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納入中國一帶一路計畫 是雙贏抑或新殖民主義?

麥浩禮 2018年08月06日 07:01:00

中國近年向非洲各國大方貸款興建基礎設施。(湯森路透)

坦尚尼亞,赤道以南的東非國家,人口5300多萬人。

 

30多歲的易卜拉欣(Ibrahim Chamume),駕駛著他自製的木製單桅小帆船駛到小村莊Mlingotini岸邊。岸上的居民已等著他,因為易卜拉欣剛從海中捕漁回來,準備與他的同伴一起將漁獲賣給村民。自他14歲子隨父業開始,便過著日復日捕魚的日子,一直在這片印度洋中長大及生活。

 


 

易卜拉欣說這種傳統捕魚的方式獲得收入其實是難以維持生計。不過天總會留一扇窗,作業時看著寧靜的潟湖以及紅樹林沼澤景色;水清沙白的自然海灘,充足的養分讓這片土地的農作物生長茂密,居民們能夠種植玉米、木薯、腰果以及芒果。

 

在這個相鄰巴加莫約(Bagamoyo)夾在坦尚尼亞先前首都三蘭港的空曠地區,這種自給自足的生活已過了好幾個世紀。

 

然而,Mlingotini這個地方以至鄰近30公里的海岸地區,所有建築物都將全遭移除,中國準備在此投資100億美元(新台幣3088億元),與阿曼主權財富基金(OIF)共同興建經濟特區,計劃包括中國投資的大型貨運港口,阿曼投資物流區域、商業區,更有教育,教育,旅遊公園,這不是單一發展某一個項目,而是從無到有建立一個新的城市。

 

 


中國與阿曼主權財富基金計劃在坦尚尼亞巴加莫約建造城市。(EPZA Tanzania)

 


由黑奴中心 變成一帶一路中心



鄰近的巴加莫約是坦尚尼亞最古老的城市,亦是19世紀被西方「佔領」的港口之一,更曾是惡名昭彰、販賣黑奴的人口販賣中心,目前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這片土地,在歷經黑人平權後又將再次不平靜。

 

中國政府始終對巴加莫約很感興趣,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設計的「深圳模式」,成功地讓當時70年代的小村莊變成目前首屈一指的高科技經濟特區。坦尚尼亞前總理平達(Mizengo Kayanza Peter Pinda)曾說,「深圳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令他們充滿信心,希望不久的將來,巴加莫約將會成為如深圳一樣的成功的經濟特區。」

 

這個「造市」計劃,坦尚尼亞指已到最後決定的階段,若然付誅實行,巴加莫約將會改造成非洲最大的港口。沉在千百年的淤泥將會被抽走,以便進入巨大噸數的貨船;工業區將會有整體的規劃,公寓更加能容納7萬5000人,甚至更傳出建立新國際機場的議題,許多失去了家園的居民,看來接了這遍土地巨變的事實。

 

 

在非州複製第二個深圳

 

澳洲墨爾本大學新南方經濟組織「知非派」教授強斯頓(Lauren Johnston)認為,巴加莫約成為第二個深圳並非沒有可能,「1980年深圳的人,有誰會想到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巴加莫約將會成為坦尚尼亞年輕地帶,更成為接壤六個非洲內陸國家的重要出入口港口。

 

巴加莫約的發展,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倡「一帶一路」中的其中一部分,亦是中國官方在非洲最新的建設項目。

 

中國外長王毅將會出席在北京舉行第七屆中非合作部長級會議,被視為「加快中非發展的道路」。與台灣在2016年及2018年5月斷交,與中國建交復交的聖多美普林西比及布吉納法索將能出席會議。

 

中國自2009年超越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經濟夥伴,雖然2017年中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的論壇中,與30個國家簽署經濟貿易協定,當中僅有肯亞及衣索比亞兩個非洲國家參與,但中國一直心繫非洲這遍大地。

 

 

等價交換 中國建首個海外軍事基地

 

2014年,肯亞與中國簽署協議,由中方出資承包興建一條新的鐵路,從首都奈洛比伸廷至沿海城市,與巴加莫約距離僅440公里的蒙巴薩,整個項目以「中國模式」來興建及管理,並由中國交通建設與肯尼亞鐵路局共同營運。

 

