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讓哆啦A夢再飛一會兒 「叮噹王」張遠漫話浮生

陳怡杰 2018年07月21日 10:06:00

台大歷史學博士張遠,學術專長為清朝至近代性別與通俗文化,另一個身分是「哆啦A夢專家」。(攝影:林家賢)

距離哆啦A夢問世(2112年9月3日),倒數95年。

 

41歲張遠被讚是「台灣最了解哆啦A夢(前稱小叮噹,1997年更名)達人」,網路發文旁徵博引,盡取統計數據、文本參酌,在台灣最大論壇PTT,每日上線用戶超過百萬,他以ID「ffaarr」發文每篇必「」(超過百人推薦),網友開玩笑「他本職仿如時光警察,從未來回到現代,哆啦A夢問題都能回答。」

 

1995年PTT開站他正好考入台大,ID因「far」被註冊,索性重複各字一次成新名,2015年張遠因「哆啦A夢王」、「叮噹王」稱號暴紅,自述發文模式其實曾改,「以前在哆啦A夢板,一句話也能發,我常沒附來源閒聊,寫八卦板得費力,沒哽別發文。」

 

1992年台灣《著作權法》頒布前,青文出版社以單行本《機器貓小叮噹》連載,237集後哆啦A夢退出該書改名《開心漫畫》,但封面仍有《機器貓小叮噹》字樣,該雜誌日後二度更名為《巨彈小子》。(攝影:林家賢)

 

你在專業什麼

 

通常網友問題他一小時內寫完,如本月2日有人問「小杉(出木杉,前稱王聰明)用過哆啦A夢道具嗎」,張遠在腦中想一下小杉在哪幾個故事出現過,答案就出來九成,對於原著漫畫1344篇故事,歷年來他每篇已翻過200遍以上,自信不需找文本,各輯劇情都存腦子裡,「看故事名就知道這一篇用什麼道具,應答一開始就翻書,那不是專家。」

 

碰上自己沒整理過的問題,比如「大雄家每個月都赤字怎麼活」、「哆啦a夢總共吃了幾個銅鑼燒」,有著台大歷史博士學位的他學術病一犯,常手癢回答,「問題有廣度不直觀,尤其資料不完整時,特別吸引我想理析透徹。」

 

張遠1999年台大歷史畢業。(張遠提供)

 

他謙稱網友「哆啦A夢王」過譽,「我只熟用原著漫畫,電影、動畫看不多」,台灣「哆啦A夢中文網」與中國百度「機器貓吧」合辦「兩岸盃哆啦A夢知識賽」多年,張遠常和港澳隊友組隊參賽,題目佔比漫畫20%、動畫20%、電影20%,只要一出動畫題,他會轉予隊友應答,一再謙稱自己不是華人最強,「我可能是兩岸參賽年紀最大,中國小朋友年輕又肯耗時備賽,有人奪冠才20歲就心事忡忡想把棒子傳承下一輩,我哭笑不得」,張遠觀察台灣對哆啦A夢熱情一直不高,稱華語界最瘋是香港、其次中國、才是台灣,尤其香港「哆啦A夢綜合討論天地」論壇交流很成熟。

 

「1992年台灣《著作權法》頒布前,青文出版社一路盜版18年(一個月出版2本),總共201集比日後日本授權台灣所出的正版還齊全」,青文出版社總經理黃詠雪曾透露,「當時小叮噹最多可賣4萬本。」

 

台灣青文出版社所出版《哆啦A夢》自202至228集全屬「台版小叮噹」,曾是不少台灣漫畫家出道前的秘密舞台,如楊永明(成名作《天使傳說》)、劉明昆(成名作《艾薩克傳》,曾代筆哆啦A夢《微星大作戰》、《大雄精靈世界》)、孫家裕(成名作《嘻遊記》)、許培育(成名作《陰陽乾八郎》)都是仿畫者之一。

 

八O年代台灣青文出版社仿版《哆啦A夢》。(張遠提供)

 

「盜版有時只要換角色,故事,連分境不用換,直接剪貼黏上就複印賣了」,張遠幼稚園時第一次翻《哆啦A夢》,字看不懂也請父母念給他聽,高中一度改看熱血漫畫,大學聯考後決定縫補遺憾,先衝光華橋下(2006年已拆除)舊書攤把沒買全、曾借朋友未還的《哆啦A夢》分冊補買齊,也在這時,他已經可以從畫風分辨哪些短篇是台灣盜版代筆。

