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盃】俄國境內「Google 翻譯」用量大增3成 球迷熱搜「啤酒」

高詣軒 2018年07月15日 10:02:00

「啤酒」在世足賽期間成了「Google 翻譯」的熱門詞。(湯森路透)

俄羅斯窩瓦河畔一間客滿的酒吧裡,兩對情人坐在店裡的最後一張空桌對望,其中一對是俄羅斯當地人,另一方來自巴西。他們發現語言不通,起初不免尷尬。

 

不過,「來杯啤酒」的手勢儼然成了國際語言,在英格蘭對哥倫比亞的比賽開播後,他們眼神交會、重複喊著肯恩(Harry Kane)的名字,自然就打成一片。

 

但這時,俄羅斯這邊的男人靈機一動:他拿出了手機。

 

他快速了按了幾個鍵,接著緩慢地、清楚地對著手機的麥克風說:「你們看了幾場比賽?我覺得你們國家隊對上塞爾維亞贏得很漂亮。」這個問題透過手機,機械式地用正確的葡萄亞語輾轉傳達給桌子另一端的新朋友。從此,嶄新的大門開啟了。

 

《衛報》足球記者阿密司(Nick Ames)看見,當戴爾(Eric Dier)踢進決勝的罰球時,語言的隔閡也攻破了,4人相約了隔天再相聚喝酒。

 

 

這裡看更多世界盃系列報導

 

 

 

西班牙語翻俄語次數最多

 

卡夫卡曾說:「一切言語都是拙劣的翻譯。」但是,若他能看見上述的場景,以及近期在俄羅斯的,成千上百件類似的國際交流,或許他就不會把話說得這麼死了。

 

據阿密司現場觀察,這屆世界盃不只充滿意外,有著定點球和影像輔助裁判(VAR)的活躍,同時更是「Google翻譯」發揮的舞台。

 

俄羅斯並非多語的國家,「Google翻譯」因此解救了許多跨國交流的冷場。

 

來自南韓的旅客想再俄羅斯喀山的旅館多待一晚?跟手機說吧。俄羅斯薩馬拉一間餐廳的服務生,想告訴來自哥斯大黎加的客人,當地美食「卡查普里」已經賣光了怎麼辦?手機成了溝通橋梁。

 

機械翻譯主宰人們的交流,這聽起來不但不可靠,甚至有點違反常識,宛如反烏托邦小說情節,但實際卻已極為普遍。

 

阿密司引述Google報告指出,自從世界盃開踢以來,俄羅斯境內手機使用「Google翻譯」的頻率提高了30%,其中從西班牙語翻譯到俄語的次為數最多,反映了從拉丁美洲國家赴俄加油的人潮。

 

克羅埃西亞的球迷到莫斯科助陣。(湯森路透)

 

不過,隨著南美國家相繼落馬,南美球迷的身影也開始從場內外散去。

 

與此同時,用「Google翻譯」轉換阿拉伯語和俄語的頻率提高了40%之多。包含「世界盃」字眼的翻譯次數提高了2倍,當中牽涉「啤酒」一字的次數也提高了65%。

 

這些數據看似平淡,但實際上卻反映出世界盃的美好之處: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努力地和彼此溝通,想和對方共度歡樂的時光。

 

不過,目前機械翻譯仍舊克服不了用詞的細節和方言的變異,這也造成很多意外的誤解。

 

阿密司說,一名同事在俄國伏爾加格勒(Volgograd)搭計程車時,就曾聽到司機沒頭沒腦的一句:「如果你想要吹一下,就會少一點」,但最後發現司機只是建議將冷氣關小。

 

在聖彼得堡,警察也和球迷一起收看比賽。(湯森路透)

 

記者也靠「Google 翻譯」提問

 

認真的同學或許想在飛往俄羅斯的班機上,把俄文單字卡拿起來背。

 

不過,光是要學好俄文的「西里爾字母」(Cyrillic alphabet),可能讓人在記憶單字前,就已經腦力用盡了。不過,球迷相聚意在把酒言歡,實在沒必要寒窗苦讀艱難的俄文。

 

現在,甚至有APP能在鏡頭對準俄文之後,直接將麥片包裝說明等文字翻成英文,引發眾人搶用。

 

「俄文的西里爾字母實在很難懂,」《路透》(Reuters)引述來自巴西、經過1萬2000公里的飛航抵達俄國的球迷Gustavo表示,「所以我們隨時都用Google(翻譯)詢問他們賣什麼、能吃到什麼。用了Google,就能翻譯,事情就那麼簡單。」

 

在11座賽事主辦城市的酒吧、餐館和飯店中,「Google翻譯」成了最佳店員。

 

不只球迷省去了麻煩,記者也不用惡補外語了。

 

據《路透》,在6月一場有法國球星格里茲曼(Antoine Griezmann)出席的記者會上,一名西班牙記者想詢問他的未來規劃,但由於法國媒體經紀人表示只容許法語提問,這名記者當場就打開了「Google翻譯」翻譯問題。

 

 

依賴Google 讓人外語怠惰?

 

機械翻譯時代的語言,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Google說過希望創造「語言不再是發現資訊、彼此連結的障礙」的世界。但要達成這樣的目標,「Google 翻譯」首先必須要達成100%的正確率。

 

此外,倘若此夢想真的實現,將可能帶來另一個反效果:人們開始停止學習與母語不同的語言。

 

這正是發生中的現實。

 

據《衛報》,英國大學聯招(UCAS)在2017年8月的數據顯示,英國學生申請在大學學習的其他歐洲語言課程的人數,在近5年內下降了22.8%,申請學習非歐洲語言的數量則下滑17.5%。

 

「Google翻譯」連結世界的同時,或許同時將造就林立的單語社會。此外,完全仰賴機器替你發聲,本身卻對它一無所知,的確不太負責任。

 

英格蘭球迷在莫斯科慶祝晉級4強。(湯森路透)

 

這些擔心又好像太過遙遠了。

 

來到俄國的烏拉圭球迷可能只擔心自己租不到前往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的小巴,至於英格蘭球迷可能只會因為發現在俄羅斯的很多城市中,自己的母語並非「國際語言」而感到失落。

 

無論如何,一向高深莫測的俄羅斯,如今藉由Google「中立的機械翻譯」揭開了神祕的面紗,讓世界各地的訪客得以親近。

 

或許最令人難忘的,就是那間位於薩馬拉的酒吧裡,兩對萍水相逢的男女在英格蘭踢進罰球之際,享受了一段輕鬆美好的跨文化社交。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