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遲來的羽翼》米澤穗信:高中時代的微小記憶都是我的寫作靈感

黃衍方 2018年06月15日 18:00:00

日本推理作家米澤穗信(攝影:陳品佑)

十七年前,米澤穗信以《冰菓》初登日本文壇,也開啟了他最受歡迎的「古籍研究社」系列,該系列以神山高中作為舞台,描述古籍研究社的四名社員:折木奉太郎、千反田愛瑠、福部里志和伊原摩耶花,在校園生活中遇到的一連串謎團,是「日常推理」類型的代表作。

 

今年,古籍研究社系列第六集《遲來的羽翼》正式在台灣出版,米澤本人也親自造訪台灣,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聽聽這位談論自己的創作生涯,以及對這系列作品的想法。

 

與書中主角群們截然不同的高中生活

 

奉行「節能主義」的折木原本想低調的渡過高中生活,但因為加入了古籍研究社,情況變得跟他預想的完全相反,33年前社長的退學之謎、文化祭期間的連續竊盜案、情人節當天失蹤的巧克力……各種稀奇古怪的事件接踵而來,為了滿足社長千反田的好奇心,折木不得不動腦解開這些謎團。不過,米澤坦言,自己的高中生活並沒有像書中的主角群們這麼多采多姿。

 

「我高中時就在筆記本寫下人生第一篇小說。」米澤說,他高中參加的社團是弓道社,他的母校弓道社很強,大家想說應該能夠進軍全國大賽。「但是在縣大賽的時候,我經常狀況不好。」因為他的緣故,導致全隊沒辦法晉級,米澤直到現在都覺得很遺憾。

 

雖然高中時期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大事,但是米澤表示,當時很多生活的細節和片段到現在都還清楚的留在他的腦袋裡,於是把它借用到作品之中。比如在《遲來的羽翼》裡,折木半夜被福部叫出去吃拉麵,就是他曾經有過的經歷,而書中學生會長的選舉方式,也是引用他高中母校採用的流程。當年留下的微小記憶,往往可以成為他寫作的靈感。

 

(攝影:陳品佑)

 

日常推理其實比本格推理還難寫

 

大學時代,米澤讀到北村薰在1992年推出的推理小說《六之宮公主》,該書以兩個小說家之間的友情為故事主軸,他表示這是啟發他最深的作品,「我讀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推理小說也可以這樣子寫,不是只有殺人和犯罪。」從此他立志成為這個風格的作家。

 

後來,在以古籍研究社的第一集《冰菓》出道後,米澤就覺得不要改變自己的路線,接著又推出同樣以日常生活中的謎題為主的「小市民」系列,兩個系列都很受讀者歡迎。不過,隨著寫作資歷的增長,米澤還是有嘗試寫作如《算計》和《追想五斷章》一類帶有犯罪元素的作品。

 

米澤表示,對他而言,其實日常推理中有著比本格推理還難寫的面向,因為日常推理的謎團本身大多與犯罪無關,他必須更加費心去構思「犯人」做這些事情的動機是什麼?以及「偵探」為什麼要去解謎?

 

(攝影:陳品佑)

 

我覺得自己比較像福部里志

 

米澤認為,創作推理小說時,重要的是要給角色分配不同的任務。以古籍研究社系列為例,折木就是負責解謎的偵探,千反田則是帶來案件的委託人,伊原是與主角對立的角色,負責從不同角度提出線索,在一般的推理小說裡通常會以警察的身份登場,至於福部就是偵探的助手,提供主角各種必要的資訊。四個人剛好可以取得一個平衡,讓大家看到事件的全貌。

 

問到這四個角色哪一個跟自己最像?米澤覺得他比較像福部,因為他很雜學,對什麼東西都有興趣,但是同時也一直很自卑,因為並不是特別任何一個領域的專家。米澤表示,自己剛開始當作家時也有類似的煩惱,他對很多東西都有興趣,但是不知道自己在哪一個類型特別突出。

 

米澤的雜學源自於廣泛的閱讀,只要有興趣的都看。他透露最近在讀的書有《植物獵人的茶盜之旅》,內容講述十九世紀英國植物學家福鈞如何將中國茶引進印度,另外還有台灣作家甘耀明的短篇小說集《神秘列車》的日文版。

 

(攝影:陳品佑)

 

如果沒有成為作家的話

 

大學畢業後,米澤向父母表示,希望給他兩年的時間追求作家的夢想,然後他一面在故鄉岐阜縣擔任書店店員、一面持續的寫作。2001年,他的處女作《冰菓》拿到第五屆角川校園小說大獎的「青春推理&恐怖部門」獎勵獎,成功以作家身分出道。

 

回想起這段經歷,米澤肯定的說,就算當時沒有在兩年內成為作家,他應該也會持續進行小說創作,只是需要有一個正職,「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想找跟說故事有關的工作。」像是編劇、漫畫原作和電玩腳本等,不過考量到現實層面,他認為自己比較有可能去當公務員,然後在規律的工作行程中持續寫作。

 

最重要的是要把作品寫完

 

對寫作懷抱著如此高度熱情的米澤,如果面對同樣以作家為目標的後輩,會想對他們說什麼?他思考了一陣子後,表示自己可能沒辦法給出什麼特別的建議,不過米澤說,他剛開始寫第一部作品時,有一句自己的座右銘,直到現在都很受用。

 

那句座右銘就是:「即使很差也沒關係,之後再改就可以了,總而言之把它寫完。」他認為,如果在寫作的過程中不斷地想:這麼寫下去好嗎?會不會行不通?很容易就會失去自信,但其實如果覺得不好,之後都可以修改,重要的是要堅持下去把作品完成。

 

(攝影:陳品佑)

 

古籍研究社的長壽是始料未及的

 

《冰菓》的故事背景是該書在日本出版的時間2001年,小說裡的時間雖然也會往前流動,但是並沒有跟現實世界同步。《遲來的羽翼》在日本出版的時間是2016年,但折木一行人才高中二年級,他們仍然活在手機不普遍的2000年代初期。

 

對於這個系列竟然可以如此長壽,米澤表示始料未及。「身為小說家,都會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一直延續下去,但是當初我沒有想到十五年後還在創作古籍研究社系列。」

 

《遲來的羽翼》的結尾發生在主角群高二的暑假,也就是說,古籍研究社的成員們即將迎來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年,這個系列會在這四個人畢業後就劃下句點嗎?或是會繼續寫出他們大學時代、甚至是出社會後的故事呢?

 

面對這個問題,米澤笑著回應,關於這系列該如何結束他已經有一些想法,但是現在還不能說。「請大家期待。」最後他提到,希望接下來也可以寫一些「比較像推理小說的推理小說」,難道是要往現在流行的新本格發展?「如果有機會的話。」他笑道。

 

(攝影:陳品佑)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出版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出版新聞資訊 

請聯繫: 上報生活中心 → lifenews@upmedia.mg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