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輿情暴露出的政治危機

杜心武 2018年08月07日 07:00:00

在封建王朝,皇上認錯可以發「罪己詔」,但以中共的傳統,「認錯」等於下台。(湯森路透)

最近幾個星期,中國風起雲湧,輿情激蕩。它們大致可以分為三類,社會輿情、政治輿情和政治謠言。

 

社會輿情方面,先有電影《我不是藥神》帶來中國藥價過貴的質疑,矛頭直指政府控制的醫療系統人爲地拔高藥價,讓人民吃不起藥。再有假疫苗事件,暴露了中國疫苗生產與監管的問題,引發對「同在一條船上」的「互害社會」的反思,更勾起大衆懷念在政府打壓下潰不成軍的調查記者與維權律師。

 

接著又有中國版Metoo從學術圈殺向媒體圈、公益圈、「公知圈」與宗教圈,還引發了「舊自由派」與「新進步派」的分裂亂戰;metoo沖淡了藥神與疫苗事件到討論,直到打到「體制内」的中央電視臺主持朱軍才被中共緊急刹車。最新還有深圳工人罷工,不但有大學碩士畢業生做「專業工運搞手」,多閒高校的「毛派學生」也紛紛聲援。

 

中國一向對輿情管理自如,這是因爲中共擁有「想封誰就封誰」的權力,在「完美獨裁」下也已經擁有世界「最先進」的刪帖技術。可以說,只要中共要刪,也不過是上頭一句話的事。但最近,中國對這些輿情事件的處理並不符合常規:雖然不斷地刪帖,但反應既慢又不夠嚴,衆多熱帖在「10萬+」後才被刪,還刪之不盡,乃至有人因爲發帖被打賞,一夜間就成爲百萬富翁。

 

從外界看來,比這些「社會輿情」更嚴重的是「政治輿情」。自從中共修憲與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政權内部的不滿就一直沒有斷過,區別是以前潛在水下,現在浮上水面。

 

在貿易戰之初,中國官媒口氣非常強硬,嘲弄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脚」,強調「不惜一切代價奉陪到底」,希望「打一場史詩級的貿易戰」,以圖「一戰取代美國」。「中興事件」後,中國似乎一下子被打懵了(或者說打醒了),開始出現各類反思。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院長李曉有關「中國對美國依賴很深」及《科技日報》總編劉亞東有關「中國科技與外國還有很大距離」等演講在網上流傳。

 

習近平權威似在降溫

 

對美國針對「中國製造2025」,中國雖然堅持自主發展,但《厲害了,我的國》被下架;《戰狼》受批評;人民網「三評」「自大浮誇文風」,指「美國嚇尿體」「文風不正」。 中國規定媒體只用通稿,不得渲染貿易戰,不得攻擊川普個人,不得渲染「製造業2025」。到了7月6日貿易戰正式開打,中國商務部的聲明也從以往「趾高氣揚」變爲「窩囊受氣」,強調貿易戰「傷害中國」,中國「感到震驚」,「不得不反制」,呼籲人民「共克時艱」。顯示中國從高調對抗,走向「韜光養晦」。

 

習近平權威也似在降溫。他主動對外媒辯解修憲不是爲了永續;一女子給習近平畫像潑墨的視頻被瘋傳,乃至多地發出通知撤下習近平畫像;拍馬屁的「梁家河大學問」研究項目被叫停;中國在「大外宣」媒體《香港01》放風「習近平從沒放棄韜光養晦」,是習近平外交思想被誤讀了;未幾,一篇「華國鋒認錯」的舊文突然在新華網被轉發。這一系列的動向當然不是沒有深意的。

 

在社會輿情發酵後。結合人民的不滿情緒,「妄議中央」的聲音紛紛湧現。最令人矚目的莫過於中國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發表萬言書《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他認為全體公民和平共處最低限度有四條底線:維持基本治安,明確國家願景;有限尊重似有產權,容忍國民財富追求;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實行政治任期制。

 

他繼而提出八種擔憂:產權恐懼;再次政治掛帥,拋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國策;又搞階級鬥爭;再度關門鎖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鬧僵;對外援助過量,導致國民勒緊腰帶;對知識分子政策左轉,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發戰爭,包括新冷戰;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最後,他提出八項期待:杜絕援外撒錢大手筆;杜絕主場外交中的鋪張浪費;取消退休高幹的權貴特權;取消特供制度;實施官員陽光法案;個人崇拜要緊急煞車;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

