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對習近平畫像潑墨所為何來

許慧儀 2018年07月26日 00:00:00

中國所面臨的困境不是只有外部,還有內部蠢蠢欲動的人心和舊有元老勢力的反撲。(美聯社)

如果跟世界各國說,中國是一個大國,這是大家所不會否認的事實;但如果說,中國是一個「強國」,這恐怕還會讓人有所質疑。而事實上中國自1978年以來實施改革開放至今,整體綜合國力的提升與加強,確實是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縱使如此,中國仍舊還不到成為一個真正強國的地步,原因就在於民主強國並不存在「政變」。

 

近來,北京各種傳言和訊息滿天傳播,尤其是在8月即將召開的中共北戴河會議前敏感時刻能鬧得如此沸沸揚揚,這讓外界紛覺煞有其事,甚至已經傳出這個黨內亂象紛飛的情形,已經具備「政變」的環境。

 

自2012年11月習近平上任中共總書記以來,舉著反貪、反腐、大整肅的旗號,「大打老虎、小肅蝦米」。據中國中央紀委會公布的統計資料顯示,在習至今五年多的任期內,從中央到地方高達135多萬官員遭拔官;廳級官員達1200多名、處級官員8600多名、基層官員更達134.3多萬人,其中的64萬人還是農村黨幹部。但,這樣的結果卻頗遭人質疑,習的打貪、反腐,只是為了清除異己、鞏固權位所為,僅有象徵、未收實效,貪的仍貪、陳垢仍存。

 

再者,大搞個人偶像式崇拜的現象,更是習近平上任後最大的特點。習曾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明確宣稱:「共產黨員要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嚴守黨章規定,堅定理想信念,牢記黨的宗旨,絕不能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換言之,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但是共產黨員不能信仰宗教,不能參加宗教活動。這對於忠貞共產黨員的信仰觀念而言,是相互相牴觸的,所以更出現了民間對於習畫像潑墨或泥漿等事件。

 

在美中貿易戰爭的戰場上,中國企圖在中歐峰會中以「合縱抗美」的方式,於會後發表聯合聲明,承諾打造開放型的世界經濟,也要抵制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但實際上,歐盟國家對中國的對與個別國家甜頭的態度仍然保持高度的戒心與質疑。中國雖然擅長以一一擊破的方式來處理歐盟各國,但得完全28個歐盟成員國的需求,恐怕非一時半刻所能達成。而對於美國近來對中國在開放貿易上的強力施壓,中國想在短期內「聯歐制美」,成效必然不大。

 

而在中國內部財政制度問題上,也面臨了年金改革的大問題。中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金財務的惡化,個人帳戶的「空帳」已積累到4.7兆元人民幣,資產和負債的缺口擴大,若未進行制度性調整,養老保險金將面臨崩盤的危機。此外,中國地方債務問題已達到21萬億元人民幣,其皆宣稱地方政府債務餘額處於全國人大批准的限額範圍內。但事實上,中國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之龐大金額才會是令人瞠目結舌的。

 

古希臘哲學家修昔底德說:「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這就是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

 

外界認為,習已掌握了「軍權」、穩固了「軍隊」,「政變」已經變的遙不可及,這樣的說法確實是無可厚非。如果不是如此,習並不會如此處之泰然地仍按照既定行程在7月19日出訪非洲五國。政變或許不會成真,但卻是一種警訊。

 

這警示出中國所面臨的困境不是只有外部還有內部蠢蠢欲動的人心和舊有元老勢力的反撲。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一種重拾中國文化大革命對於權力集中在一個至高無上、不容置疑並終身在位的領導人身上的絕對權力。以現今中國社會已遭受世界民主思潮的衝擊與接收程度,如此的制度還是「人之所往、心之所向」嗎?

 

※作者為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碩士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