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空軍採購初教機的必要性

張豐麟 2018年08月17日 07:00:00

中華民國空軍是三個軍種中最為前衛與先進的一支,其與世界各國的交流未曾中斷。(攝影:李昆翰)

中華民國空軍的T-34C初级教練機汰換計畫每隔一陣子就會浮出新聞版面,空軍自民國1985年採購T-34C合計49架,目前仍有大約30架左右服役中,最早在2006年就曾規劃要在2013年汰除,因該機型服役迄今逾30年發生了9起意外,並造成10名飛行員死亡。

 

每次只要有教練機失事,因為T-34C初級教練機沒有彈射座椅,初教機就會受到輿論的檢討壓力,甚至於2015年傳出軍方正規劃採購15架有彈射座椅的T-6C教練機,來補足空軍官校初級教練機編制數,只是空軍使用的T-34C初級教練機壽限是1萬6000小時,但空軍官校這批T-34C平均飛行時數才大約一萬小時,僅作為初階的飛行員培訓使用量非常低,操作年限至少還有15年能使用到民國122年,目前是否有迫切的換裝需求其實相當值得討論。

 

而15年後第一批翔展計畫升級的IDF又將面臨再次延壽或汰換的問題,以國軍裝備往往老舊到到火燒屁股才急著找預算汰舊換新的習性,屆時空軍能否有餘力購置初教機實在令人懷疑。

 

T-6德州佬II式教練機憑藉的是美軍現役飛機,在教練機市場炙手可熱。(原圖出處連結

 

但台灣的國防政策連貫性不高,往往隨著政黨的輪替變動幅度很大,在2016年隨著蔡政府丄台後,國機國造的XT-5藍鵲高教機計畫橫空出世,佔去了空軍686億新台幣的預算預計生產66架高級教練機,並在2018年6月1日組裝開架,正式進入實體製造的階段。

 

原型機於2019年9月出廠,預計2020年進行試飛,而T-34C初级教練機的汰換計畫竟也沉寂了三年無人聞問,隨著機齡逐漸的老化,初教機的汰除需求依然存在,惟在探討這個問題時,仍應先行檢視台灣目前的環境與條件,方便讀者能在進入下一個主題時能快速進入狀況。

 

台灣空軍官校操作中的T-34C僅作為基本組訓練使用,使用時數並不高。(原圖出處連結

 

基本上,台灣空軍的戰鬥機飛行員飛行訓練體系可以簡單的用三階段三機種來描述,空軍官校基本組的訓練目標在於使完訓的學員具備起降、單機航線飛行及編隊飛行的能力,學員於岡山空軍官校操作T-34初級教練機,飛行時數約90小時,通過後進入空軍官校戰鬥組,其目標在於使完訓學員具備儀器飛行能力、熟悉航管程序、編隊起飛、兩機編隊飛行、夜間飛行及夜間起降的能力。

 

學員於岡山空軍官校操作AT-3高級教練機,飛行時數約110小時,通過後進階至換裝前置飛行訓練(LIFT),除完成機種轉換外其目標在於使完訓學員具備日間低、中、高度攻擊、攔截及飛彈操作能力,學員需移師台東志航空軍基地操作F-5E/F,飛行時數約100小時,總共三階段三機種合計300小時。

 

中華民國空軍官校迄今維持傳統的三階段三機種飛官培訓制度

 

隨著科技與時代的進步,以往需要多機種來滿足多階段的訓練模式已逐漸為潮流所淘汰,西方先進國家透過機種功能的擴充逐漸減少操作的機型,機種的單純化不僅有利於後勤整備,對於降低國防開銷與提高作業效率也是不爭的事實,以往遵循三階段三機種飛行員培訓的國家已漸漸改為三階段二機種,甚至出現三階段單一機種的例子。

 

其實,空軍大概是三個軍種中最為前衛與先進的一支,其與世界各國的交流未曾中斷,不論是派駐美國路克空軍基地換訓F-16飛行員,或是定期至法國地中海交流的幻象2000飛行員,攜回的不僅僅是武器或戰術的知識,還有更多制度面上的改變與潮流思維,這樣子的演變趨勢開始發酵的時候,當時鍵匠曾在國外與飛行教練針對此一議題討論許久,雖然知道這是潮流的趨勢,卻也沒預料到隨著XT-5藍鵲高教機的誕生,台灣已必然邁向三階段兩機種的道路,甚至是三階段單機種發展的可能性。

 

 
 其實美國空軍的初階飛行員培訓採用的機種是DA-20,並不是T-6德州佬。(原圖出處連結

 

在XT-5藍鵲高教機量產服役後,達到壽限的AT-3自強號與F-5E/F都將功成身退,空軍官校戰鬥組及換裝前置飛行訓練(LIFT)都將由藍鵲取而代之,自然而然成為為三階段兩機種的模式。

 

接下來空軍要面臨的問題是在民國122年當T-34C逐漸達到使用壽限時,是否有勇氣由三階段兩機種邁向三階段單機種的發展趨勢,畢竟檢視台灣空軍的戰鬥機飛行員飛行訓練體系中三階段的訓練目標後,凡是曾經學飛或是擁有私人抑或是商業民航機駕照的人,應該都很清楚第一階段(初階鑑定飛行)大部分的科目都是當初在西斯納C-152或是C-172上即可完成的,吾人可以參考2014年紐西蘭採購11架T-6C教練機與英國採購10架T-6C教練機的合約價格,平均單架取得成本約為一千萬美金(約3億新台幣),而一架DA40教練機的目錄價格尚不到五十萬美金,其差距可見一般。

 

如果僅僅為了完成菜鳥飛行員完成人生中前90個小時的飛行時數,而採購一支T-6C德州佬教練機隊,是否有其必要性?這個議題在2006當國內第一次拋出要採購T-6C德州佬教練機時,因國內空域管制嚴格時機尚不成熟,時至2018年眼看台灣的民間飛行學校成立數年且運作良好後,方才將此一塵封良久的議題再提出來討論,復以國內西部空域擁擠訓練空域受限,反倒是台灣東部由於陸運交通改善後空中運輸及航班急速萎縮後,造就了移師太平洋岸訓練空軍健兒芻鷹的良機。

 

目前世界空軍飛行員培訓的潮流趨勢是朝機種簡化方向逐漸發展

 

 

藍鵲的誕生固然振奮人心,但其產量少且幾乎無外銷的可能性,未來的操作費用必然不低,在國防經費有其天花板限制的現實條件下,各軍種都在cost down已是必然。

 

目前國外空軍採用的方式計有外包、OT、合資甚至乾租模式,吾人可以從美國的DA20機身上寫著USAF(美國空軍)卻掛著N字頭的民航編號大約可以猜出個端倪,至於探討何者適合台灣空軍內容龐大,已另闢文章說明在此不多加贅述,當然,目前空軍在T-34達到使用壽限前尚有逾十年的時間可以從長計議,建議ROCAF可以先以交流換訓甚至以「乾租」的模式進行前導研究取得所需資訊,相信能提供國防部高層可供借鏡的發展方針。

 

台東安捷飛行學校DA-40教練機伴隨檳榔樹及電線杆的景色令人熟悉。(原圖出處連結

 

※作者為國立台灣海洋大學航運管理所碩士生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