【上報人物】

●從一塊錢開始做生意 滾石段鍾沂傳奇音樂人生

●72天愛上你 櫻花妹行腳台灣奇遇記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