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族建國】地表最剽悍的花木蘭 與庫德族女兵的面對面接觸

簡嘉宏曾原信 2018年08月28日 11:50:00

伊拉克庫德族PeshMerga中校指揮官娜希達。(攝影:曾原信)

 

5分鐘前,我才和24歲的狙擊手話家常,

 

5分鐘後,同袍告訴我,她不幸遭IS擊斃,英勇殉職。

 

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政府中校指揮官娜希達(Nahida Ahmad Rashid)

 

 

《上報》採訪小組此行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即是採訪聞名國際的庫德族女兵,這支武力驍勇善戰,除了與伊拉克軍隊因自治議題進行對抗之外,在近年國際聯軍打擊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的戰鬥中無役不與,2017年筆者前往土耳其採訪當地庫德族時,卻發現她們遭土耳其政府扣上「恐怖分子」的大帽子,這讓採訪小組更想了解庫德族女兵的真實面貌。

 

抵達蘇萊曼尼亞隔天(15日),採訪小組接到通知,答應受訪的庫德族女軍官因任務需求必須更改受訪時間,由於當天早上已排定拜訪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議會的議長,採訪小組只得以「好事多磨」來互相安慰並更改邀訪時間,女軍官表示會再回覆。

 

住所不公開

 

20日早晨,採訪小組終於得以前往這名庫德族女軍官的住所進行採訪,我們在向社區門口警衛表明來意後,得到的答案竟是「沒有這名住戶」,我們暗自叫苦,與這名庫德族女軍官始終緣慳一面,此趟行前辛苦聯絡並排定的採訪是否終將留下遺憾。

 

約莫10分鐘後,警衛走向在車內枯等的採訪小組,表示已接到女軍官的通知,要我們逕行前往。

 

原來,這個社區的門禁嚴格,因為住戶多是政府要員以及軍事領袖,別說是採訪記者,就連一般庫德族人民都不得其門而入,為的就是保護這些重要人士的居家安全,不受打擾。

 

從小立志從軍

 

中校指揮官娜希達(Nahida Ahmad Rashid)已在門口迎接採訪小組,一行人隨後進入屋內,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溫馨典雅的居家環境,唯一與PeshMerga(自由鬥士)相關聯的,就是娜希達的一身戎裝。

 

「我1996年正式入伍,已經服役22年了,」娜希達說。

 

她自承,由於從小瞭解生長環境的特殊,家人親友對於保家衛國的觀念特別深刻,十分敬重軍人,娜希達15歲時開始協助PeshMerga處理通訊、文書相關工作,但囿於年齡太小(PeshMerga的法定入伍年齡為18歲),當時無法一圓從軍夢。

 

1982年,娜希達報名PeshMerga的訓練營,結識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並相約日後一同從軍。

 

「我的哥哥們都是PeshMerga,父親也是。」娜希達驕傲的說,「長大後也嫁給了PeshMerga。」她補充。

 

PeshMerga女兵擊敗伊斯蘭國部隊,拿著IS旗幟慶祝。(娜希達提供)

 

 

娜希達中校在家中接受《上報》專訪。(攝影:曾原信)

 

「自己選的,一點兒也不苦」

 

1992年,大學主修政治系的娜希達畢業後,聽從師長建議前往媒體工作,她指稱在媒體裡學會了溝通與有效決策,「新聞業的步調迅速,許多事決定了就趕快做,沒辦法多考慮,但與PeshMerga有關的新聞,我都會多看兩眼。」

 

4年後,按捺不住心中從軍意願的娜希達終於前往PeshMerga詢問入伍辦法。

 

「現場的軍方人員對我說從軍很苦,要我想清楚再來。」她回憶道。

 

從原生家庭、中學、大學、工作都與PeshMerga息息相關的娜希達表示,她當時毫不猶豫地告訴軍方人員「我要從軍,不必再考慮。」

 

就這樣,娜希達隔天辭去了媒體工作,帶著眾親友的祝福參加PeshMerga的入伍訓。

 

「訓練過程苦嗎?」同時也回憶起自身服役入伍訓練的採訪小組問。

 

「很苦,非常苦,」娜希達笑說。

 

由於伊拉克庫德族周邊環境多為丘陵與高地,入伍訓練課程特別著重地形方位辨認、野外求生以及爆破攻擊,儘管心裡已有所準備,但還是讓一心想從軍的娜希達在入伍訓中吃盡苦頭。

 

「每當覺得撐不下去時,我都會告訴自己,這是自己選擇的,一點兒也不苦。」娜希達緩緩地說。

 

娜希達(左立者)2003年帶領所屬部隊進行訓練。(娜希達提供)

 

 

娜希達(右)檢視槍支。(娜希達提供)

 

 

 

人道對待IS戰俘

 

在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政府「國防部(Ministry of PeshMerga)」中,所有的軍中訓練要求、升遷競爭不分男女,一視同仁,娜希達強調「這才是真正的尊重女性。」

 

也因此,庫德族男性部隊做得到的事,女性部隊一樣得完成,亦即,所有的作戰命令將所有戰鬥人力納入考量,不因為男女而有所區隔。

 

