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郁佳專欄】捷運老鼠之亂:假警報,真驗收

盧郁佳 2018年07月06日 07:02:00

捷運淡水信義線列車行經大安站時發現車廂內疑有老鼠,造成乘客驚慌,700人受到影響,並造成2人輕傷。(圖片取自PTT)

台北捷運車廂,昨日上班通勤時間出現一隻老鼠,700 名乘客尖叫、竄逃,鞋子、包包、早餐咖啡濺滿地。局外人一時難以想像,老鼠怎能引發群眾驚慌,甚至有網民譏諷乘客小題大作。

 

經當事人PTT發文說明,搭捷運上班「前面突然一堆人開始瘋狂尖叫往後暴衝,現場根本屍速列車、推擠不斷,還有阿伯在推擠中被撞倒,情況相當混亂。由於鄭捷事件仍讓民眾心有餘悸,原先以為是砍殺事件重演,所幸只是老鼠。」「最可怕的是,那恐懼會一直來,你根本不知道來的是什麼」,「他們不懂那恐懼是怎麼造成的!」

 

恐懼是怎麼造成的

 

乘客和網民的差異,第一,來自資訊不對稱。

 

捷運乘客初期缺乏全局資訊,當時受困於一團迷霧,恐懼萬分;等脫險幾小時以後,看新聞才知道起因是老鼠。

 

而網民得知此事時,第一眼接觸到的標題就是謎底「老鼠」,效果像講鬼故事先破梗。觀眾隨口說「這有什麼好怕」,並不代表自己比較勇敢睿智,而是認知過程差異:最恐怖的東西並沒有隱藏在未知當中。

 

第二,網民和乘客當下的壓力荷爾蒙濃度大不同。

 

借用《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的描述,網民在安全環境偷閒看新聞時,是運作大腦的前額葉皮質,有能力觀察正在發生的事,預測行動的結果,有意識作出選擇,就像在瞭望台上綜觀全局,能夠辨識出假警報而取消應變行動。

 

而捷運群眾並不是像自己前一秒那樣、正常有條理地思考。極度恐懼會降低前額葉活動,「認出假警報」「自我抑制」的功能故障了,人可能丟下包包亡命,也可能呆住無法動彈。因為乘客在明白發生什麼事之前,腦中的杏仁核已快速反應,釋放皮質醇、腎上腺素等壓力荷爾蒙,提升他們的心率、血壓、呼吸速度,準備「戰或逃」,全身血液都集中到四肢肌肉,視覺、注意力也只能專注在逃生上。無情的推擠和踩踏就發生了。

 

這不是花絮新聞

 

這新聞的價值並不是花絮博君一笑,去年底,紐約曼哈頓客運總站爆炸案,即引起了推擠和踩踏。時值上班時間,因整個區域封鎖,許多進城群眾卡在車上動彈不得,台北市政府應以這類情況來沙盤推演做好應變準備。

 

推擠可能造成災難,2015年1月1日,上海外灘的跨年活動,人潮推擠,多人遭受踩踏,造成36人死亡,47人受傷。追究是因為有人從高處撒美鈔,眾人爭搶。而群眾事後才會知道,那只是印成假鈔的商家折扣促銷券。在這案例中,「以為有人發美鈔」等於「以為有個鄭捷殺人」,而「折扣券」等於「老鼠」--因為誤會和從眾行為,「製造意外」的門檻無意間降低了。正如911劫機客把恐怖攻擊的成本降得很低。

 

都市人群聚散,大量變項隨機匯集,計算風險可能需要數學上的模糊邏輯。想想破窗效應足以鼓勵社區闖空門盜竊、當眾指鹿為馬沒人敢挑戰就證明權威已穩固,就知道人隨時都在從周遭人群反應直覺擷取線索,判斷狀況、指示行動。光是一隻老鼠跑過車廂,怎麼看都不具威脅。但如果遇上一個對老鼠有創傷的乘客,他的驚慌,層遞感染群眾,就足以啟動連鎖效應,造成意想不到的黑天鵝事件。

 

當時甚至不需要真有老鼠,僅僅是某人眼花看錯,以為有老鼠而驚逃。在擁擠的尖峰電車上,可能同樣造成推擠。是的,鼠患已經處理,但癥結不在鼠患,是群眾驚慌。有人認為解決對策是群眾互助,內圈乘客應該喊叫「老鼠」,向外圍傳達正確資訊,防止誤導驚慌。溝通絕對有幫助,但事情是否這麼容易解決呢,如果乘客叫的不是「老鼠」,而是「殺人」,那會怎樣?真的情況下,乘客應該怎麼做?誤傳的情況下,乘客應該怎麼做?現場乘客該怎樣分辨事態真假?我認為人們讀了新聞,都會想一想。直覺快速給出答案,或是對此開玩笑,都是用來阻止我們再往下想。因為想下去太不安了。

 

疏散的設計執行,公權力責無旁貸,我們不容當局置身事外。暑假已至,車站、車廂、遊樂場、百貨、學校、辦公大樓、演唱會、球賽、觀光燈會、競選晚會等擁擠地點,應該趁此時檢視,應變計畫是否官樣文章?

