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姝怨】吳欣盈有話直說:潑到身上髒水即使乾了 恐怕也永遠臭了

上報快訊 2018年06月11日 14:22:00

針對媒體指自己是李紀珠請辭的原因,吳欣盈特別在臉書上澄清。(圖片取自吳欣盈official臉書)

日前,媒體報導新光金長女吳欣盈和新光金副董李紀珠的「雙姝怨」,近日更暗指李紀珠的請辭與吳欣盈有直接關聯。不過,吳欣盈11日澄清,這些都是假新聞,「明顯是特定人士的操作。」

 

8日傳出李紀珠要請辭新光金,媒體大肆報導,將李紀珠說的「不友善的工作環境」,解讀成是吳欣盈兩年來對李的「霸凌」。對此,吳欣盈11日下午在臉書發文直批,這些都是不存在的事,而媒體和名嘴卻將這些變成指控她的腳本。

 

 

吳欣盈說,本來她都一笑置之,但這次媒體以聳動的「霸凌」為標題,使她不得不出面澄清。「被潑到我身上的髒水即使乾了,恐怕也永遠臭了。」

 

吳欣盈解釋,先前她擔任董事時,基於對公司的職責,在董事會中就事論事提出對專業經理人績效評量(KPI)的要求,卻被扭曲成「兩個女人的戰爭」,甚至是「不友善的工作環境」。

 

此外,她在去年6月卸下董事之職,現在仍承擔管理責任,每天為了公司績效而努力,不時向董事及相關主管提出興革建言,她質疑,「這種積極任事的態度卻被指控為不當之干預?」
 

吳欣盈不解,為何每次董事會之前的議題,或甚至是開會對話的內容,都會在媒體曝光。「這種選擇性的報導,明顯是特定人士的操作。」

 

吳欣盈說,她在倫敦考取投資分析師的執照,就是要證明自己的彎業能力,進新光工作已經13年了,她始終沒有一刻鬆懈,而是時時警惕,因為知道自己會被用放大鏡檢視。不過,吳欣盈強調,對於目前所有的不時指控和報導,她將在必要時訴諸法律。

 

吳欣盈在這兩年來,確實新聞風波不斷。從2016年李紀珠進新光後,就傳出吳嗆李是「外人」,對此吳欣盈否認。而李紀珠2017年甫接任新光金總經理兼新光人壽副董後,吳便發信給新光金董事,要求李肩負KPI。

 

8日李紀珠在股東會後請辭,媒體揣測「工作環境不友善」,就是為吳欣盈所逼。不過,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替李紀珠背書,且願改善工作環境。因此,李紀珠辭意有望暫消。(吳欣盈婚變勝訴

 

吳欣盈臉書全文:

 

│我有話直說,我是吳欣盈│

 

沉默,不代表承認,忍耐,也終有極限。這一年多來,報章雜誌,甚至談話性節目,經常會出現我的名字,然後,一些我沒說過的話,我沒做過的事,會經由媒體的筆,名嘴的話,成為"兩個女人戰爭"的劇本。可笑的是,除了我自己的名字之外,其他,都非常陌生,這些不存在的事,卻變成了指控我的腳本。原本,我還一笑置之,但這次媒體以聳動的''霸凌''為標題,並暗指與我相關,如果我再不澄清,被潑到我身上的髒水即使乾了,恐怕也永遠臭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董事會之前的議題,或甚至是開會對話的內容,都會在媒體曝光。這種選擇性的報導,明顯是特定人士的操作。我不懂議題炒作,也和媒體沒有任何淵源,過去公司的訊息發布,也都由專責單位負責,但這一年來,坊間媒體片面式的指控,讓我莫名成為"雙姝怨"的八卦主角。先前,我擔任董事,基於對公司的職責,在董事會中就事論事提出對專業經理人績效評量之要求,卻被扭曲成"兩個女人的戰爭",甚至是“不友善的工作環境”? 現在,我雖然從去年六月卸下董事職務,但還是承擔管理之責,每天為了公司績效而努力,不時需向董事及相關主管提出興革之建言,這種積極任事的態度卻被指控為不當之干預?甚至被某些政治人物貼上違反公司治理之標籤,這是何等諷刺?難道默不作為、粉飾太平、大和稀泥,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我出生在吳家,新光的光環,對我來說,是榮耀,也是無可迴避的承擔。當年,我的第一份工作堅持留在英國,即現在的Blackrock貝萊德,我於倫敦考取投資分析師的執照,就是要證明自己的專業能力。進新光工作已經十三年了,不管外界怎麼看我,如何評價,我始終認為,做什麼,就要像什麼,我沒有一刻鬆懈,也時時警惕自己,我的背景,讓我必須被人拿著放大鏡檢視,但我只希望,既然是放大鏡,更應該看到真實。所以,對於所有的不實指控和報導,為了捍衛新光的聲譽及我的名譽,必要時我將訴諸法律,還我一個公道。我不想隨著別人編製的腳本起舞,更不想配合演出,我有我的人生,我有話直說,我是吳欣盈。

 

【延伸閱讀】

●【不忍7個小生命】扛惡妻名號堅不離婚 吳欣盈:我想當媽媽

●吳東進家族續掌新光金 吳欣盈會不會接新誠投資「現在不方便說」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