娜希達憶及,在參與國際聯軍打擊伊斯蘭國戰事中,她曾帶領300名女性PeshMerga前往伊拉克基爾庫克(Kirkuk)駐紮,距離IS營區僅200公尺,肉眼即可看見IS的哨兵巡邏。

 

在某次戰鬥後,娜希達所屬部隊擄獲了約20名IS戰俘,他們身受輕重傷不一,見到娜希達等人,口中不斷的呼喊,後來才聽清楚原來是他們在求饒,希望活命。

 

「我們什麼也不說,只是帶這些戰俘到醫院治療,人道對待他們,因為上級指示,PeshMerga與IS不同,我們不是冷血殘酷的殺戮機器,軍人各為其主打仗無可厚非,但追根究柢終究是人,不需要趕盡殺絕。」娜希達這番話更加深了採訪小組對PeshMerga的敬意。

 

 

同袍殉職最是難過

 

目前,官拜中校的娜希達管理逾500名PeshMerga女兵(約莫中華民國國軍一個營的兵力),她告訴採訪小組,至今22年的軍旅生涯中最令她難過的,就屬每次接獲同袍們的殉職消息。

 

娜希達印象最深刻的,是1名狙擊手的殉職。

 

2014年10月4日,娜希達率領所屬部隊首次前往基爾庫克支援打擊IS戰事,隊上有位年僅24歲的狙擊手瑞晶(Ragen),當時入伍已6年的瑞晶在前線立下許多戰功,表現突出讓娜希達十分倚重。

 

當天上午,娜希達照例傳達軍事戰鬥命令後,她向瑞晶話家常,聊聊瑞晶的2個小孩,並要她休假時好好陪陪家人。

 

在娜希達返回指揮中心5分鐘後,下屬傳來消息指稱,瑞晶在值勤時遭到IS擊斃,不幸殉職。

 

「5分鐘前,我還在與她閒聊,5分鐘後,我就折損了一員優秀的狙擊手,感覺非常複雜。」娜希達難過地表示。

 

瑞晶殉職後,娜希達在每次戰鬥任務的精神喊話最後,都會對所屬部隊表示「不要讓瑞晶白白犧牲,她與大家同在。」

 

打擊IS戰事結束後,瑞晶殉職的城鎮中有一條街道特地以「Ragen」為名,紀念她的英勇犧牲。

 

「現在,我定期會到那條街走走,心裡告訴在天上的瑞晶,看看現在得以安居樂業的人們,妳的犧牲有了代價。」

 

 

娜希達憶及殉職同袍,臉上充滿不捨。(攝影:曾原信)

 

居安思危

 

訪問最後,採訪小組詢問娜希達,伊拉克庫德族人民對於PeshMerga的觀感如何?對於PeshMerga女性部隊的觀感又如何?

 

娜希達沉思了一會兒,對採訪小組表示過去長期遭迫害的歷史讓所有庫德族人了解「全民皆兵」的重要性,「國家是大家的,為了生存奮鬥為什麼要區分男女?」

 

這個回答讓提問的採訪小組不禁汗顏。

 

娜希達接著提及西元4世紀西羅馬帝國時期軍事作家維蓋堤烏斯(Publius Flavius Vegetius Renatus)所著《論軍事》(De re militari)第三卷中的一句拉丁俗諺:「若要和平,必先備戰(si vis pacempara bellum)」來說明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區政府目前的立場,她補充:「我們不是好戰,但必須居安思危。」

 

曾前往南韓、馬來西亞進行軍事訪問的娜希達還對採訪小組說,庫德族人民都知道台灣處境,她也勉勵台灣自立自強,努力維持自治,「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沒什麼好妥協的!」 

 

PeshMerga女兵進行野外訓練。(娜希達提供)

 

 

由於每天行程滿檔的娜希達必須準備當天下午前往國防部開會的報告資料,採訪結束後,我們隨即離開了她的住所。

 

在前往下一個採訪行程的車上,翻譯透露,為了今天的採訪,休假在家的娜希達特地請下屬前往她的駐地取回軍服,就為了換上PeshMerga軍服受訪,這讓採訪小組感動不已。

 

稍早,訪問結束並與娜希達合影後,娜希達的丈夫端出一盤水果招待採訪小組,看著娜希達與另一半的親密互動,這時的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家中女主人、妻子,身著戎服的娜希達在人生角色轉換上沒有絲毫矛盾與衝突。

 

這段極為難得的訪問令採訪小組深深折服的,除了PeshMerga女性部隊的英勇事蹟之外,還有庫德族人民深知為國家應盡的責任與犧牲!

 

 

【前進伊拉克--庫德族建國實錄】

●【庫德族建國】海珊毒氣迫害也趕不走 庫德族倖存者:家永遠在這裡

●【庫德族建國圖輯一】等待獨立:公投失敗後的更多想像

●走訪地表最危險區域 伊拉克庫德斯坦獨立運動紀實

●數千萬人流離中東5國 庫德族人未竟的獨立長路

●獨立公投是合法手段 「庫德族被騙了100年!」

●年輕政治明星帶頭改造 追求獨立是族人的祖訓

●地表最剽悍的花木蘭 與庫德族女兵的面對面接觸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