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年改釋憲案8月再戰 高涌誠:報告論理前後矛盾「不及格」

蔡慧貞 2018年07月12日 23:17:00

監察院12日審查年改釋憲案,新任監委高涌誠在會中語出驚人地直言,由監委仉桂美、劉德勳、包宗和共同提出的釋憲報告「不及格」。(攝影:李昆翰)

監察院12日召開教文和財經聯席委員會審查由監委仉桂美、劉德勳、包宗和共同提出的年改釋憲案,現場展開表決大戰,兩委員會的8位新監委和12位舊監委立場壁壘分明,新任監委主張具有領取年金資格的監委們應迴避處理該案,此涉及公務員服務法第十七條的利害迴避問題,12位原任監委則堅持不需迴避,並以人數優勢一致同意年改釋憲案授權調查監委們修改過通過。年改釋憲案12日順利闖過監院本委員會審查第一關,但八月份釋憲案送進司法獄政委員會​,屆時新任監委們就可以人多勢眾地反制了。

 

12日召開年改釋憲案,兩委員會所屬8位新任監委明知人數不敵多達12人的原任監委們,仍堅持要以記名表決方式,就利害迴避問題和年改釋憲案應否通過上清楚表達立場,甚至首開先例地要求必須在此次會議的委員審查中做出「逐字紀錄」,而非一般委員會慣例的摘要紀錄,就是要留下新舊監委們對年改釋憲案討論的歷史紀錄。

 

新舊監委表決立場分明 12票拍版「不需迴避」

 

整場審查會一開始是新任監委張武條率先表態,以自己曾任職公職和教職多年,要委員會討論他應否迴避?列席監委高涌誠則聲援說,因此具有領取公教年金資格的監委處理該釋憲案,會涉及《公務員服務法》第十七條,即「公務員執行職務時,遇有涉及本身或其家族之利害事件,應行迴避。」他更進一步指出,如果年改釋憲案過了,大法官做出違憲的認定,那是不是現在處理這個案的監委們的年金都沒有受到影響?委員們都可以說自己沒有利害關係嗎?

 

這時調查監委義正辭嚴地說,這是受理人民陳情案件,監察院難道因為是年金案就對陳情迴避嗎?陳情案進來,難道我們就不受理嗎?這時新任監委指出,並不是所有的監委都對年改案有迴避問題,監院當然可以受理,但有迴避問題的監委不一定要查啊,還有不少監委可以調查、審理這個案。另一舊監委則強調,年改釋憲案談的是年金制度,是制度問題,是「通案」,是在討論國家利益,不是監委個人年金是否受損問題,這是涉及廣大民眾的權益。這時調查監委仉桂美更拋出釋字第589號,該案同樣為監察院自提的「政務人員退撫條例」釋憲案,當時大法官就受理,沒有迴避的問題。

 

由於新舊監委對於具有領取年金資格的監委們應否迴避議題上並無交集,最後雙方決定停止討論直接記名表決,新監委提出「無論現在和未來可以領取年金的監委來處理該案有利害關係問題」進行表決,結果就只有8位新任監委們支持;隨後舊監委提出「年改釋憲案是國家利益不是個人利益問題,所以不符合公務員利益迴避法第十七條,不用迴避」,獲得12位舊監委一致地支持。

 

在討稐具有領取公教年金資格的監委是否應迴避處理年改釋憲案時,調查監委仉桂美拋出釋字第589號,主張「沒有利益迴避問題」。(攝影:李隆揆)

 

高涌誠批:調查報告釋憲主張「自相矛盾」

 

緊接著,整個審查會進入年改釋憲報告內容的實質討論,此時新任監委高涌誠語出驚人地直言,這份釋憲報告「不及格」,如果是律師寫出這樣的答辯狀會很好笑。

 

他明白點出,報告中提出四點釋憲理由,結果第一點和第四點的「不應回溯既往」和「違反信賴保護原則」這兩項,報告陳述的釋憲理由,無論是引用釋憲文第717號理由書和意見書,或是諮詢專家學者,都是支持和反對意見並陳,甚至「不認為有違憲」的專家學者意見還佔多數,監察院送出一份這樣的釋憲理由書,等於直接讓大法官又報告中的意見就可以反駁監院自己提出釋憲案了。

 

此次,高涌誠更表示,報告中提出釋憲理由的第二點和第三點則是「自相矛盾」,調查監委們一方面在報告中第二點陳述年改案的「不確定性」指出,依據年改案第92條規定每五年要檢討方案一次,讓年金改革陷入不確定性;但又在第三點中質疑政府此一年改案,只是讓延緩政府財政破產的時間16、17年,而不是永久確保年金的領取獲得保障。高涌誠質疑,報告中這兩點質疑的理由根本是矛盾的,怎麼會一方面抱怨年改案五年檢討一次的不確定性,但又一方面要求政府要保障公務員可以永久領取年金,政府不會破產?

 

王幼玲問:監院站在哪一邊?只在意公務員的尊榮俸給

 

高涌誠對整份年改釋憲案的釋憲理由提出根本質疑,顯然獲得與會監委們的認同,認為該份報告確實有修改必要,因此當監委們決定就是否則照「原調查報告」通過表決時,監委王美玉馬上表示反對,她說如果整份報告不修改,她在表決時就要棄權;連調查該案的監委包宗和都說,整場會議那麼多委員討論提出修改意見,如果則原本的調查報告表決通過,會很奇怪。最後年改釋憲案授權調查監委們修改,以兩委員會所屬原任監委12票一致支持通過。

 

在審查會中,新任監委王幼玲一席談話發人深省,她問「監察院到底要站在那一邊?」她提出這份年改釋憲報告有很嚴重的「年齡歧視」問題,報告中指出因為年金縮水減少了,讓在任的公務員不敢退休,會一直工作到65歲,這讓年輕的菁英才沒辦法進來;又因為年改制度退休金變少了,讓年輕菁英不敢進來,但她對於報告中提出這種說法,卻完全沒有提出任何證據或數據證明,她問,「證據在哪裡?」

 

王幼玲又說,報告中還提到因為年改案讓退休金少了,會讓退休的公務員沒辦法維持生活的「尊榮」,無法享有「尊榮」的俸給,她以政府預算分配數據顯示政府每年編列的公務員退輔金高達近三成,社會救助預算則遠遠不及,他說,過去在保護制度下,公務人員是政府經費的不公平受益者,大家都說公務員是服務民眾,但其實是資源的分配者,廣大的勞工的勞退金僅僅只能達到最低工資,甚至比最低工資還低,連公務員年金的樓地板都不到,所以「監察院到底要站在哪一邊?」只是要在意公務員的「尊榮俸給」嗎?我們的看法不一樣!

 

新任監委王幼玲質疑,報告中提出「年改制度退休金變少了,年輕菁英不敢進來」的說法,但卻完全沒有提出任何證據或數據證明,「證據在哪裡?」(攝影:李昆翰)

 

【延伸閱讀】
●【內幕】舊監委不惜表決年改釋憲闖關 新監委緊咬程序力擋

●【新舊監委互鬥】監院黨產條例聲請釋憲 11位新監委不背書

●舊監委再啟「年改」戰場 是否提釋憲周四見分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