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布吉納法索不知在哪 薩赫勒危機聽過嗎

藍弋丰 2018年06月03日 00:00:00

如果國人知道布吉納法索是尼日河管理9國之一,是薩赫勒五國同盟之一,還會覺得這是個全無重要性的國家嗎?(布吉納法索首都瓦加杜古/維基百科)

布吉納法索與我國斷交,媒體記者第一時間又找上了以「失言」聞名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來「製造新聞」,陷害式的問他斷交問題,結果柯文哲市長回答不知在哪裡,其實以柯市長的年紀,恐怕情有可原,因為在他25歲以前,也就是整個學生時代,這個國家都叫做「上伏塔」,之後才改名叫布吉納法索

 

其實整個台灣,不只柯文哲市長,恐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布吉納法索在哪裡,這是因為台灣的史地教育極為忽視非洲,別說布吉納法索,各個非洲國家,恐怕國人都是斷交的時候,才第一次聽到,不論是2003年斷交的賴比瑞亞、2005年斷交的塞內加爾、2006年斷交的查德、2008年斷交的馬拉威、2013年斷交的甘比亞,以及2016斷交的聖多美普林西比,大概多數國人都不清楚這些國家何在。

 

外交人員以及民間協助外交的醫療團、農業團,和其他民間慈善機構人員,對非洲國家區域戰略形勢以及過往背景沒有了解,外交部更沒能力為民間團體準備基本的安全措施,只教他們「斷交SOP」:一但聽到斷交消息,要第一時間收拾細軟,車輛隨時油箱加滿,以便趕緊往哪條道路逃走。仰賴的卻是非親非故又無武裝的當地駕駛,而非國家派出或至少是國家雇用的安全部隊。如此荒謬,置國人於險地,國家派出人員跟普通難民沒兩樣,盲人騎瞎馬式的外交,又怎會有功能?但每當斷交,這些問題從不會被檢討,只會推說外交人員很辛苦。

 

布吉納法索的地緣戰略位置其實有相當的重要性,在整個西非洲,可說位於心臟地帶,原名「上伏塔」,取名來自於位於伏塔河的上游,而伏塔河下游流域,就是與布吉納法索地緣關係最密切的迦納;布吉納法索領土略成一個鈍角朝上的鈍角三角形,西非最重要河流尼日河,從幾內亞發源後,就剛好繞著布吉納法索國界的上緣,在馬利折角,轉向尼日,因此布吉納法索身為尼日河流域管理局的組成9國之一。

 

布吉納法索(中間區)位置圖。(維基百科)

 

整片大象耳朵般的西非大陸

 

非洲各國的國界與現況,可說大多都決定於19世紀的殖民時代,歐洲各國一開始只在非洲沿海佔據小塊殖民地做為貿易中繼站,19世紀末開始從沿海的基地往內陸推進,直到遇上其他歐洲國家殖民地的擴張,雙方劃定界線為止,這個過程決定了如今大多非洲國家的國界。

 

在西非,整片大象耳朵般的西非大陸,大多都是由法國殖民,只除了「耳朵邊」有幾處被其他國家「咬了一口」,英國沿著甘比亞河流域建立基地,成為領土深埋在前法國殖民地塞內加爾之中,有如一條蚯蚓般的甘比亞;葡萄牙佔了一小塊葡屬幾內亞,日後身邊的法國殖民地獨立為幾內亞,葡屬幾內亞如今稱為幾內亞比索。

 

英國佔據獅子山、黃金海岸、拉哥斯,前者成為獅子山共和國,美國原本也想來一起瓜分非洲,於是在獅子山的下方佔據一塊殖民地,稱之為「自由國度」賴比瑞亞,結果想想自由國度卻是殖民地未免太過諷刺,於是決定讓賴比瑞亞獨立,成為一塊沒有受到殖民的獨立國家。

 

黃金海岸殖民地的旁邊,原本夾著德國殖民地多哥蘭,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多哥蘭由英法瓜分,英國部分就併入了黃金海岸,日後成為迦納,法國部分日後則獨立為多哥。

 

英國從拉哥斯基地一路往沿岸與尼日河流域拓展,大體上成為今日的奈及利亞。旁邊原本也是德國殖民地喀麥隆,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後,一樣遭英法瓜份託管,英國部分的北部就併入了奈及利亞,南部與法國託管地合併成為今日的喀麥隆。

 

極端主義的威脅

 

扣除上述「咬了一口」的區域,其他的絕大多數西非土地,都是法國殖民地,1960年後陸續獨立,成為一連串非洲國家,包括北非的阿爾及利亞,法屬西非的茅利塔尼亞、塞內加爾、尼日、馬利(原法屬蘇丹)、幾內亞、象牙海岸、布吉納法索、貝寧(原達荷美),法屬赤道非洲的加彭、剛果共和國、中非共和國、查德。

 

布吉納法索與這一大串非洲國家,都有相同的法國殖民歷史淵源,地理上也位於這一大片前法殖民地帶的中心位置,若台灣有意經略西非,布吉納法索是個值得經營的基地,布吉納法索並非窮鄉僻壤到只能以衛星電話通聯,雖然人口1700萬人僅有約14萬條有線電話線路,但是如同許多開發中國家,手機比市話更發達,手機使用人口多達1000萬,網路使用雖然相當少,也並非為零,有64萬戶可上網。以台灣的網通實力,藉由援助友邦強化通訊基礎建設,也是可能的選項,只不過現在談已經太遲。

 