 

話說完了   生死由命

 

雖然這些意見不能說全部針對習近平,但最核心的部分都針對習近平近年來積極推行的政策,特別是呼籲「二次修憲」更是直接捋了習近平的龍鬚。

 

筆者不完全贊同許教授的意見,但極為佩服其勇氣。根據這幾年的狀況,在中國發這類公開信,如果不是有背後勢力支持,就是冒殺頭風險。當年劉曉波的概念性的《零八憲章》也要被捕入獄多年,更何況這種直接針對習近平的萬言書?雖然許教授人在日本訪學,但身家財產都在中國,也要冒很大風險。

 

文章最後也寫到:「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更帶有趙紫陽當年那句「我們老了,無所謂了」的悲愴(雖然許章潤不算老,但據說患上癌症目前仍在康復期)。但奇怪地,中國雖然不斷刪文,但此文還在不斷流傳,放在「天則研究所」網站上的原文也沒有被刪,再次印證中共內部形勢的詭異。

 

與此同時,一些堪稱「清君側」的聲音四起。最令人矚目的莫過於「清華校友」發文攻擊有「國師」之稱的清華大學中國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批評他建立的「中美綜合國力」對比模型只有「小學水平」,又批評他得出「中國已超過美國」的結論「違反常識」。隨後,一幫「清華校友」給清華大學校長寫聯名信,指責胡鞍鋼水平低下,浪費納稅人的錢,誤導中央,要求解雇胡鞍鋼。網上輿論立即「群毆」胡鞍鋼。

 

筆者對胡鞍鋼很反感,特別是他提出的「第二代少數民族理論」完全是漢人沙文主義思維,他的「綜合國力研究」也堪稱笑話。不過,就筆者觀察,胡鞍鋼的「第二代少數民族理論」并不那麼受習近平待見,他在習近平時代頗為失寵,於是新搞出這套中國超越美國的理論取悅上峰,諂媚之態可笑,但要說習近平與其身邊的理論家能被這種低級研究忽悠,還難以置信。

 

有「變天」的感覺

 

胡鞍鋼這種「體制內」的人被如此攻擊,中宣系統又無意阻攔,實在令人意外。兩個著名的「大五毛」,《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和《人民日報》微信帳號「俠客島」的主筆之一、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紛紛發文為胡鞍鋼打抱不平,認為胡鞍鋼有「言論自由」,不應該受攻擊。胡錫進對自由派的「公知」被政府噤聲,落井下石的次數不少;胡鞍鋼自己也給人扣過西方話語但傳聲筒的帽子,現在居然應該有「言論自由」當然可笑之極。不過,從此也能看出,現在中國宣傳系統確實偏離了以往的運作方式,有「變天」的感覺。

 

比政治輿情更進一級的是政治謠言。這兩個月有關習近平權力不穩的謠言四播。有傳劉鶴地位不穩,要被臨時換將;又有傳王滬寧「神隱」,要被作為「鼓吹個人崇拜」的替罪羊下馬;又有傳,中共元老聯手要「廢除習近平」,由汪洋取而代之;亦有傳中共元老要架空習近平,或迫習近平二次修憲,重新寫入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不一而足。

 

在中共傳統,每年七八月政治謠言都非常多,這是因為這時會有神秘莫測的北戴河會議,為黨內元老聚首“干政”提供機會。謠言至少有時機的可信性。但上次北戴河會議的謠言是王岐山是否留任;相對這次的規模與嚴重性不能同日而語。

 

這些謠言或真或假,很難驗證。它們可能是海外「民運」製造出來的,也可能是中共黨內不滿習近平的派系放出風聲,甚至可能是習近平「引蛇出洞」操控輿情。

 

後者可以用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的異象為例子。當時,香港一份老牌報紙《成報》發神經,本來是一份親中的報章,卻突然每天用頭版和社論,以「文革式」的語言,攻擊當時特首梁振英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攻擊語言之猛烈狠毒,令香港人大為驚愕。

 

這時就連中聯辦控制下的兩家報紙《大公》、《文匯》也仿佛不知所措,梁振英與張曉明也似乎刻意迴避。這時,香港政治謠言是中共「內鬥」,即梁振英和張曉明聽命「江派」的張德江,習近平則反感張德江的強硬路線,青睞曾經握過手的曾俊華;於是派出《成報》來剷除張德江勢力。

