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百毒不侵的中國人 注定無法解決造假疫苗

末夏 2018年07月24日 00:02:00

當中國發生所有的惡性事件時,人們都不覺得詫異,因為人們早就習慣了問題。(湯森路透)

從電影《我不是藥神》到社交平台上刷屏的文章《疫苗之王》,中國人正陷入到對「藥」的恐懼生活中。一如往常的憤怒、痛苦以及對正義的情緒化渴求,人們希望能加強監管、嚴懲壞人的單純想法,從來也不可能得到任何反饋,因為找錯了答案的道德化宣洩,從來也只能是一地雞毛。

 

《我不是藥神》是中國最近最火的電影,它取材於現實題材,講述眾多的白血病患者,在中國承受高藥價的環境下,被迫去印度買仿製藥的故事,感人的故事情節引發中國人熱議,該電影甚至引發了中國總理李克強的批示。據稱,他要求有關部門加快落實抗癌藥降價保供等相關措施。

 

電影涉及到中國現有法律制度,比如非法走私,未經國家允許的藥品,都屬於假藥,而一旦銷售,則屬於「銷售假藥罪」。

 

《我不是藥神》把中國赤裸裸的現實擺在人們面前:當一個人生大病,且本國藥效果不佳而只能用外國藥,是否可以以違反中國現存法律法規的方式去買藥?這是一個制度障礙與人性希望嚴重衝突的關係。

 

該電影之所以引發關注,很大的原因是在現實中,中國的看病成本價格高昂,不管是本國藥,還是進口藥,如果一個人得一場大病,幾乎可以傾家蕩產,如中國人常說的壓垮一個中產家庭,只需要一場病就可以了。

 

只能以「非法」名義苟活

 

所以電影把中國人的希望放到了全球仿製藥製造大國的印度。由於印度特殊的仿製藥涉及到專利制度以及原廠家研發成本等因素,再加上中國嚴厲對走私方面的打擊,白血病的患者的希望只能是以一種「非法」的名義苟活著。

 

當然,該電影的最大缺陷在於把中國人看不起病吃不起藥的因素,歸咎於外國製藥公司的「高價格」,這顯然起到轉移矛盾,美化中國現存醫療體制的作用。在中國,所有的大中型醫院基本上都是被官方壟斷的,市場化競爭嚴重不足,這導致了整個醫療產業鏈,從生產廠家的藥到醫院醫生環節,再到監管環節,幾乎是全方位腐敗,毫無透明度。

 

另一方面,中國對進口藥的關稅也幾乎是全世界最高的,所以進口藥天價且遠遠高於其他國家就很容易理解。根據歐洲製藥工業協會聯合會(EFPIA)2017年公佈的數據,多數受調查的歐洲國家都對藥品實行了免收或少收增值稅的政策。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的藥物增值稅為0%,而中國對藥品徵收的增值稅一分不少,和普通商品一樣都是17%。

 

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巡視員郭劍英曾解釋了為什麼大陸80%的進口原研藥價格會高於香港:

 

香港沒有5%的關稅和17%的增值稅,沒有15%的醫院加價,流轉費用也不會達到20%多。

 

如果把隱形的腐敗成本和名義上的稅收成本加到一起,不管國產藥還是進口藥,中國必然是世界最貴的。

 

權力者需要藉此斂財

 

2013年,英國葛蘭素史克被立案偵查的高管梁宏估計,藥企運營在藥價中所佔的比重高達20%到30%,這還僅僅是保守估計。因為「註冊方面要和藥監總局打交道,藥價上要和國家發改委打交道,進醫保要和勞社部打交道,進醫院要和各地招標辦以及醫院的院長、藥劑科主任打交道。」

 

換言之,中國整個醫療產業鏈在權力嚴格控制下是封閉和壟斷的,所以中國人要為這種不透明的權力成本買單,付出巨大代價。因此,「看病難、看病貴」的關鍵並不在於消費者自身的貧窮,而在於權力者需要藉此斂財,前者不管再努力,後者的胃口也是無法滿足的。

 

一層一層被扒皮被魚肉的醫療行業,中國人對此沒有任何辦法,除了接受高藥價外,就只能違法現存法律。而要解決這一關鍵問題的核心,必然要先解決權力自身的不受約束和不受控制,繼而才可能打破壟斷,引入市場化競爭,以及調整關稅。

 

《我不是藥神》只是個引子,最近還有一篇被刷屏的文章《疫苗之王》更讓中國人觸目驚心,一家公司生產的造假疫苗打入了25多萬名兒童的身體。早就百毒不侵的中國人,最大的憤怒是,怎麼可以連小孩子的疫苗都造假?這個社會還有底線嗎?

 

是的。譴責中國這個社會黑暗無邊,一些人利益薰心,或者說希望政府加強加大懲治力度,是最簡單最容易的想法。但中國人應該悶聲自問,這真的能解決問題嗎?

 

顯然是不能。當早些年媒體報導中國出現毒大米、毒土地時,中國人不是習慣了嗎?當早些年中國出現奶粉三聚氰胺時,中國人不是也習慣了嗎?甚至於,當中國發生所有的惡性事件時,人們都不該覺得詫異,因為人們早就習慣了問題,人們也異常清楚問題會爆發,只要下一個不是我就行,人們的憤怒往往是一秒鐘有價值,下一秒沒有價值,因為太多了,所有領域都失守,人們只要生活在這裡就無法避免,人們多年來給不出任何真正有效的解決方案。

 

中國人對權力機構的無可奈何

 

一個極其淺顯的道理是,當中國人對權力本身毫無約束力的時候,又如何指望權力會對你負責呢?可以說,對醫療健康,對疫苗安全,最有效的監管,並不是監管者對壞人惡人的監管,而最最重要的監管是納稅人消費者對政府本身的監管,只有納稅人真正成為主人,一切問題才可以迎刃而解了;只有納稅人真正成為主人,才可以對政府的不作為與壞行為說NO,這才能從根源上去形成合理有效的監管辦法。

 

歸根結底,《我不是藥神》與《疫苗之王》事實背後必須要引發中國人思考的是,到底是什麼原因引發了這些惡劣的現象?是局部人性的貪婪醜惡,還是更為關鍵的土壤環境與制度因素,是靠一個不透明獨斷的政府去用技術手段解決這些問題呢?還是政府本身才是這些問題最大的誕生者?而現狀說明,這樣的政府從來不可能解決任何問題,反倒是最大麻煩製造者。

 

每一輪宣洩後,往往毫無作用,原因為什麼?因為中國人對權力機構的無可奈何,當人們對權力機構無可奈何時,權力機構或腐敗或勾結或按照自我的方式去管理,這種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方式當然只是騙取傻子們一時半會的信任,必然沒有任何意義。

 

※作者為中國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劉霞自由之際 被忽視的天則封門事件

●這廂明治維新150週年 那廂中國卻還沒真正現代化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