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為什麼中國人向美國求救

余杰 2018年07月31日 00:00:00

中國父母不敢去失職失能的食藥監部門、殘酷不仁的公安警察部門申訴求情,即便透過微信、微博批判政府、藥商,也被刪文、切斷網路線、甚至被公安帶走。(湯森路透)

在言論嚴密管控的中國社會,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的官方微博仿佛成了一塊言論自由的「飛地」。當美國使館微博上發表了一則美國司法制度中陪審團員職責的貼子時,中國網民立即蜂擁而上,懇求美國政府和川普總統幫助解決假疫苗和毒疫苗的難題。而此前習近平與李克強拍案而起、信誓旦旦的許諾,卻被民眾當著耳邊風、不聞不問。

 

中國網民的留言充滿中國式的幽默,中國人的創造力不足以讓中國生產出合格的芯片和合格的疫苗,卻能讓中國人個個都是妙語連珠、妙筆生花的文學天才:

    

  ——你們為了敘利亞兒童打擊巴沙爾政權。為什麼對千千萬萬遭毒害的中國兒童視而不見?戰斧(導彈)在哪裡?

    ——只有美國可以救我們了!!求求你們!!

    ——你們啥時候打進來?我給你們帶路

    ——美帝,你亡我之心可千萬不能死啊。

    ——請加大對中國的貿易懲罰!

    ——請問(長生生物的神秘大股東)高俊芳有美國國籍嗎?會受到美國政府的保護嗎?

    ——對國家失望透頂!假疫苗我沒有辦法原諒!

    ——請問大使館,假疫苗過期劣質疫苗事件,如果發生在美國,美國政府會怎麼辦?

    ——能幫幫咱們中國老百姓主張正義嗎,這裡每天都在發生人道主義災難。

    ——中國人當大官才有人權。

    ——美國可以救助中國的小孩嗎?毒奶粉毒疫苗。

    ——美國連微博都有言論自由。

    

還有一位網民對這些留言評論道,「一個外國大使館一條毫不相干的微博下,滿屏中國人的失望和絕望,太TMD悲哀了」。

    

真是太悲哀了,可憐的中國父母不敢去失職失能的食藥監部門、殘酷不仁的公安警察部門申訴求情,即便透過微信、微博批判政府、藥商,也被刪文、切斷網路線、甚至被公安帶走。在極端絕望的情形之下,他們只能紛紛上微博美國大使館網站求救。

 

 中共長期以來將美國形容為中國的頭號敵人,然而民眾並不吃這一套,視美國為救星的中國人越來越多。習近平想學毛澤東那樣「定於一尊」,但中國已經不可能回到閉關鎖國的毛澤東時代。普通民眾知道得清清楚楚:是誰喜歡到美國拉斯維加斯賭場豪賭,是誰將子女送到美國去唸書,是誰把「化公為私」的巨額財富轉移到美國。當網絡上出現美方掌控了數以萬計的中國官員在美國的銀行賬戶、準備在中美貿易戰的某一階段當作「殺手鐧」使用的傳聞時,中國民眾鼓掌歡迎。

    

疫苗的問題,不僅僅是某個無良企業的問題,也不僅僅是醫療衛生和政府監管部門的事情,而是一個全面性的政治問題。疫苗問題的最高責任者是習近平,可是處理疫苗問題的各級官員都拿習近平的指示作為標杆,簡直就是賊喊捉賊。

    

一個政權能做到讓自己的人民徹底失望乃至絕望,還真不容易。越南早已啓動黨內競爭性的選舉,古巴廢除了最高領導終身制,就連北韓也要宣布對政治犯大赦,惟有中國的道路是退著走。習近平往經濟狀況極端惡劣的南非投入數百億美金,只是為了夫妻倆享受紅地毯待遇;卻不願給退役軍人提供相對良好的福利待遇,甚至連普通人的養老金也要蠶食鯨吞——已經有地方政府下令銀行暫停發放養老金了。日本品牌「無印良品」在中國被山寨品牌打敗了,因為習近平和共產黨就是「無量極品」。

    

此時此刻,愛國的魔咒失效了。習近平像唐僧那樣對著人民唸咒語,人民卻無動於衷。中國人的夢想,不僅僅是「來生不做中國人」,而且是「此生不做中國人」。可惜這個夢太遙遠,有能力投資移民的富翁畢竟少之又少。於是,人們乾脆舉起雙手歡迎美國人來直接「殖民」——儘管以「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為政綱的川普總統對此毫無興趣。

    

中國民眾向美國求救,從反面驗證了習近平政權統治合法性的全面潰敗。中共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宣傳機器,在過去的六年來不分晝夜地打造習近平的偶像崇拜。然而,習近平的偶像崇拜宛如沙灘上修筑的城堡,連一場假疫苗風暴都不能承受。評論人文淵説:「當今低能高位的聖上大權獨攬,獨斷乾坤,頭腦狂熱,夜郎自大,還不許妄議』中央,妄議聖意,聽不得任何不同意見,終將中國又一次引到災難的邊緣。面對禍端,不知反思,沒有悔過,卻唱起什麼『有國才有家』的高調,又騙著要屁民們『共克時艱』,『承受個人生活方面暫時的損失』。你們的那個國與普通民眾沒有半毛錢的關係。現在他們已把罪惡的黑手伸向了養老金,已在虎視眈眈試圖侵吞受法律保護的公民養老金。奉勸那個有梁家河大學問的穿衣帝和他的嘍囉們,切莫亂動歪心思,否則民眾不僅不會與你們『共克時艱』 ,當心他們被逼急了會『艱時克共』。」

 

習近平以為所有人都「團結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周圍」,殊不知,他已淪為比古代的暴君還要孤立無助的「孤家寡人」。他惟一受歡迎的時刻是——當他到景山的歪脖子樹上去上吊時,前來給他送繩子的民眾必定絡繹不絕。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