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傳真:相信我 台版紙牌屋「國際橋牌社」一定會中

呂佳穎 2018年07月15日 00:00:00

台版紙牌屋「國際橋牌社」年底就要開拍,很多場景設定會是在總統府。(紙牌屋劇照/圖片取自時光網)

7月4日,美國獨立紀念日(Independence Day),全美這天不上班也不上課。

 

Netflix的自製影集「紙牌屋」,選在這天公布了第六季,同時也是最後一季的第二支預告影片,「紙牌屋」的最新一季,將在秋天上映。

 

你對華府潮汐湖畔(Tidal Basin)旁的林肯紀念堂有印象嗎?巨大的林肯雕像,坐在椅子由上而下的俯視,那眼神既深邃也莊嚴,警醒著世人自由不是免費(Freedom is not free)的。

 

紙牌屋最新預告,女主角Claire就坐在林肯座像的椅子上,緩緩說出「Happy Independence Day to me」。

 

有趣的是,當Claire說Happy Independence Day 時,她還面帶微笑 ,接著說to me時,笑容卻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嚴峻,眼神更是寫著肅殺,有點你奈我何的宣示。隨即畫面反黑,出現顯目的白字#MYTURN!

 

Claire是怎麼坐上總統大位的?跟她老公一樣雙手充滿鮮血嗎?之前的劇照,就是她老公雙手鮮血地坐在林肯坐像的椅子上。

 

 

紙牌屋的文案,很精簡、很意境,卻牢牢捉住受眾者的目光!那台版紙牌屋,講述台灣當年追求民主種種權鬥故事的「國際橋牌社」呢?

 

「好問題...!?」國際橋牌社的製作人汪怡昕,笑著這麼跟我說。那語氣不是只有問號,還帶著驚嘆號,因為國際橋牌社年底就要開拍了,有些事卻還在尋尋覓覓中!

 

「上次你寫我跟Netfilex洽談中,結果有不少人來找我」,汪怡昕的話,講得很慢很慢。

 

原來最近兩個月,有多名「對岸的人」直接或間接的找上汪怡昕,想談合作。其中有人還很直接的說需要多少製作費,會有人直接出,沒說出口的當然是「劇本要照我的意思來」。

 

講越洋電話的過程中,一直聽到打火機點火的聲音,接著就是類似「吐大氣」的長長吐氣聲。汪怡昕在十分鐘內,點了三支菸,壓力之大表露無遺。

 

「我在募款沒錯,但是我不要跟有極端政治主張的人募」、「這樣沒意義,這戲就沒戲唱了」、「原來大家都想爭話語權」、「我要不偏離史實,卻很有戲劇元素的戲」,汪怡昕幾乎是一口氣說完這些。

 

對岸的人來接觸,讓汪怡昕更加的堅定要把台灣當年爭取民主,以及國際間如何角力,甚至是檯面下挹注或是阻擾台灣的故事, 原原本本拍出來的決心,因為那是一個看似充滿混沌,背地裏卻蘊含著希望的年代。

 

我們的民主和自由,是前人用什麼換來的?鬥爭一定有,算計也少不了,但是那是為了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方式,和可以擁有自由決定一切的權利,這麼一來,有些事就會變成必要的手段。

 

一旦妥協,拿了對岸來的錢,歷史還會是歷史嗎?同樣的道理,一旦拿了極端政治主張人的錢,歷史還會是歷史嗎?

 

「我只是想把故事找回來,怎麼這麼難」,汪怡昕覺得歷史不會直線前進沒錯,但是不能是某些人想要粉飾或是扭曲的歷史,就算那人有錢有勢,也不能屈服。

 

那句「怎麼這麼難」不是那種要放棄的語氣,而是有著調侃完後再出發的幽默。因為國際橋牌社現在已經拿到了文化部107年度超高畫值電視節目製作的補助3000萬,小額募款也陸陸續續有進度,僅款緩慢,但是已經有了開始。

 

國際橋牌社預計有八季,第一季的製作費預估8000萬,那紙牌屋呢?根據公開的資料顯示,紙牌屋的第一季和第二季,製作費花了一億美元,平均一季是5000萬美元,一季折合台幣是15億!

 

天啊!15億! 這數字讓人不得不倒抽一口氣。但是能因此喪志嗎?或是覺得一定拍不出像是紙牌屋那樣水準的戲嗎?汪怡昕說不需要,因為國際橋牌社在演員的支出費用上,會比紙牌屋少非常多,一線演員不是拒演,就是不敢接,理由當然是因為「中國」。

 

「已經被中國封殺,為什麼不接?」

「就是被封殺,才不能接...」

 

「不是沒去中國,為什麼不接?」

「現在沒去,不代表以後不去!」、「接了,以後會不會哪都去不了,台灣沒那麼多戲啊!」

 

汪怡昕隨口就舉了兩個和一線演員經紀人接觸的例子,其他拒接的理由不外乎「題材太敏感」、「會不會被告」,總之就是不演啦!因此他已經做好從「劇場」找演員的準備,也已經和特定對象簽了意向書,過陣子還要海選。

 

演員很重要,劇本也是 ,場景亦若是!紙牌屋很多場景在白宮,想當然國際橋牌社的場景,會有很多在總統府。

 

別說只有紙牌屋有很多場景在白宮了,很多好萊塢電影的場域也是在白宮,甚至還在裡頭搞爆破,但是白宮有可能讓各個劇組長期租借嗎?如果可以,那美國總統不就不用上班?而且安全非常有虞!

 

一般來說,美國會允許劇組進入白宮有條件的去參觀他們需要取景的場域,讓劇組依此製作外景。所以囉,電影、電視中的白宮戲,是在攝影棚裡先拍攝動作,之後再用電腦特效加入白宮的模型,和環境外景,然後一起拼合起來的畫面。

 

簡單說就是科技可以解決一切,但是先決條件是要有模型。

 

那台灣的文化影視界,有總統府的模型嗎?答案是沒有!

 

文化部的「台灣數位模型庫」目前有100個已完成的3D數位模型,像是已經灰飛煙滅的中華商場、菊元百貨,這些素材,未來都能運用在電影、電視、動畫、VR、AR上,但是裡頭就是沒有總統府。

 

據說幾年前,剛開始規劃要做台灣數位模型庫時,有把總統府列入,但最後因安全和機密因素,而被排除,現在似乎有必要重新考量。

 

國際橋牌社年底就要開拍了,很多事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

 

「這是我們喜歡的題材」、「我們有高度興趣」,汪怡昕說這是他跟Netflix洽談,準備首播要在這播,以及有沒有可能合作的機會時,Netflix的第一反應。

 

但是要怎麼個合作法呢?

 

汪怡昕說細節正在談,其實最重要的是「說故事」的能力,劇本目前一改再改,就是要做到最好,要符合歷史又要很戲劇,說真的,這一點也不容易,但是他說,「相信我,一定會中」!

 

接著,我又聽到話筒裡傳來的轉動打火機點火的聲音。

 

※作者為台灣媒體人/目前旅居美國

 

【延伸閱讀】

●美國現場:真正的閱讀 才會讓人強大

●華府傳真:期待台版「紙牌屋」-「國際橋牌社」能在Netflix推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