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政治 經濟與宗教的角力場

台灣已推動南向政策多時,首先最值得認識的就是南方近鄰菲律賓。(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美聯社)

本書是一段探索東南亞的旅程,但並不是以隨興旅人的傳統角度出發。這是一段漫長的觀察經歷:四十年來,我當過學生、記者、作家,然後是力圖終結武裝衝突的調停者。這段旅程旨在解開疑惑,深入此地區國家與社會的歷史根源、現代國家主權的構成影響,接著檢視國家地位如何影響當代政治潮流,並長期引發激烈的人民抗爭與暴力衝突。

 

開始寫作本書時,我擔心自己對東南亞社會與政治軌跡的看法有些悲觀,可能失於偏頗。長久以來,這個區域不僅熬過了困境,還打了漂亮的勝仗。該區的經濟發展迅速,年均成長率為百分之五,社會局勢普遍也明顯穩定。然而,有鑑於本書英文初版自二○一七年六月上市以來,該區的社會與政治情勢發展,我相信當初敲下警鐘實為必要。
 

東南亞各國對於人權、民主與人民主權的尊重持續衰退。在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口中的掃毒戰爭依舊白熱化;根據人權倡議團體,截至二○一八年一月,這場戰爭估計已奪走一萬兩千條人命,有些媒體甚至拍攝到部分屠殺場面。為了掩蓋血腥的執法手段,菲律賓政府試圖廢除國家人權委員會(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但目前為止並未成功。在此同時,杜特蒂支持者極力說服這位桀驁不馴的統治者,延長憲法明定的六年總統任期,並以關閉獨立媒體為脅壓制其行動。
 

在泰國,軍隊集團似乎不急於舉行選舉,而且禁止不同政黨進行會晤。蒲美蓬國王(King Bhumibol Adulyadej)於二○一六年十月逝世後,新任國王瑪哈.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迅速採取行動鞏固自身權力。例如,他要求受軍隊控制的新憲法起草官員授予他職權,讓他在離境時可以不必指定攝政王。此外,這位新國王還成立私人護衛隊,以加強對軍方的控制。
 

在毗鄰泰國的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面對所屬政黨在二○一七年六月地方選舉的重大挫敗,以叛國罪名逮捕反對黨黨魁,同時也一併查辦勢力最龐大的反對黨。洪森率領的政府不顧主要西方貿易與投資夥伴的制裁威脅,堅稱這些行動「並未違反法治」。

 

受到迫害的羅興亞族

 

至於緬甸,不幸的是,受到迫害的羅興亞族(Rohingya)在二○一七年八月發起的暴動攻擊,引發軍隊動用武力壓制,迫使六十五萬多名羅興亞人在四個月內越過邊境逃到鄰國孟加拉。二○一二年之前分布於緬甸的羅興亞族人口,目前有三分之二待在孟加拉,他們大多住在沿著邊境蔓生、環境惡劣的臨時庇護所,那裡是現今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難民營。

 

衝突的情勢並未好轉。菲律賓與緬甸的和平進展陷入停滯。在菲律賓,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與民答那峨(Mindanao)政府未能實行二○一四年簽訂的和平協議,導致主要武裝團體分裂,促使許多年輕戰士轉而擁抱由伊斯蘭國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境內開始散播的伊斯蘭激進主義。

 

一對兄弟率領誓死奮戰的激進分子占領菲律賓馬拉威市(Marawi)長達五個月的時間,迫使二十萬平民逃離當地。菲律賓軍隊終於在二○一七年十一月收復該地,但在此之前,已有一千多名士兵與平民喪生。
 

在緬甸,以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為首的民選政府上任後,隨即試圖與二十多個民族武裝團體達成和平協議。起初,和平進程前景看好,隨著時間過去卻逐漸後退,使得該國與中國邊境地區衝突再起。目前,撣邦與克欽邦(Shan and Kachin States)有超過十五萬人流離失所。

 

宗教對立成為東南亞衝突主因

 

過去,我認為宗教對立可能會成為東南亞地區衝突的主要因素,很遺憾地,這個看法成真了。若開邦(Rakhine State)爆發的衝突,擴大了緬甸境內占多數的佛教徒與占少數的穆斯林之間的隔閡。伊斯蘭強硬派壓力團體發動大型抗爭後,身為基督徒的華裔雅加達首長因為褻瀆罪被捕入獄,伊斯蘭保守勢力因而更加肆無忌憚地推動排他議程;如此一來,渴望在二○一九年大選中勝出的政治人物,勢必得通融這些勢力的要求,並且排解瀰漫印尼社會的恐懼與歧異。
 

地緣政治的走向,也凸顯了中國日益占有主導優勢。在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執政下,美國外交政策逐漸失去影響力與效力,加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二○一七年十月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中全力固權,中國得以在非洲及亞洲各地大膽推動耗費鉅資的基礎建設工程。北京當局再次展現了自信的外交姿態,還表露出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所指的堅定意圖:「積極開發解決重要議題的中國方式」。
 

台灣已推動南向政策多時,以圖擴展經濟多樣性。隨著這項政策逐漸開花結果,越來越多的台灣商人、教育工作者與一般國民將需要更了解東南亞各國,其中,首先最值得認識的就是南方近鄰菲律賓。台灣與東協會員國的貿易總值已超過一千億台幣,約占東協貿易總額百分之五。這些與日俱長的經濟關係,脫離不了現代東南亞的社會、政治與地緣政治動態,尤其是十個東協國家與中國大陸日益緊密連結。

 

了解東南亞如何反映與影響全球的政治、經濟與權力動態,有其必要性,而我希望透過本書的剖析,融合我在東南亞各地的經驗,以及長久認識與共事友人的看法,讓讀者對這個區域有適當的概略認識。儘管當中我描述了一些親身經歷的挫折與失望,但是對於東南亞長期的政治前景,我仍然抱持樂觀態度,主要是因為當地人民擁有強大的智謀與韌性。許多讀者向我表示,本書讓他們認識到這塊迷人、比以往更令人關注的土地,原來如此複雜奧妙。對於這些肯定與支持,我深切感激。
 

二○一八年三月
於新加坡

 

※作者畢業於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SOAS)並擁有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博士學位,現為亞洲社會國際理事會(Asia Society’s International Council)成員,並已於日內瓦人道對話中心(Center for Humanitarian Dialogue)擔任私設外交官與衝突調停員十年。在此之前,他曾於亞洲地區擔任記者三十年之久,旅居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與香港,曾任BBC記者與《遠東經濟評論》總編輯。現居新加坡/本文摘自《血路盛世》中文版序/商周出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