 

學霸人生

 

與大雄不同的是,張遠自小成績特優,「所以小時對這個角色沒什麼代入感」,力行國小、木柵國中都是全校第一名畢業,考上師大附中又以第一志願填進台大歷史(同時是全系最高分),「博士班前,我學業適應沒問題」,但博班一念七年,差點成為他生平首次闖不過的學程。

 

張遠學習歷程堪稱「學霸」。(攝影:林家賢)

 

張遠曾以清史專業與李仁淵(哈佛大學歷史與東亞研究博士)合譯《中國最後帝國─大清王朝》。(翻攝台大出版中心

 

「論文卡關太久,偶然回想大雄處境,突然覺得他蠻堅強,那時重讀哆啦A夢,看著大雄面對各式壓力反應,其實自己沒有厲害多少」,集懦弱、懶惰、頭腦差缺點於一身的大雄,功課差加上朋友霸凌,張遠回想自己只在小學三年級一度被同學捏打,「但很輕微,我成績好一向不是被欺負的對象,想想大雄,這很幸福。當人生一帆風順,你根本不會想像他一樣惡作劇、偷懶。」

 

張遠越看越深,2008年PTT「漫畫吐槽板」一則網友指責「大雄是垃圾」的回文,引來他用情用力豪寫3100字回應(如下),字句有血有肉,意外成了張遠在PTT第一篇推「」的文章:

 

「…你覺得垃圾會主動去山上清潔環境撿垃圾嗎?(短篇〈後山〉)、垃圾會冒著被欺負的可能,保住狼一家的秘密嗎?(短篇〈〉)、垃圾會為了以為自己造成大雪,去街上鏟雪?(短篇〈三月雪〉)、垃圾會為了所愛的人的將來,主動決定離開嗎?(短篇〈靜香!再見〉)你可以用例子說大雄缺點多個性不好,但如果是垃圾,請解釋這些遍布在作品各處的反例…」

 

「大雄沒有想像中脆弱。」(攝影:林家賢)

 

文史之家

 

他只差兩歲、一歲的兄(已逝)、妹不若他看的深入,但也曾是漫畫一族。張遠出身文史之家,父親張健曾是《現代文學》編輯委員、《藍星詩社》主編,2002年台大中文系教職退休,「小時住溫州街台大教師宿舍,常見詩人周夢蝶、羅門來往。」

 

張家父母從沒排斥小孩看漫畫,也是老師退休的張媽媽,曾撰文回憶「以前管教不嚴格,小孩都沒補習也不跨學區上學,只求小孩在音樂、書與大自然裡自得其樂」,張遠也應「我媽不僅不丟漫畫,甚至主動買給小孩看。」

 

張遠與父親張健(左)合影於福州林則徐像前。(翻攝《並蒂詩風》詩集)

 

張遠對原著漫畫1344篇倒背如流,受訪曾稱「看封面就知道這一集有沒有吃銅鑼燒」。(攝影:林家賢)

 

「熟讀《哆啦A夢》不是我特別思念童年,或代位性置入自己想回到過去」,《大雄的海底鬼岩城》是張遠最喜歡的大長篇故事,文中道具之一水中越野車白崎,能說話但性格不好,為了救靜香粉身碎骨,犧牲自己同時拯救世界,「這是長篇系列第一次出現『同伴死亡』情節,對兒童作品定位而言,是少見特例。」若推薦工具書,他則讚日本小學館哆拉A夢工作室出版《哆啦A夢深入導覽》最完整。

 

狂好日本漫畫,張遠謙稱日文學得馬馬虎虎,去年才過了日檢三級,但他在日本哆啦A夢同好界仍具知名度,2015年曾應日本哆啦A夢專家三畔さん邀請撰寫〈青文版機器貓小叮噹的世界〉,由對方譯為日文登載日本藤子不二雄粉絲群集出版的雜誌《Neo Utopia第55期

 

在日本漫迷界也具聲名,圖上為張遠2015年應邀以化名「ffaarr」發表〈青文版機器貓小叮噹的世界〉登載《Neo Utopia》第55期。(攝影:林家賢)

