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農夫之子客居印度60載 他是「普通的佛教僧人」達賴喇嘛

吳洛瑩 2018年07月03日 07:01:00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 (美聯社)

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藏的政治和精神領袖、「藏傳佛教靈童轉世最後一人」、「中國政府眼中的藏人分裂份子」,這些看似相互矛盾的頭銜,同時披掛在現年82歲的丹增嘉措(Tenzin Gyatso)身上。

 

此外,他有一個為全世界所知的身份: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35年7月6日生於西藏東北部之安多達澤村的一戶農家之中,原俗名為拉莫頓珠(Lhamo Dhondup)的農夫之子,2歲時被認定為是第13世達賴喇嘛圖登嘉措(Thubten Gyatso)的轉世靈童。

 

自此,拉莫頓珠成為拯救世上眾生的活菩薩。

 

 

6歲開始接受嚴格僧侶教育 23歲獲頒佛學最高博士

 

達賴喇嘛6歲時開始接受僧侶教育,課程包括邏輯學、梵文、哲學、西藏藝文、醫藥及佛學在內的大五明,還有涵蓋詩歌、戲劇學、占星學、修辭學、聲韻學的小五明。

 

這位稱自己是「一個普通的佛教僧人」的青年,23歲時在年度「莫蘭」(Monlam Chenmo)祈福法會上,於拉薩大昭寺內通過考試,取得佛學博士的最高頭銜,獲頒拉然巴格西(Geshe Lharampa degree)學位。

 

 

16歲親政   正式執掌藏人政教大權

 

1950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屆滿一周年之際,中共當局宣布要「和平解放西藏」,爾後藏人的8500名官兵不敵中國解放軍逾4萬名士兵入侵。處於極度劣勢藏人,於是要求當時年僅16歲、尚未完成宗教教育的丹增嘉措,正式繼位親政,擔負政教重任。

 

1954年達賴喇嘛前往北京參加中共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被選為第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並與時任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和鄧小平等人舉人會談。

 

達賴喇嘛在傳記裡描述這段往事:「我在1954年離開拉薩。儀式在河岸上舉行,拉薩人聚集在一起,為我送行。顯然,他們對我的離別十分哀傷和憂鬱。而我本人還並不怎麼期望這第一次離開西藏的旅行。」
 

 

 

憶會晤毛澤東的往事   妙語回答毛尷尬問題

 

對於當年與中國領導人毛澤東,達賴喇嘛表示,毛對於西藏回歸祖國以及對於自己同意參加全國代表大會十分高興。

 

毛澤東甚至請達賴喇嘛直言,在拉薩的中國代表有否作過有違於自己意願的事件。達賴喇嘛描述面對此問題的當下,自己「陷入一個十分為難的處境。」但是他堅信,若無法維持友好氣氛,則西藏會遭受更大的痛苦。

 

因此,達賴喇嘛回答毛澤東,西藏人民在他的領導下對未來懷有巨大的希望。所以,每當我們與中國代表意見不合時,藏人總是開誠布公地表達出來。」

 

 

離開西藏是「痛苦而絕望」的一條路

 

時局演變至1959年,拉薩藏人遭到中國軍隊鎮壓。達賴喇嘛在傳記中表示,他可以放棄世俗領袖的地位,但永遠也不會放棄宗教領袖的身份。

 

達賴喇嘛寫到:「因此,我考慮到,如果為西藏的最高利益著想,我從所有活動中引退,以此原本原樣地維持我的宗教權威。但我在西藏的時候,是無法逃避於政治之外的。要引退,我得離開這國家,儘管我痛苦而絕望地憎恨這個辦法。」

 

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  

 

此後,達賴喇嘛開啟近60年的流亡生涯,印度北部的達蘭薩拉(Dharamsala)成了最熟悉的異鄉,並在此建立稱為「藏人行政中央」的西藏流亡政府。

 

流亡期間,達賴喇嘛試圖維護西藏人民的文化,向全世界說明藏人的困境,呼籲聯合國重視西藏問題,因此促成安理會分別於1959、1961和1965年提出3次解決方案,要求中國尊重西藏人權。.

 

 

主張「中間路線」 西藏尋求自治而非獨立

 

達賴喇嘛主張「中間路線」,以尋求西藏真正的自治,而非西藏獨立,解決西藏主權認定問題。

 

1987年拉薩地區因漢人大規模遷入,而爆發抗議衝突。達賴喇嘛於當年9月提出「五點和平計畫」,作為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第一步,其中包括提倡將西藏轉為一個和平區域、中國停止移民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權及民主自由、恢復及保護西藏環境等訴求。

 

 

達賴喇嘛一直站在和平抵抗的立場,以非暴力政策獲得198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針對和平計畫之中,1988年,達賴喇嘛在法國史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對於第五點和平計畫之中:「中國及西藏應著手就西藏未來地位以及兩個民族之間的關係進行積極的磋商。」 加以闡述。

 

達賴喇嘛提出,將西藏所有三個省區成立一個自治的民主政治實體,並將外交及國防交由中國政府負責。

 

達賴喇嘛回歸「心靈事務」   政教分離

 

2011年,藏傳佛教信徒口中的「尊者」達賴喇嘛,宣布卸下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領袖一職,致函西藏人民議會表示「不再擔任領導人的職責、而是由人民選舉產生的領導人承擔起所有政治權責。」

 

透過首席噶倫改選,選出一位在印度出生、長於流亡之中的哈佛大學法學博士洛桑森格為「藏人行政中央」領導者。達賴喇嘛宣布脫離政治權力,實踐前四世達賴的政教分離制,未來達賴喇嘛僅能是宗教領袖。

 

 

關於達賴的下一世  讓宗教回歸宗教

 

往後的西藏,由達賴喇嘛主持的「甘丹頗章政權」是否會可能成為絕響?丹增嘉措圓寂之後,是否還會有「第15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

 

2011年9月24日,「第14世達賴喇嘛」透過聲明表示,轉世制度延續與否,首先將由「各宗派領袖、藏族人民和相關信眾」決定,而非由未來的政府決定。若宗教領袖和信眾要求延續此制度時,尋訪轉世靈童的責任將由「達賴喇嘛噶丹頗章基金會的董事會」來承擔。

 

政治之人將不再插手宗教之事,尋訪達賴喇嘛轉世靈童限於宗教範疇。

 

 

達賴喇嘛:「我的心裡卻絕對沒有對中國人的仇恨」

 

不同於凡夫俗子僅此今生,再無來世,處於第14世達賴遲暮之年的丹增嘉措,生為一尊慈悲活菩薩,多數年日卻長於動亂不安,必須「客居」他鄉。

 

對於塵世之間的「紛擾」,達賴喇嘛在傳記《我的故鄉與人民》說:「我的心裡卻絕對沒有對中國人的仇恨。我相信,因為個別人的罪惡而指責整個民族是現今時代的一個災禍和危險。我認識許多可欽佩的中國人。」

 

無論是否將轉世,第14世達賴喇嘛以其今生智慧悟出:「所有人類希望不過只是為了心境的平靜」,而丹增嘉措又將希望寄託於「西藏人民的勇氣和尚存於人類心靈之中,對於真理和正義的熱愛。」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