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電工:用過就被丟

宋瑞文 2018年07月21日 00:00:00

福島核災初期,在極高輻射的威脅下,動員兩萬名緊急作業核電工收拾善後。(湯森路透)

「雖然看得到的東西並不可怕,但想到觸手可及之處,一個個都有輻射汙染,坦白說,會覺得嫌惡,也不知道汙染在哪裡,一旦因為手套破了什麼的身體遭到汙染,回到家躲在棉被裡,也會想說家裡是不是已經整個被汙染了?」一名20多歲的緊急作業核電工A先生,在接受NHK節目記者訪問時這麼說。

 

 

據NHK紀錄片「福島核電工2萬人健康追蹤檢查 連續遭到拒絕 原因為何?」介紹,福島核災初期,在極高輻射的威脅下,動員兩萬名緊急作業核電工收拾善後,為瞭解日後有無健康影響,日本政府對他們進行追蹤調查,然而,有6成的人拒絕。

 

拒絕的理由包括:身為外包員工,請假可能會被開除;就算發現疾病,政府也不會提供治療等等。其中,50多歲的核電工B先生,比較引人側目的是,懷疑政府收集健檢資料,日後反而被用來否定輻射影響。

 

B先生如此懷疑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的原因,要從核災剛發生時的一則嚴重工安意外談起。2011年3月24日,福島核電廠3號機,有3名工人遭到輻射被曝,有的劑量大幅超過100毫西弗,而B先生是當時現場3名工人之一。

 

 

B先生等一行有六人,包括包商公司職員3人、工人3人,職員跟工人們說:「不是危險的工作。」但是,3名工人一下樓梯,身上的輻射警報器便大聲作響,在他們前方有一大灘水,B先生想:「是高濃度輻射汙染水嗎?」正在猶豫的時候,卻聽到意想不到的命令。

 

 

B先生覺得,包商公司的職員的態度好像是:「既然已經進入現場了,就照這樣繼續做事吧。」,覺得他們很不負責任。在那次行動裡,B先生遭到輻射被曝11毫西弗。事後,不管是包商、東京電力或政府,都沒有針對這次事件來調查,或要求他去檢查。

 

因此B先生覺得自己被拋棄了,「用完你就沒關係了,不聞不問。」他也不打算做追蹤健檢,「我認為他們最終不會關心被曝工人後來變得怎樣。」「因此,賭命在現場工作好像笨蛋,蠻丟臉的。」

 

 

關於福島緊急作業核電工被曝紀錄疏漏的狀況,過去常被媒體報導。2013年8月,因計算方式不準確,東京電力被政府要求修正數據,又,在資料庫登錄的比例過低,當時甚至有0登錄數據的項目。當時民間專家批評,不仔細做好工人們的健康管理,沒有人會去做核災善後工作。

 

災前,日本政府也曾大規定對核電工做輻射被曝追蹤調查。旭川北醫院院長松崎道幸指出,根據日本政府對20萬名核電工長達10年以上的追蹤調查,每增加(人工)輻射被曝達10毫西弗,就會增加3%的(全)癌症死亡率,結論和2011年一份由加拿大學者提出的醫療被曝研究一致;跟一般日本男性的死亡率相比,達統計上的顯著差異。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則解釋為,是因為核電工抽煙喝酒的比例比一般人高的緣故。

 

※作者為專欄作家,環境資訊中心、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等專欄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