布吉納法索的地理位置,也帶來了此次斷交的重要原因之一:極端主義的威脅。布吉納法索的地理位置,處於撒哈拉大沙漠南緣,沙漠交界地帶的所謂「薩赫勒」地區,這個區域的環境十分脆弱,極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全球氣候變遷下,薩赫勒地區受到嚴重額外乾旱的衝擊,民不聊生,於是成為極端主義興起的溫床。

 

奈及利亞北方與尼日、查德交界處,成為博科聖地的根據地,伊斯蘭國西非分部也在此建立勢力,從尼日沿著布吉納法索邊界到馬利,則是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al-Qaïda au Maghreb islamique,AQMI)以及其分支組織的溫床,並有伊斯蘭國大撒哈拉分部(Islamic State in the Greater Sahara,ISGS)的勢力介於其中,這些極端組織一方面受到伊斯蘭國的聖戰主張影響啟發,一方面也因近年來西非大量經濟移民期望偷渡到歐洲,這些集團掌握跨越撒哈拉沙漠的人口販運管道從中獲利。

 

薩赫勒五國大練兵

 

2015年起,極端組織在布吉納法索北部擴展勢力,發起80次攻擊,造成133人死亡。攻擊目標包括軍事基地、警察局、憲兵哨所,甚至民間目標,極端組織處決與政府有關人士,包括市長、村長、當地公職人員,以及政府線民,造成人民恐慌,1.2萬人逃離家園流離失所;極端組織也威脅教師,要求不許以法文教學,否則就祭出綁架殺害手段,造成200所學校關閉,2萬學生失學。攻擊甚至及於首都瓦加杜古,2016到2017年多次對首都的攻擊共殺害47人。

 

就在24日斷交前,22日首都周圍才發生政府軍與極端分子槍戰,擊斃3人逮捕1人,繳獲AK-47步槍、手榴彈、卡車載機槍等武器,憲兵也有1人陣亡;更早前,3月2日極端分子攻擊法國大使館以及陸軍總部,單是此次攻擊就造成60人死傷。

 

2014年成立的薩赫勒五國同盟(G5 Sahel),聯合布吉納法索、查德、馬利、茅利塔尼亞、尼日五國力量,計畫訓練5000名部隊,對抗薩赫勒地區的激進分子,殖民母國法國也提供軍事援助協助布吉納法索反擊,但屋漏偏逢連夜雨,薩赫勒地區的大旱同時造成蝗災,導致糧食危機,瘟疫蔓延威脅250萬人,這都將促進極端主義發展,布吉納法索2017年為此宣布斥資4550億西非法郎(242億元新台幣),進行各項抗旱、抗疫等等的基礎建設以及援助地方工作。

 

布吉納法索受到伊斯蘭極端組織威脅的情勢日益危急,需要聯合國安理會派維安部隊協助,中國可藉由聯合國席次阻撓逼迫;為了打退極端主義,薩赫勒五國大練兵,台灣卻只能送出一批低階軍事物資。解決薩赫勒危機編列約242億元新台幣預算,而台灣5月贈送該國農業部50萬歐元(約1746萬元新台幣),實在杯水車薪。

 

難道要繼續當國際地緣戰略的文盲

 

過去台灣與布吉納法索的邦交,有賴與長期獨裁者龔保雷(Blaise Compaoré/左圖:維基百科)政權的關係,然而,2014年龔保雷計劃修改憲法延長任期引發暴動,不得不宣布辭職、流亡,2015年支持龔保雷士兵發動軍事政變但最後談判退讓,龔保雷時代完全結束,再加上2015年以來發生薩赫勒危機,可說斷交並非突發事件,而是早就可以預期。

 

國人若知道布吉納法索深陷薩赫勒危機,戰亂已經超過百人喪命,或許會認為「那還是斷交的好」,免得外交與民間人員捲入其中,或甚至招惹到極端分子,但至少「死個明白」,如果國人知道布吉納法索是尼日河管理9國之一,是薩赫勒五國同盟之一,還會覺得這是個全無重要性的國家嗎?

 

過去我國的外交經營,是否有基於地緣戰略思維,或是只是單純把每個國家當成「邦交國數之一」的數字?恐怕是後者。這也對國內造成不良影響,每當斷交,從未討論該如何檢討外交工作,而只是陷入口水對罵,討論一味從中國看世界,綠營大談中國打壓,深綠趁機強調「中華民國不是台灣」,藍營則藉機吹噓中國「強大」,這次布吉納法索斷交,就吹捧「中非合作論壇」,吵了老半天,都只是「外交轉內銷」,趁著斷交國難當前,卻只會忙著推銷自己的意識形態。

 

少了一個邦交國,台灣仍然存在,但是若繼續當國際地緣戰略文盲,缺乏國際戰略觀,也因此全然不知如何做國際戰略經營,那國家一定會滅亡。連續斷交後,人民對於政府金援WHO、海地,都產生高度疑慮,這並不能怪人民,而是政府過去這邊灑點錢,那邊灑點錢,看不出有任何戰略,只是把邦交國數字當KPI,亂槍打鳥式的外交,不但沒看到任何成效,還已經明顯出現問題,外交體系卻看來依然故我,沒有任何檢討改變,人民提出質疑,正是政府正視問題,全面檢討國家戰略的時刻。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延伸閱讀】

●李濠仲專欄:前外長歐鴻鍊的「九二共識」和「外交休兵」論有道理嗎

●藍弋丰專欄:以色列春風滿面 賽局邊緣的得利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