 

哆啦A》之

 

不被人知的是,張遠十多年前在PTT發文主力,其實是少女漫畫《玻璃假面》(曾譯《千面女郎》)專板,這也是他僅次《哆啦A夢》熱愛作品。

 

「我家有全套,妹妹買的,大家對少女漫畫有歧見,男生去書店租少女漫畫也有社會異見,但它的劇情其實熱血,只要想著把成為海賊王、找到七龍珠等改為我要演出經典名劇那就是了,兩大競爭對手的角色設定,特別像後來火紅的《棋靈王》劇情。」

 

學術研究外,張遠漫畫蒐藏頗豐。(張遠提供)

 

「《玻璃假面》劇情也有意思。」(攝影:林家賢)

 

現實生活中,張遠的工作也與哆啦A夢關聯,除了是中文維基(WIKIPEDIA)重度用戶、資深管理員,2006年他在WIKIA網域成立鉅細靡遺的「哆啦A夢維基」,輾轉成了他2014年進入外商WIKIA任職契機。他解釋WIKIA與WIKIPEDIA(維基百科)都由Jimmy Wales創辦,差別在WIKIPEDIA是非營利團體,WIKIA則是商業公司,目前是全球流量排名前五十大網站。

 

張遠目前主業為「WIKIA中文版社群發展專員」,副業是2013年起兼任的德明財經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WIKIA總部在舊金山,台灣區只有我一人,歸屬亞洲分部管理,平時除了與東京三位同事視訊開會,其餘時間線上作業。」他鼓勵台灣用戶勇於登入WIKIA創建內容,「WIKIA在台灣沒名氣,但在歐美很紅,亞洲區其實靠總部營收支撐,尤其美、德、西、法等四個國家營運很好。」

 

因整日與電腦為伍,他每幾天有空就上PTT搜關鍵字找哆啦A夢相關提問,「一有興趣就整理回應,尤其答案超過十個以上最有解題熱忱。」

 

藤子·F·不二雄1968年連載《21世紀小福星》(又譯《21衛門》),哆啦A夢1981年短篇〈大雄是大富豪〉裡大雄常去書店門口貼有21衛門漫畫標示。(攝影:林家賢)

 

虛構與現實連結

 

漫畫中的野比大雄出生於1964年8月,若是真實人物,現在已經是個55歲大叔,但時空一直在劇情裡靜止,距離張遠初次與《哆啦A夢》見面的幼稚園時期,一會兒30多年過去,如今他成了40多歲的大學教師,大雄仍是永遠的10歲、四年級。

 

張遠引經據典細數《哆啦A夢》最常使用的三大道具「竹蜻蜓、時光機、任意門」發明時間,「原著漫畫短篇〈時光膠囊〉提及竹蜻蜓於2006年前問世、短篇〈未來圖書券〉也提時光機在2008年發明,如果這部經典漫籍內容有一絲預言,也許世界某個角落,另一群人正控制著這些道具,只是沒對外發布。」

 

童年記憶真實可能?(Wacko Photographerflickr, CC BY 3.0)

 

默默的,距離哆啦A夢出生的2112年9月3日,已經越來越近,轉眼只剩95年,「哆啦A夢」真的可能嗎?張遠先是玩笑回應,「算一算當時我135歲,活著應該見不及,能見到下次哈雷彗星來訪就阿彌陀佛(哈雷彗星每75年可從地球看見,上次為1986年,下次回歸將於2061年)。」

 

沒一會兒他又正色分析,「現代AI(人工智慧)已經比哆啦A夢聰明太多,他(哆啦A夢性別設定為男性)1969年12月初登場時,連乘法都不會算;但人性化這點,當前科技仍然遠所不及。至於各道具、百寶袋空間如何再現,那是另一個高層次問題。」據開創日本「哆啦A夢學」(Doraemon Gaku Colloquium)的富山大學教育系名譽教授橫山泰行統計,《哆啦A夢》原著漫畫一共出現1963種道具,張遠曾估算其中10%(如電視電話、卡啦OK機等)早已重現,「哆啦A夢真實問世不是不可能,看下去吧。」

 

撰文:陳怡杰 攝影:林家賢

 

「我很期待。」(攝影:林家賢)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