2017年鐵路通車,未來更計劃興建連接南蘇丹,烏干達,盧安達和蒲隆地的鐵路,這個鐵路項目,亦成為了肯亞的基礎設施建設。

 

與此同時,衣索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正舖設一條756公里的的「亞吉鐵路」,連接吉布地港口。這個項目耗資25億英鎊(新台幣1020億元),由中國進出口銀行出資,並由中國鐵建中土集團興建,並將由深圳地鐵公司營運。

 

吉布地則以自己土地換取中國的優惠貸款、管道、以及兩個機場。中國拿了這塊港口土地後,建了首個海外永久性軍港,並進駐軍隊,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與兩個美軍基地為鄰。

 

截自2018年7月,進駐吉布地的中共解放軍已逾萬人。

 


 

「一帶一路」一直劍指非洲的東非沿岸,但是其實在早年,中國在奈及利亞以及安哥拉已為他們興建鐵路,最終的目的便是將各國鐵路網絡連起來。

 

北京早前更表示,支持「非洲聯盟」提出的泛非高速鐵路網絡。

 



 

 

長旅英國香港大學教授,現職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曾銳生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構想其實十分含糊。曾教授更打趣地說,「如果想它成為『一帶一路』的項目,那它就是『一帶一路』了。只要有非洲國家願意『配合』,那中國就會來支持你一切。」

 

毛澤東宏圖大計2.0?

 

中國插手非洲,提供非洲好處已非近年的事,1965年,當時仍未被聯合國承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中華民國仍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時候,中華人民共和國已著手向非洲多國提供資金援助,以圖取得他們的支持。

 

196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向坦尚尼亞提供總共美金2億3000萬元(新台幣94億元)的無償金援,更派出專家幫助坦國興建「坦尚鐵路」,但由於坦國管理不善,坦尚鐵路出現很多的問題,現在坦國正欲求中國翻新鐵路。

 

 



60年代中國給予坦尚尼亞金援興建鐵路。(CCTV影片截圖)

 

 

現在的中國亦不是凱子,不再如從前給予一次性無償金援,改由借貸,中國興建,繼而將鐵路及港口的控制權牢牢堅握,為未來謀取更大的利益。

 

興建愈多負債愈多 中國或成為最大債主

 

有借貸還要還貸,中國承包非洲各國興建基礎設施項目,繼而允許非洲各國分期還債,但這些債務問題逐步浮現出來。

 

自2000年至2015年間,中國向非洲各國借出貸款高達955億美元(約合新台幣3兆700億元),但是美國組織「中非研究計劃」研究人員表示,中國大約有40%出借的貨款是興建電力項目,有30%是用於運輸基礎建設現代化,這種項目貸款利息相對較低,但還款期很長。

 

擁有多本著作,針對中國在非洲投資的學者布勞蒂甘(Deborah Brautigam)提出觀點。

 

「需知道能否還款與項目是否有能產生盈利有密切關係,非洲的政府是否有足夠能力,透過這些建設來創造新的經濟發展進而償還貨款?抑或只是非國政治人物剪彩曝光,爭取人民支持的好機會?但中國人認為,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他們早期已經在做。」

 


 

 

希拉蕊:中國在做新殖民主義

 

全球研究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亦發表報告指出,吉布地作為參與「一帶一路」的非洲國家,極受容易債務問題困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指出,吉布地的外債在2年間由佔國民生產總值(GDP)的50%上升至85%。美國前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曾指摘中國採取「掠奪性貸款」行為。

 

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更警告中國正在進行「新殖民主義」。

 

但是,看來很多非洲國家很歡迎這個中國大財主,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數據顯示,近2/3的坦桑尼亞人對中國人有好感,對歐洲人和美國人的好感度則不及50%。

 

就像易卜拉欣所居住的小村莊Mlingotini,會發現從出租車老司機,以至在餐廳打工的年輕人,看來已準備歡迎這群非我族類的來臨,他們相信中國人會帶來企業投資、更多的工作機會、他們會賺到很多的錢,能使用未來規劃的學校,遊樂場以及上網服務。

 

政府要滅村興建城市,得出的補償金是否能足夠重新安置建房令人懷疑,但易卜拉欣卻是滿滿的樂觀。

 

「計劃可以帶來很多的好處,面對傾盆大雨,我們只能躲在茅草屋下,我的兒子還小,假若我這一代無法享受,我也希望他與他的妻子能感受繁榮。」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