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逝世周年】連中國人也陌生的民主鬥士

林思怡 2018年07月13日 07:01:00

13日為劉曉波逝世1周年。(照片:湯森路透,後製:李明維)

「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劉曉波 2009年12月23日

 

兩天後,劉曉波25日在北京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入獄 11 年。2010 年12月10日,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大會為在中國服刑而缺席的劉曉波留下一張空椅子致敬。

 

2017年7月13日,在中國數度拒絕外界醫療援助下,劉曉波最終不敵肝癌,病逝於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享壽61歲。

 

 

全世界目睹他悄然無息地離開

 

在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劉曉波與南非黑人民權領袖兼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以及前蘇聯人權運動家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並列。他們都是政治良心犯,也都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沒人知道劉曉波8年的牢籠生活真實情況,他的生命正如同玻璃罩下的蠟燭,任何時刻都可能是生命的盡頭。

 

劉曉波在世期間,西方諸多人權團體到處奔走,呼籲中國釋放劉曉波;劉曉波過世後,西方國家和人權團體紛紛哀悼,並批評中國拒絕讓他出國就醫。然而中國政府一再否認此事,反批各國干涉中國內政。

 

劉曉波逝世後,各地舉行悼念活動。(湯森路透)

 

劉曉波死後兩天,中國當局迅速火化遺體,聲稱遵從家屬意願,將骨灰予以海葬。

 

就這樣,一位中國當代民主先驅寂靜無聲地落入大海,流進每個為人權、為民主奮鬥不懈的人民心中。

 

中國人沒聽過的中國民主鬥士

 

諷刺的是,在中國政府強力封鎖有關劉曉波消息的情況下,許多中國人連劉曉波三個字都未曾聽聞。

 

香港人民在劉曉波過世後兩天舉行燭光靜默遊行。遊行除了哀悼劉曉波,也呼籲北京釋放他的遺孀劉霞。該場遊行引來香港的中國遊客關注,不少人詢問警察遊行目的,在聽聞劉曉波的名字後卻將他誤以為是2015年銅鑼灣書店「被失蹤」的香港書商李波。

 

同樣是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當事人的林榮基也現身該場遊行,他說眾人不能希望只靠一人就為中國帶來民主,「即使一個偉大的代表人物殞落了,之後會有50個人準備好接下他的位置。」

 

劉曉波的悼念燭光遊行中,民眾呼籲中國當局釋放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湯森路透)

 

中國對待劉曉波的方式對香港而言是個警訊。現任支聯會秘書的李卓人指出習近平跟劉曉波有很大的差異,劉曉波說「我沒有敵人」,表示他希望以愛化解恨,而他要的就只有民主。然而劉曉波最後的結果則說明未來習近平會如何面對700多萬香港人民。「在香港,我們需要更多劉曉波的精神,為民主永不停止戰鬥的精神。」

 

「六四」是墳墓,埋葬了34歲的我

 

「六四」 是我靈魂中一道無法癒合的傷口,歲月不但無法抹去它,反而更加鮮淋。我的生命彷彿永遠停滯在這段時間中,它是墳墓,埋葬了34歲的我,誕生了不知自己為何物的我。

                 《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1989年胡耀邦的逝世引發北京大學生與市民走上街頭,在悼念活動中,民眾訴求逐漸轉變成要求政府處理腐敗貪汙、實行言論自由等議題。

 

當時正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問的劉曉波聯繫胡平、陳軍等知識分子,共同發表了《改革建言》,敦促中國修改憲法。之後又發表 《致中國大學生的公開信》,建議大學生出版刊物、保持與政府和學校對話等。這兩份文件傳回中國國內引發轟動,劉曉波等人也因此被當局視為「六四黑手」。

 

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以強烈的字眼將學運定調為「一小撮人發起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革命動亂」。眼見如此,劉曉波毅然放棄在哥倫比亞大學當訪問學者,返回北京參與學運。

 

1989年5月13日,中共中央統戰部長閻明復邀請劉曉波、吾爾開希等人召開座談,希望時任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訪中時,學生能撤離廣場。對此,劉曉波等人要求改正「四二六社論」,肯定學生示威是愛國民主運動,不過座談最終未能達成協議。

 

另一方面,劉曉波也呼籲學生撤離廣場,獲取黨內開明派支持,並返回校園從推動校園民主開始做起,不過學生堅持不肯退讓。看到學生的決心後,6月2日下午,「廣場四君子」劉曉波、周舵、高新和侯德健開始絕食,決定與學生共生死。

 

六四的「廣場四君子」,右二為劉曉波。(湯森路透)

 

從6月3日深夜11時起至4日清晨,北京城徹夜槍聲不斷,血流遍地。劉曉波6日於回家途中被捕。

 

1991年,劉曉波被判「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但因「認罪悔罪,並有重大立功表現(組織學生撤離)」,被免於刑事處分。劉曉波在1992年寫下《末日倖存者的獨白》說:

 

「在秦城監獄,我寫了悔罪書,在出賣了個人尊嚴的同時,也出賣了『六四』亡靈的血。出獄後,我還有個不大不小的臭名,得到過多方的關懷。而那些普通的死難者呢?那些已經失去生活能力的傷殘者呢?那些至今仍在牢獄之中的無名者呢?他們得到過什麼?」

 

觸怒中國的《零八憲章》

 

2008年,為了紀念《世界人權宣言》發表60週年,303位中國各界人士發起並簽署《零八憲章》。

 

《零八憲章》受到捷克斯洛伐克反體制運動的象徵性文件《七七憲章》(Charta 77)啟發,由張祖樺負責起草、劉曉波等人修改,內容主張在自由、平等、人權的普世價值下,在中國實施民主、共和、憲政的現代政治架構,提出以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來解決兩岸問題及各民族問題。

 

劉曉波等人原預計在2008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宣言》60周年當天舉行論壇,並發布中國《零八憲章》,但8日晚上警方便聚集在劉曉波家門口將其帶走。

 

 

《零八憲章》因劉曉波被捕事件而瞬間引起公眾注意,其他簽署者也受到警方施壓,卻只有劉曉波一人被捕。2009年劉曉波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重判11年。該年年底,《零八憲章》簽署人發表「我們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聲明,「如果判處劉曉波先生有罪,也等於判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罪。我們只有和劉曉波先生共擔刑罰。」

 

但中國當局依然置之不理,劉曉波最後被禁錮8年直至罹癌不治。

 

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劉曉波在2009年12月受審時,向中國法庭遞交《我沒有敵人》陳述文章,2010年他未能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這篇文章由挪威女演員烏曼(Liv Ullmann)誦讀。文章最後寫道: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殺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窒息人性,壓抑真理。

 

為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因缺席,主辦單位擺上空椅子。(湯森路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