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別讓殺人兇手一併肢解了社會

李濠仲 2018年06月23日 00:00:00

挪威民眾在發生722屠殺事件的烏托島對岸致上鮮花,以為悼念亡者。(攝影:李濠仲)

2017年8月,瑞典女記者金·沃爾(Kim Wall)隻身前往丹麥哥本哈根,採訪當地發明家彼得·馬德森(Peter Madsen),在她受邀登上馬德森的一艘潛水艇後,就消失不見蹤影。10天過去,她的屍體在哥本哈根南部海灘上被人發現。

 

只是,她的屍體已遭到肢解,包括頭顱和四肢,是警方請專業潛水人員深入海底才尋獲的。根據警方調查,最終證實是馬德森在他自製的潛艇上,對沃爾犯下謀殺和性侵罪,為了湮滅證據,進而分屍,再把屍塊丟到哥本哈根外海。

 

檢方的起訴書,詳述了馬德森犯案經過,同時認定馬德森顯有預謀,才會在登艇前就已準備鋸子、螺絲刀、綁帶、扎帶和管子。過程中,檢方還在一個屬於馬德森的硬碟裡發現一段沃爾活生生遭斬首的影片檔。殺人分屍案,震驚了這個以幸福、快樂、滿足聞名於世的北歐國家。

 

對外人來說,北歐國家仍具備一種老派的自由自在,也就是即便是小孩子、女人、老人,也可以任意在城市、鄉間到處遊晃冒險。此地平等而無特權,大家相互尊重,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行人就算沒有走斑馬線過馬路,也能獲得汽車駕駛主動禮讓。

 

2009年,美國Talk Show主持人歐普拉遊歷哥本哈根後,對這座城市大肆恭維,還說「當地人把小孩放在咖啡廳外的嬰兒車裡,也不怕被人推走。」歐普拉所言並沒有偏離實際太多,但丹麥並不真的是沒有壞人的天堂。

 

當時興歐洲的路邊隨機攔車共乘,已經因為徒增犯罪率而逐漸減少的同時,很多到北歐旅遊的背包客仍習慣如此,主要還是對當地治安有相當的信心。其中也包括冰島。

 

不過,它的安全性也受到很大挑戰。2017年初,一個名叫布琳娜(Birna)的年輕女孩,大半夜結束派對狂歡後,獨自一人沿著首都雷克雅維克一條熱鬧的商業街走回家。自21世紀以來,當地每年謀殺案平均不到兩件,因此布琳娜的行為一點也稱不上危險,何況它還是全世界安全指數最高的國家。

 

偏偏倒楣的事情就被她遇上。布琳娜沒有平安回家,家人報警,警方開始調查,數日都沒結果,當時甚至有800名社區民眾加入志願協尋行列。冰島人始終不敢相信,他們居然生活在一個20歲女孩會在半夜被誘拐失蹤的城市裡。

 

最後,警方是在一處海濱發現布琳娜的屍體。經過調查,布琳娜是在走回家途中,搭上一輛陌生男子的車子,而這名工作是跑船、來自格陵蘭島的男子,即是殺害布琳娜的兇手。這起事件對無憂無慮的冰島人打擊不小,連冰島總統和總理都親自出席布琳娜的喪禮以示哀悼。

 

2011年,挪威的722屠殺事件,更成為國際各大媒體頭條新聞。極右派的挪威人布列維克( Breivik)因為不滿當時政府對移民的開放包容政策,遂利用個人基本化學知識,自製了汽車炸彈,炸毀政府辦公大樓,造成8人死亡。同一天,他再開另一輛車前往挪威首都鄰近的外島烏托(Utøya),持槍假扮警察,對著參加執政黨所辦營隊的年輕人瘋狂掃射,打死了69人。挪威總理當時形容這起殺人事件簡直是挪威自二戰以來最大的悲劇。

 

從丹麥到冰島再到瑞典,即便是看作人類最美好生活環境的北歐,也會有喪心病狂的殺人魔出現。但外人並不會因此就否定了這幾個國家的和諧狀態,關鍵恐怕在於,當這幾個國家發生如我們一般的慘案時,他們究竟做何反應。

 

也就是一個所謂高文明指標的社會,緝凶是必然的,阻卻犯罪是必然的,拯救受害者是必然的,將犯罪者定罪判刑是必然的,自我檢討是必然的,追究根源是必然的,更重要的是,一個國家的人,有沒有把受到驚駭、沮喪的人心,回復正常生活的自許責任,還是純然坐視無知的偏見和別有居心膨脹恐懼,任由時間的自然流動促使一切回到原點,卻莫管這個社會實則已是纍纍傷痕。

 

在警方追兇,媒體連篇報導的同時,無論丹麥、冰島還是挪威,居住其間的多數人,除了盯著媒體欲知事態發展的前因後果,他們另外則自發地前往兇案現場致上鮮花,以靜默哀悼取代義憤究責。

 

「722屠殺事件」後事隔兩天,10餘萬奧斯陸人手捧鮮花、蠟燭,在奧斯陸大教堂前弔念死難者。當年也在人群之中,27歲的挪威國會議員荷漢,她的一席話或許永遠適用於每一場人禍劇變。她是722屠殺案中倖免於難的生還者,一個才剛經歷劫後餘生的受害者,在接受CNN訪問時,她的結語是:「如果一個人可以製造那麼多的仇恨,可以想像,當我們所有人聚在一起時能產生多少愛。」

 

假若北歐國家真能代表人類文明進步的一面,它和其他社會最大的差別,或許就在於當慘案發生,尤其是仿若「殺人魔」的情節出現,多數人聚焦關切的會是「一個人為什麼可以製造那麼多的仇恨」,但北歐人甚少忽略了人性中應該也要等量關切的那後半段-「當我們所有人聚在一起時,能夠產生多少愛。」

 

沃爾、布琳娜,和那77條槍下亡魂,是北歐社會的悲劇,但北歐社會幸運地並沒有讓這些人的悲劇徒然變成大家當下的鬧劇。(這不是「求歡」遭拒殺人案

 

※作者為《上報》主筆

 

【延伸閱讀】

●李濠仲專欄:冰島學-最重要的是「人」 不是人口

●李濠仲專欄:非法移民做了件好事就可以變合法公民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