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人才外流、沒有新戲 柴智屏:台灣影視環境太艱難(下)

陳德愉 2018年08月27日 10:00:00

柴智屏曾參與製作紅極一時的《超級星期天》,不過,近年隨著中國影劇市場擴張,台灣本土影視作品的製作環境已越來越艱難。(圖片取自YouTube)

她描述自己人生的三個階段。

 

25歲到35歲,(剛剛進入娛樂圈)我想成就自己,看到自己不斷地進步。」她說,這是她的「綜藝年代」,參與製作了許許多多膾炙人口的綜藝節目,包括《連環泡》、《鑽石舞台》和《超級星期天》等等。「我的第一個導師是王鈞,最後一個導師是葛福鴻。」。35歲到45歲,是柴智屏事業的第二個階段,「那時我拚命地想要超越自己的導師,想要在影視史上找到自己的定位。」

 

也就在這個階段,在柴智屏身上,發生了一件大事。「我當時是《超級星期天》的製作人,《超級星期天》非常紅,電視台有一天就問我說,他們有一個時段現在是空的,問我有沒有興趣。」

 

在綜藝節目中殺出重圍 奠定教母地位

 

其他兩台同時段播的都是綜藝節目,可是「綜藝節目製作人」柴智屏卻突發奇想,「如果菜場上大家都在賣青菜,我可以來賣玉米。」她說。2001年「玉米攤」開張,日本漫畫改編的偶像劇《流星花園》不但捧出F4、大S等明星,也一舉將柴智屏推上「偶像劇教母」的地位。

 

當年《流星花園》紅透全亞洲,連帶也捧紅劇中演員,左起周渝民、朱孝天、大S、吳建豪、言承旭。(圖片取自網路)

 

 

「偶像劇」真正讓柴智屏展現出她不同於前輩導師們,屬於台灣五、六年級生的特質,包括:受到日本流行文化的影響,在台灣經濟起飛後成長的經驗等等。那是台灣本土文化大爆發的時代,台灣的流行音樂、影視產品強勢輸出,「偶像劇教母旋風」掃遍亞洲。

 

40歲就當了「教母」,柴智屏坦言:「45歲以後,失去了一些挑戰。」,「有一段時間偶像劇沉寂,我們就想辦法突破,跑去拍電影。」,她說的是改編自九把刀小說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這清新的校園劇在台灣電影市場爆紅,引發「偶像劇電影化」風潮。

 

但是,隨著中國影劇市場擴張,近年來,台灣本土影視作品的製作環境也越來越艱難。

 

「現在環境更難了。」她嘆息。

 

「人才外流,(台灣)沒有什麼項目啟動(沒有新戲開拍),團隊沒有機會訓練……。」

 

2018年,柴智屏重回中國發展,耗資新台幣7億,重拍《流星花園》。這筆經費是17年前原作的73倍。

 

柴智屏坦言:「在歐美拍戲成本也是這麼高,台灣現在是拍戲成本最低的地方。」

 

「還會回台灣拍戲嗎?」我問。

 

「當然啊!」她斬釘截鐵地說。講起「拍戲」,她整個人像從不舒服的身體裡活了起來,眼睛閃閃發光,對我急切地講下去:

台灣現在面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要知道『如何做出國際規格的東西』,讓多個地區都可以播,像韓劇在製作規格、內容上,就有跟著國際潮流在走。

 

像我們(新版流星花園)現在上NETFLIX,就是美規;要達到國際規格,需要自覺加上鍛鍊。

 

柴智屏抿著嘴,想笑又不好意思的模樣。她害羞了!講了幾個小時的話,這是我覺得她最像少女的一刻。

 

「我、我希望在台灣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伙伴…大家團結起來…無論是去大陸工作…也可以在這裡繼續做節目,我們還有很多可以做的節目,我們(台灣)的製作能力都還有。」

 

「任何事業都是要大家共同犧牲的,我們一定可以做得起來。」

 

她眨著眼睛,突然冒出這一句天真爛漫的話。

 

我想到朋友告訴我的另一件事情。當年柴智屏旗下的柯震東想去做公益活動,朋友介紹了一間青少年中途之家給她。一段時間後,朋友都已經忘了這件事,卻突然接到這團體的感謝電話,原來,「柴小姐知道當年中途之家有經費缺口,全部補足了……。」這件事情,柴智屏從沒有對外說過,成了朋友心中的小秘密。

 

這也是柴智屏少女心的證明吧。

 

 

 

 

【上報人物看更多】

●浪漫生產機 走進柴智屏的少女心(上)

●寂寞,偶像劇教母的養成之路 柴智屏(中)

●投敵還是詐降?  吳淼火「叛逃」事件45年後

●紅面仔、妓女朋友與看海的日子 黃春明

●一只台大舊木櫃 讓他坐上1945年的時光機

●守妳的第一千零一夜 我的植物人女兒

 

 

 

關鍵字: 柴智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