 

早已埋下地雷

 

於是,香港民主派紛紛站隊支持曾俊華,以往他是習近平欽點的。但最後結果有目共睹,林鄭月娥才是習近平欽點的一個。在選舉後,《成報》恢復「正常」,梁振英和張曉明雙雙升官。香港民主派完全被玩弄了一次,反而從「我要真普選」淪落到「我要曾俊華」(曾俊華從不談民主)。此役之後,民主派聲望進一步低落,基本上已經被「打殘」了。

 

但具體到現在的局勢,「引蛇出洞」似乎不太可能。習近平在這幾年違反諸多中共潛規則,早已埋下地雷。

 

首先,他以「反腐」為藉口,打壓異己,讓大批官員走投無路,終日惶恐。他違反了「刑不上大夫」的潛規則,把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等一網打盡,還幾乎把江系的主管曾慶紅逼上絕路。

 

其次,他建立各種自任小組長的小組,完全架空其他政治局常委與國務院,大權獨攬。類似雍正建立軍機處架空內閣。習又以軍隊改革為名,清洗軍隊中的江系人馬。這些做法打破了中共長期以來的江系—團派的派系平衡。

 

第三,他推行個人崇拜,成為毛澤東以後中國最有權力的領導人。他要求下屬「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要全黨「定於一尊」。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在死後才有「鄧小平理論」,而習近平剛完成第一任就已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

 

個人崇拜已經有違文革之後中共訂下的家規,但個人崇拜再嚴重,依據憲法,也總有兩任後下台的一天,還不能算無法忍受。到了今年的修憲取消主席限期,等於習近平可以一直做到死。這徹底突破了鄧小平訂立下來的「幹部不能終身制」的底線。 修憲消息一出,整個國內國際形勢徹底改觀。

 

胡平先生分析,在中共歷史上,要「政變」總要一個義正詞嚴的藉口。如果說「反貪、集權、個人崇拜」都不足「義正詞嚴」的話,那麼「反修憲」肯定就是「振臂一呼」就能「天下響應」的一個,問題只是還需要一個時機。

 

明顯與政治謠言相吻合

 

中美貿易戰就是最好的「藥引」,中美貿易戰中,習近平犯下兩個大錯。第一,是拋棄「韜光養晦」的「祖訓」,高調挑戰美國的霸權,讓美國盯上自己。第二,一直錯判川普的政策,自視過高,沒有盡早化解,結果被川普連串「不講理」的組合拳搞得進退失措,現在國內經濟也現危機這兩個錯誤都與重用劉鶴與王滬寧有關,前者主管貿易戰被美國玩弄於股掌;後者主管宣傳(推動個人崇拜)與戰略(策劃一帶一路),更是眾矢之的。

 

最近中國輿情「亂象」很明顯與政治謠言相吻合。王滬寧主管的輿論管制混亂遲緩,似乎有人在「抬槓」,顯示王滬寧的權勢下滑,更不用提批判「拋棄韜光養晦」就是打王滬寧的臉;眾多批評貿易戰失策的聲音又紛紛直指劉鶴。 這些都是「清君側」的徵兆。

 

當然,現在形勢看來,那種「推倒習近平」的謠言還過於天方夜談,除了反對派缺乏如此大的能量外,現在貿易戰的重壓下也確實找不到人能出頭擔起重擔。讓習近平認錯也不太可能。在封建王朝,皇上認錯可以發「罪己詔」,但以中共的傳統,「認錯」等於下台。

 

惟習近平作出讓步,拋出替罪羊,讓出部分權力,卻相當可信。其實,胡鞍鋼被批判很明顯是替罪羊,其意圖很可能是要保住王滬寧。美國一直都想和中國談判,在七月中還遭中國冷落,最近又放出風聲,劉鶴與姆努欽私下計劃重啓談判,這似乎也是為了保住劉鶴。最後習近平能否保這兩個人,大家拭目以待。

 

※作者為國際關係評論人

 

【延伸閱讀】

●羅世宏專欄:「突破道德底線」的疫苗案 中國每天都在發生

●李濠仲專欄:撤掉一篇文章 就像撕下日曆上其中一天那樣簡單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