 

● 2015年八仙樂園事件,粉塵舞會辦在6百人場地,擠了4千人,多重問題導致疏散困難、送醫延誤。事後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拿到新北市觀光局對八仙樂園的檢查紀錄,只有12張檢查表格,「督導檢查情形」完全空白;再要到,則竄改拿掉了評分欄。當局主管應該自問:假使災難再起,群眾能否倖免?

 

● 台灣法規每人至少需要1.5坪空間。文大宿舍大群館400人的宿舍,改2人房為4人房,每人僅1.25坪。連上廁所都必須說抱歉借過,災難疏散時受困是必然。6年前已被裁罰,6年來沒改善。

 

該宿舍關閉,統一促進黨海瑞黨部工作人員臉書發文〈大群館沒了?我心卻在滴血……〉稱學生另找租屋「一學期要四萬五」、「四萬五可以讓家裡五口人過一年,卻讓我一人在半年就花掉……」TVBS報導〈大群館沒了?住宿生錯愕:校外租屋貴2.5倍〉報導描述也如出一轍。或許TVBS、統促黨也可稍微考慮人命關天。不合理的房價需要抑制,消防檢查也必須落實,而不是等出事了再讓父母來收屍。

 

● 2017年,桃園蘆竹工廠2樓鐵皮屋違建宿舍凌晨火災,事後找到6位越南工人遺骸。為什麼年輕力壯的男人只須從二樓跑到一樓而已,都逃不掉?其實可能的問題點,都早已寫在「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裁量基準」規定裡:「宿舍不得作為工作場所以及儲放爆料性、大量易燃性物質的場所,通道至少1.2公尺、通道及消防設施,均應以外國人易懂之文字標示,並標明緊急事故時之疏散方向、外國人之居住面積每人應在三點二平方公尺以上,廁所男女分開,浴室應有冷、熱水之供應,以及是否整齊、清潔等。」

 

外國人每人居住下限0.968坪,比大群館更荒謬殘暴。即使如此寬鬆,但這規定因為沒有罰則,寫了都是白寫,老闆沒做過,政府沒執行過,法規成了預知死亡紀事,預告一旦火災時、工人的死因。桃園市長鄭文燦證實,宿舍不合法,但因為沒檢舉所以沒查報,未來會加強清查管理。群眾應該問首長:有做嗎?

 

● 台北遠雄巨蛋球場為了增加商場面積,拆除多達17座逃生梯,逃生地下通道狹窄、動線曲折,說明該建商的安全觀念不值得群眾信賴,其餘建案的管理單位都應檢查自保。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工程仍在進行,逃生梯等安全設施也漸漸歸位,只要趙藤雄乖乖改,大巨蛋將解套。既然解套在即,安全顯然需要議會、媒體嚴格監督。

 

● 2017年,反年改大鬧世大運,退休少校陳進添到小巨蛋丟擲兩個煙霧罐,就是故意製造「捷運老鼠」危機。外國選手一時以為遭受恐怖攻擊,高度驚恐。而反年改則先栽贓獨派群眾犯事;等獨派提供影片抓到人後,僅以妨害公務罪交保候傳。事情就此不了了之。

 

 

只適用於反年改以外抗議者的公共危險罪
 

同樣沒有傷亡,楊儒門在台北市各鬧區放寫明「炸彈勿按」字條的炸彈17件,標示「反對進口稻米」、「政府要照顧人民」等控訴稻米開放進口。2005年依公共危險、恐嚇,槍炮彈藥管制條例,判刑7年半,2007年才獲特赦。台灣的公共危險罪,似乎只適用於反年改以外的抗議者。
 

 

台北捷運經歷了一次無預警的演習。即使真正遭遇災難,光是群眾驚慌推擠本身,也足以造成傷亡。捷運老鼠之亂,大可以拯救人命,牠告訴我們,捷運乘客遇難疏散時,是會驚恐推擠的。車廂一地的鞋子、包包告訴我們,群眾驚慌到什麼程度,他們組織資訊、認知和反應的能力都會相應受限,有些話他們會聽不見,有些事他們會看不見,這種時候怎麼引導他們。外界新聞觀眾既然無法想像現場乘客的主觀知覺,那麼我們的應變計畫、演習訓練,又能否去想像乘客心理?若我們更新對集體驚慌的認識,據此檢討應變計畫,那麼老鼠便能帶來社會進步。

 

這次沒死傷值得慶賀,但社會的進步,就是不依靠幸運度日。事前預防,成本最低。

 

※作者為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