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行是與家人團聚唯一方法」 她逃出中國新疆「再教育營」

高詣軒 2018年08月02日 13:11:00

Sayragul Sauytbay(左)聆聽法院判決。(取自影片)

距離中國邊境不遠,哈薩克扎爾肯特(Zharkent)一處法院中,本月1日針對一名哈薩克裔的中國女性Sayragul Sauytbay非法跨越國境案件,做出緩刑6個月的判決,消息一出,場內外的支持者頓時歡聲雷動:因為若法院判決將她遣返回中國,可能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Sauytbay的故事,也正是近年中國控制下的新疆邊境縮影。

 

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過去數十年來,哈薩克裔的中國人跨越新疆、哈薩克邊境時一向享有相對自由。然而隨著近年中國對新疆加強控制,特別是自2016年政府對分離主義的敏感度高漲後,中、哈邊境逐漸以臨為壑。

 

 

「再教育營」逼教中國歷史 她出逃揭祕辛

 

4月時Sauytbay鋌而走險,從新疆越界逃到哈薩克,其後向哈薩克申請庇護。在這趟旅程中驅動她的,是對於中國「再教育營」的恐懼。先前,Sauytbay在位於新疆的「再教育營」工作,當中收留著許多哈薩克裔人士,可怕的是,在Sauytbay逃出前,少有人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

 

在哈薩克,有Sauytbay渴望見面的家人:她的丈夫及2個孩子自2016年起就住在哈薩克,並在2016年成為哈薩克公民。但是在5月21日,哈薩克的安全人員找上了她,並以非法跨越邊境罪嫌將她拘捕,最嚴重的後果就是遣送回中國。

 

她的家人和朋友驚慌失措,紛紛認為Sauytbay遭中共盯上了,原因是害怕Sauytbay會洩漏位於新疆的「再教育營」相關秘密。

 

 

Sauytbay也的確洩漏了。

 

據網路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Sauytbay在7月13日出庭作證時將她在新疆「再教育營」的經歷娓娓道來,揭開外人無從得知的內幕。

 

自2018年初,她就在「中國所謂的政治營」裡工作,「事實上,那是一座位於深山中的監獄,」Sauytbay表示,「那座政治營事實上是為哈薩克裔的人所興建的,我工作的設施當中全是哈薩克裔。有人告訴我,除了我待的那一座,另外還有2座。」

 

 

《衛報》(The Guardian)報導,Sauytbay證言指出,約有2500名哈薩克裔人士遭扣留其中,她並自陳在工作期間,遭強迫向受拘者教導「中國歷史」,同時表示:「我在法庭中公開討論該設施的情事,代表著我已經洩漏了國家機密。」

 

 

律師:若遣返回中國 她將「消失」

 

Sauytbay甚至表示,由於該設施的內情屬於中國的「國家機密」,她的發言已足以讓中國能置她於死地。「大家都非常擔心她的人身安全,」

 

《金融時報》引述Sauytbay的丈夫Silamu Wuwali表示,「新疆人民絕對不知道這些(拘留)中心達到的嚴重程度、不知道多少人因此喪生、多少人因此發瘋。那些知道內情的人,卻不能說,因為一旦洩密就會面臨後果。」

 

本案的審理本該在上周結束,但延期到本月1日。先前,法官一度拒絕Sauytbay要求在哈薩克接受刑罰、換取不遭遣返回中國的提述,但她的辯護團據理力爭,指出「Sauytbay女士若遭送回中國,將面臨刑求、虐待與任意監禁的真實風險。」

 

由於哈薩克是《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簽署國,將人民送往酷刑風險的所在地屬違約之舉。

 

辯護團並不否認Sauytbay為非法入境,只要求她不要遭遣返。她的律師Abzal Kuspanov曾在7月時表示,雖然Sauytbay透過偽造文件入境已經違法,但她願意認罪並接受處罰,「我們的重點是:切勿將她交給中國。如果我們把她送回,此人將從此消失。」

 

 

Sauytbay出席受審,引發民眾關注。(翻攝自YouTube)

 

 

 

 

「犯行是家人團聚唯一方法」 法官判緩刑免遣返

 

最後,當地法官Dinara Quiqabaeva以「案件的特殊情況」為由,決定判處緩刑6月,並需定期向警方報備,但Sauytbay得以逃過遭遣送中國的命運。《外交家》引述Quiqabaeva宣判時的說明表示:「有鑑於本案的犯罪行為,是被告唯一能與家人團聚的方式,因此該犯行不該被視為情節重大。」

 

終於重獲自由的Sauytbay,在宣判後向法庭外的支持群眾表示:「當我初次踏進哈薩克,我感覺到自己是孤單一人的;現在,我確信著事實並非如此...我有我的人民、我的國家、我的故鄉支持著我!」當地一名倡議人士Serikzhan Bilash則表示:「我認為這是非常好的判決,是哈薩克的頭一遭。今晚將是慶祝之夜。」

 

 

中、哈經貿往來密切 人權問題成芥蒂

 

近年隨著中國集權程度日深,周邊國家也開始感受到邊境控制力強化的影響。哈薩克做為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的重要參與國,境內有石化燃料等豐富天然資源,更是首當其衝。

 

不過,受害最深的仍是維吾爾人:據《金融時報》引述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資料,至少有50萬名維吾爾人遭中國拘留。

 

《衛報》指,雖然中國是哈薩克主要貿易國之一,但隨著越來越多哈薩克族人遭拘留於新疆,有民眾開始感當不滿;倡議人士表示,有許多家庭都正尋找著在邊境「消失」的親人下落。Sauytbay的案件也挑動哈薩克政府的敏感神經:一方面不想得罪中國,另一方面也不能無視國內逐漸興起的反中情緒。


引此,哈薩克在Sauytbay判決中展現出的決心也受到外界肯定。「該案件顯示哈薩克政府雖然和中國有密切經貿往來,仍能與中國對立,」《衛報》引述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高級研究員王松蓮表示。王松蓮也呼籲各國能加入支援新疆的行列,對抗中國加劇的壓迫。

 

 

中國仍堅持否認迫害哈薩克人。《金融時報》引述中國駐阿拉木圖(Almaty,哈薩克近邊境城市)領事張偉7月受當地媒體訪問時表示:「今年(2018),我們注意到很多人士熱切地倡議所謂在新疆之哈薩克人的問題,」但張偉聲稱相關行為「杜撰出毫無根據的指控,以抹黑新疆形象,妄圖干涉中國內政。」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