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何宗勳】50歲重回社運戰場 一條狗改變一個男人(下)

陳德愉 2018年08月11日 18:00:00

何宗勳與狗女兒「吉心」的相遇,徹底改變他的人生。(攝影:陳品佑)

我幫何宗勳算一算他曾催生的公民組織,從「公督盟」、「反賭聯盟」、「教改協會」、「公民參與協會」,還有他當過執行長的地方:「環保聯盟」、「關懷生命協會」等等,少說十幾個。還不包括他所發起的論壇,像「全國NGOs環境會議」、「台北市NPO聚落中心」。他說,自己參與過數百場抗議活動,堪稱是全台灣議題操作經驗最豐富的人。

 

何宗勳告訴我:「這份工作與我過去的工作的不同是,不需要受欺騙。」

 

「我可以發現許多社會的問題。這幾年我的經驗與資源累積得多了,我還可以解決許多社會的問題。」

 

他確實促成許多社會的改變,其實,比任何政治人物都要多。許多遺址的保存,從1993年至今的乾淨選舉、選舉觀察、國會監督工作,已經舉辦15年的環境NGOs論壇是國內環保團體與政府固定的對話場合。三次離島反博奕公投勝利。

 

何宗勳促成的環境NGOs論壇,是國內環保團體與政府固定的對話場合。(總統府提供)

 

「其實每次都是別人來找我的,找我的都沒有好事,」他抱怨:「可是我都是看了不忍心……。」

 

「我後來就想,人會生病,所以我們社會也是生病了,而且這個病是要治很久的…雖然找來學者專家,但是學者專家不一定會解決問題,所以我就是把『解決社會問題』當作我的志業……。」

 

做這工作,有成就感,但也是「內傷很重」。

 

「很多人不喜歡我們,覺得我們整天抗議…」他掛著眉毛,睜大眼睛說。

 

「一般的社會運動,參與的人要不是受害者,就是對這個運動抱持神聖信念,可我不是,我是專業的規劃與執行。」(攝影:陳品佑)

 

他今年54歲了,穿著T恤短褲,整個人還是充滿了青春的氣質,這是一種「社運氣質」,是經年累月浸泡在夢想生活裡的人才能擁有的。社運圈裡當然也有小團體鬥爭,不過,這些鬥爭都不是「為了錢」,而是「為路線」、為「做事方法」,既不為五斗米折腰,看不順眼隨時可以扭腰就走,具有少年少女「燃燒青春各種任性」的夢想氣息。

 

「其實我離開公督盟是有些職業倦怠…」他嘆氣。

 

「而且,2016年後,我很多朋友都進入政府了…」他有點遲疑地說:「覺得他們能夠做好,不用我來抗議了……。」

 

我老了、沒法在街頭衝撞了

 

那時候他在工作上與同事有些不愉快,又面臨情緒低潮,想著自己也50歲了,該是為下半生打算的時候,打算離開社運界,好好經營自己的書法教室。

 

「妳看我們,也沒有退休金,也沒有存款,勞健保一直都是自己去保的……然後年紀漸漸大了,沒辦法在街頭衝撞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年要怎麼過……。」說到這一點,何宗勳忍不住愁眉苦臉起來。

 

「我本來是個很自由自在的人。」他說,社運工作時間是很自由的,何宗勳說自己常常「早上10點、11點才去辦公室」。沒有成家也沒有小孩,是一隻青春鳥的生活。

 

不過,這日子從吉心到他家就變了。本來,吉心是室友買的,但是,後來何宗勳想,自己做了好幾年的動物保護運動,也應該有些「動物經驗」,便自告奮勇地來照顧它。

 

牆上的鐵勾本來是要拿來綁吉心的,但何宗勳看到牠被繩子勒得嗚嗚叫,很不忍心,所以他決定買活動柵欄,當自己要專心工作時,就「把自己關起來」。(攝影:陳品佑)

 

這與另一個生命的相遇,竟然徹底改變他的人生。

 

「人是有感情的,牠會和我互動,就會發生感情啊!」他睜著眼睛說。

 

第一次照顧一個生命,緊張得不得了,他給我看他為吉心做的日記,每天記錄著吉心當天的生活點滴,吃了多少,拉了多少。

 

「比如說,我這幾天去南投出差,要是以前,我就會去住個三天,但是現在我每天早上5點起床通勤。」他說。

 

「吉心」本來是室友的,不過自從何宗勳自告奮勇照顧牠之後,吉心也順勢進駐他的人生。(攝影:陳品佑)

 

這是他第一次站上「運動第一線」,成為「當事人」。「這很可怕啊!」他一臉驚恐地說。

 

「我以前可以不帶感情地去規劃一個運動,只要想怎樣效果最好,可是現在我會帶很多感情去看……。」

 

他說起吉心前些日子,在動物公園和別的大狗遊玩,兩隻狗你啃我我啃你的,對方一個用力過猛,竟然把吉心的舌頭咬傷了,血不停地從吉心的嘴裡噴出來,他抱著滿身是血的吉心衝上計程車。感覺到主人的情緒,「在車上吉心還一直用鼻子碰我,安慰我。」何宗勳說著,那一刻,眼淚都要滴下來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有假日急診的動物醫院就醫,值班的小醫生面無表情地告訴他,這沒辦法縫的喔!何宗勳愣住了,只能站在吉心旁拼命打電話找朋友幫忙。終於有個老師級獸醫說這是可以縫的,當場透過電話指揮小醫生幫吉心止了血。

 

家人、孩子出事是什麼感覺?這一刻,何宗勳終於親身感覺到了……。

 

他現在的感受很多了,除了「收容所零撲殺」之外,「寵物公園」、「寵物醫療」,等等訴求都是從生活裡一個個生出來的。因為他不再是議題的旁觀者了。

 

本來已經打算從街頭退休,開書法教室養老的何宗勳,在女兒的陪伴下,再度回到運動的戰場。

 

「她今年1歲,我54歲,等到我70歲,我老了,她也老了…」何宗勳微笑,揉著女兒的頭。

 

「很多過去一起作社運的朋友們,都成為官員,或是立委。他們當然比政治人物好很多,可是,進入那個環境後,還是有壓力,會變…所以我後來想一想,我還是要繼續地監督政府,鼓吹公民的力量。」

 

「只有提高公民素質,才能真正監督政府,不讓財團來玩弄我們。」他抱著狗女兒吉心,興高采烈地說。

 

(上集:台灣首次「裸體抗爭」就是他想的 何宗勳

 

 

【上報人物看更多】

●紅面仔、妓女朋友與看海的日子 黃春明(中)

●一只台大舊木櫃 讓他坐上1945年的時光機

●守妳的第一千零一夜 我的植物人女兒

●沒有家守護 她卻成了青年的守護女神

 

 

關鍵字: 何宗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