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女性因人身安全離開職場 性暴力讓印度經濟倒退

黨一馨 2018年06月06日 07:00:00

近幾個月8歲女孩在賈姆穆遭強暴殺害;11歲女孩在古吉拉特邦罹難;16歲女孩在北方邦被性侵害,很明顯讓大眾看見印度社會如何對待女性和孩童。(翻攝自eNCA)

有2件東西是在印度新德里(New Delhi)工作的行銷長馬爾霍特拉( Khyati Malhotra) 出門時絕對不會忘記的:電擊棒和防狼噴霧。

 

這只是馬爾霍特拉對安全的「個人投資」,然而在印度已有大批女性因人身安全議題離開她們的職涯。

 

馬爾霍特拉身處的印度社會,對女性的犯罪率在這10年間就激增了80% ,性暴力導致的死亡攪動著城鄉。一般而言,搭乘大眾運輸是安全的表徵,但在印度,女性於大眾運輸上都有可能被傷害攻擊。所以馬爾霍特拉有很大一部分收入化為車資減少搭乘大眾運輸的危險。

 

 

 

人身安全議題讓女性撤出成功職涯

 

光是最近幾個月,8歲女孩在印度賈姆穆(Jammu)遭強暴殺害;11歲女孩在古吉拉特邦(Gujarat)罹難;16歲女孩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被性侵害,很明顯讓大眾看見印度社會如何對待女性和孩童。

 

即便立法者已表示將推動更嚴格的刑罰來遏止此類事件的發生。但於此同時,印度的經濟體系也大受影響,並沒有很多報導點出這個現象─女性因著對於自己或是小孩的擔憂,已有大批女性離開她們成功的職涯去做較低薪的工作。

 

班達里(Indu Bhandari)表示:「沒有地方讓我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安置我的小孩。」因此她離開利潤豐厚的企業生涯去教書。

 

奈爾:「如果我繼續我的職涯,我可能是某公司的副總裁。而顯然地,企業也失去了過往它們在我身上的投資。」(翻攝自Bloomberg)

 

拉克斯曼(Vidya Laxman)是班加羅爾(Bangalore)一位跨國公司的執行長,她的因應做法是大把花費在住家監視系統上以確保孩子的安全。

 

新德里的奈爾( Sajna Nair)則因沒能為女兒找到安全的照顧場所而辭職,辭去銀行工作後已經損失近20萬美元。

 

根據世界銀行(WorldBank)估計,從2004年以後的8年間,大約有2000萬名婦女 從印度的職場消失,這相當於合併紐約、倫敦及巴黎的人口。

 

 

性暴力正阻礙印度的經濟發展

 

類似這樣的女性抉擇,影響著印度這個亞洲第3大經濟體系。對於想僱用更多女性的當地或跨國企業而言,女性從勞動市場撤出無疑是個打擊。

 

這些現象甚至也威脅了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對於印度經濟的前景和規劃,當他正努力吸引外來投資、試圖促進印度經濟全球化,印度卻顯示出對女性及孩童的性暴力正自行阻礙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估計,藉由更多女性參與職場和增加平等,到2025年 印度可提高它的GDP至7700億美元。  

   

然而,根據《publication IndiaSpend》的數據顯示,目前只有27%印度女性參與職場,這在主要新興國家和 G-20會員國中都是最低的,只略勝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一籌。 


 

鄉間人口依循傳統秩序生活 加害人不受懲處

 

在印度,好生男孩已經讓性別比例失衡,造成男性比女性多出3700萬人,全國人口有2/3住在鄉下,依據傳統種姓和性別秩序生活。這表示許多女性在她們遭受性傷害的時候,也許從來沒有機會正式投訴。加害人極有可能不會受到任何懲處,這也讓國際對照變得困難。

 

根據政府的數據,從2007年到2016年間,對女性的犯罪率就激升83%,等同每小時就有39件對女性的傷害案件發生。

 

公眾壓力推促立法者建議性侵孩童者必須處以死刑,現在人們也討論著,強暴女性者也同樣必要處以死刑。許多企業都花費更多的交通支出或其他形式的福利給女性,然而要去填滿所有安全的死角是困難的。

 

安全議題也影響著性別間的機會不平等

 

在新德里,一位25歲的女性Zeba因近來的性暴力事件被阻絕了到護理學校上課的機會,因為她的男性家庭成員不允許。Zeba說:「如果我是男的,事情就會有所不同。我會有機會工作致富。」

 

奈爾也表示,她原本能夠從她的金融生涯中在房地產或股票市場做更多投資,現在則經營公關業務。

 

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經濟學博士候選人博克爾(Girija Borker)在一份超過 4,000名新德里大學女性研究中發現:女學生願意支付幾乎多出男性300美元,只為企求安全的交通,因為大多數的她們面臨著各種形式的威脅。「隨著快速的都市化,印度需要更好的警力保護女性的安全。」博克爾表示。

 

 

 

 

帶領法律事務所Nishith Desai Associates智力資本及專業發展的馬宗達(Nanda Majumdar)表示:「在大多數的發達的經濟體存在著社會架構,像是更好的保險、更好的日托。」 

 

PhillipCapital的經濟學家維爾馬(Anjali Verma)表示:「如果我們能夠創造一個更安全的環境,顯然更多女性會跨入職場,增加這股就業潮流。」10年後有望導致更高的整體消費、儲蓄和經濟成長。

 

 

以下是《彭博》(Bloomberg)採訪的摘錄,印度女性用她們的聲音向外界透露印度經濟體系正在付出的代價。  

 

企業主奈爾,42歲

 

根據這些報導或未報導的性暴力,我記得我做著像是要求朋友或鄰居去確認我小孩的安危的種種努力,但這種偏執變得難以平衡。我就是辭職了,這個國家不關心它的女兒和女性。

 

如果我繼續我的職涯,我可能是某公司的副總裁。而顯然地,企業也失去了過往它們在我身上的投資。

 

跨國企業高階主管拉克斯曼,45歲

 

經過近來幾起性暴力案件,印度女性對社會的信任已蕩然無存,我是個熱愛慢跑者,但不在清晨或入夜後慢跑了,現在只敢在大白天慢跑。過去我害怕流浪狗和男人,現在我不再害怕狗,只怕在路上攻擊女性的男人。

 

當我搭乘Uber時,我總是會在距離家一段距離下車。我不想司機知道我住哪裡。

 

企業必須和政府合作致力解決女性的安全。有許多女性因為工時晚及各種安全死角離開職場。我們在讓這些女性失望。我們必須找到方法。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