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寂寞,偶像劇教母的養成之路 柴智屏(中)

陳德愉 2018年08月27日 10:00:00

柴智屏少女時期。(柴智屏提供)

我近看她妝容精緻的臉。柴智屏的五官深遂,濃眉大眼,據說當年進入娛樂圈時,大家都以為她是來當藝人的,雖然後來不當明星,走幕後了,柴智屏的出場還是明星氣派。我們在聊天,旁邊坐著化妝師,服裝髮型都經過專業造型師的搭配,有小高腰長裙、白色高跟短靴,手上大朵的山茶花戒指,是一個可愛的熟女風。

 

柴智屏入行30多年,所有我遇到認識她的人,都告訴我,她有顆「好強」的「少女心」。

 

不過,最少女心的事情是她自己告訴我的。這次她在中國重拍《流星花園》,由於進度嚴重落後,後期自己跳下去幫著寫劇本、當導演。56歲要來化身16歲高中女孩,同她吃穿,同她哭笑,這種工作沒有少女心是做不來的。

 

這顆少女心裝在一一歷經滄桑的身軀裡。

 

由於進度落後,重拍《流星花園》時,柴智屏也跳下去當導演、寫劇本。(圖片取自柴智屏臉書)

 

她講起自己最近去看了熱門的坎城金棕櫚獎作品,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電影裡描寫一群東京都市內的邊緣人,彼此間無血緣卻仍擁有「親情」的故事。柴智屏的觀後感是這樣的——

 

「我覺得他們(電影中的角色),都在自欺欺人。」

 

「難道有一個偷來的小孩就滿足了嗎?這樣他們不能改變自己的處境。」

 

「現在很多人也有這種情況,平常追追劇,上臉書按個讚…這樣事情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她永遠是起而行的行動派。2014年,柴智屏在中國涉入調查中案件被境管,去年,她又重回中國拍《流星花園》,娛樂圈的朋友認為,這也是柴智屏個性「好強」的證明——即使風險如此大,她還是不改自己本來預備前進的目標。

 

《流星花園》由沈月、王鶴棣、官鴻、梁靖康、吳希澤主演。(圖片取自柴智屏臉書)

 

我問她為什麼繼續拍戲?

 

她回道:「我是一個公司的老闆,要提供員工、藝人,發揮的平台與空間。」

 

拍戲有什麼樂趣?

 

「我看到年輕人(在我的公司)有好的成績,覺得有幸福感。」她答。

 

柴智屏抬起下巴,大聲的說:「我從來沒有讓我的金主賠過錢!」

 

柴智屏與小S合照。(圖片取自柴智屏臉書)

 

「如果覺得會虧錢,我就自掏腰包拿出來,或者是用上一部戲賺的錢來賠。」「曾經發生過,電視台已經付了新戲一部分的費用,可是拍出來效果不好,我就讓這筆錢轉成下部戲的訂金,這一部戲就沒有播。」她冷靜地說。

 

我突然理解到,為什麼柴智屏看起來那麼的氣勢洶洶,又是那麼的疲憊。有些人做老闆是來享受威風的,但是對柴智屏來說,「老闆」就是責任感的意思,要讓員工有工作,讓藝人能紅;而責任感是永遠只能嚴肅面對的。

 

柴智屏的爸爸是公務員,從小家境並不富裕。在她的記憶裡,母親經常生病,與她很少講話。這個「人很少,過年難湊出一桌麻將」的家裡,就是爸爸、媽媽、阿姨、她以及小狗組成的。

 

從小,她就是電視兒童

 

因為寂寞,所以她從小就是電視兒童,「什麼都看,連續劇、布袋戲、卡通……。」她說:「我的人生觀都是從電影、電視裡面得到的。」可以說,從柴智屏學會「自己開電視」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經決定要做這一行了。

 

對這樣志趣明確的孩子來說,學校當然是很無聊的,於是她就成了學校裡的搗蛋鬼。「我常常被記過啊!那我爸爸就會被找來學校。」柴智屏小聲地說。比如說,有一次她和一個同學在廁所吵架,她站上馬桶把那個同學提起來,當場被老師看到——「這樣就記過了啊。」她說。

 

柴智屏出生時,爸爸「至少45歲了」,對獨生女備極疼愛,「爸爸被學校訓了,從來沒有罵過我。」她說:「他只是跟我說『妳可不可以不要再惹麻煩?』」講起這一段,柴智屏忍不住笑了。

 

父親是公務員,家境普通,卻花錢讓女兒從小念私立學校。「我的爸媽是我的貴人。」柴智屏說。

 

人生都奉獻給亮晶晶的螢幕了,柴智屏坦言,獨生女高雋雅「是奶奶帶大的」,如今女兒也步入娛樂圈,現在是她旗下的藝人。「人生就是選擇,」柴智屏說:「我選擇當我女兒的老師和朋友。」

 

身為「明星級製作人」,柴智屏的私生活一向備受關注,已離婚的她,與男友前索尼音樂娛樂大中華區總裁崔震東交往多年,兩人也是事業伙伴,崔震東前年終於圓了自己的導演夢,他所執導的電影《樓下的房客》,柴智屏就掛名監製。完結篇:台灣影視環境太艱難....

 

 【上報人物】

●【上報人物】浪漫生產機 走進柴智屏的少女心(上)

●柴智屏:台灣影視環境太艱難(下)

●投敵還是詐降?  吳淼火「叛逃」事件45年後

 

關鍵字: 柴智屏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