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者悲歌】逃離北韓卻成中國人蛇肉票 終抵南韓靠賣淫維生

吳洛瑩 2018年08月29日 07:01:00

北韓在「金氏政權」獨裁統治之下,人民生活受到當局嚴密監控,加上嚴重飢荒迫使「脫北者」冒險逃離祖國。 (湯森路透)

金氏家族獨裁統治之下的北韓,人民生活貧苦。「逃離祖國」,成了許多「脫北者」突破生存困境、追求自由的最後選擇。中國,是脫北路線的必經之地,但朝鮮半島北緯38度停戰線(MDL)後方的南韓,才是追尋新生活最終目的地。對許多脫北婦女來說,冒險跨越邊境後,等在彼端的卻是想從她們身上獲利的人口販子。

 

離開北韓的亡命之旅,是脫離飢荒貧苦,還是掉入另一個悲劇漩渦?

 

 

脫北婦女遭人蛇「賣」作人婦

 

崔姓脫北婦女,離開家鄉北韓後的故事,就從遇上人口販子開始說起。她在9年前被人口販子以人民幣2萬6千元(約新台幣13萬),賣給一名中國男子當老婆。崔的中國丈夫告訴《南華早報》,自己又老又窮,在中國娶不到老婆,而向人蛇買了當年第2度逃離北韓的崔。

 

崔20多歲時,曾首次逃到中國,住了一段時間並學習中文,直到被中國警察抓到後遣送回北韓,這跟她姊姊的命運一樣。崔的丈夫說:「姊姊遭遣返後,崔再也沒聽過姊姊的消息。」

 

崔第2次「脫北」,卻被迫「賣」作人婦、被迫成為中國媳婦,並與丈夫育有1子,一家住在中國東北黑龍江省的窮鄉僻壤。

 

中國爸爸、北韓媽媽組成的一家3口,在中國共度了9年的時光。但沒有身份的脫北者,隨時都會擔心被發現後又會遭遣送回國。因此崔在丈夫的祝福之下,繼續踏上前往南韓的旅途。

 

崔女丈夫表示:「我們處得很好。她曾說如果我不希望她去南韓,她就不去。」他說:「她在中國沒有合法身份,很可能會被警方逮捕。但到南韓可以申請居留權。」

 

 

中國東北為脫北者大本營

 

據人權團體統計,大約有10萬到30萬的脫北者藏匿在中國境內,大部分都躲在中國東北。

 

順利跨境抵達中國後,幸運的脫北者或許只需幾周,就可以找到掮客、遇到基督教傳教士,或是其他善心人士幫忙,經由陸路借道寮國和泰國,再轉飛南韓。脫北者抵達泰國之後,會與南韓大使館取得聯繫,至此終於進入脫北之旅的最後階段。

 

另外,也有少數脫北者會往北走,經由蒙古飛抵南韓。

 

 

脫北者多為女性 

 

人權組織指出,很多脫北婦女的命運,可能是在中國花上幾年時間、甚或一輩子。她們被賣給中國男人當老婆或是性奴,生活在貧苦的鄉間。語言的隔閡,加上活在被威脅送回北韓的陰影之下,她們難以逃離婚姻。

 

事實上,脫北者被中國視為非法移民,一旦被發現則需遣送回國。根據流亡人權組織指出,那些遭遣返者,將面臨審訊、強制墮胎或被送勞改營,甚至被判處死刑。

 

 

金正恩上台後脫北人數驟降

 

脫北者之中,女性占大多數。崔於2017年4月抵達南韓。根據南韓統一部統計,過去20年之中,大約有3萬2千名朝鮮人前往南韓,其中逾70%是女性。

 

近幾年中,女性脫北者比例攀升,2015年達到80%、2018年前6個月提高至87%。同時,自金正恩2012年接任北韓領導人之後,中朝邊境管制更加嚴密,脫北總人數驟降。

 

但崔長達數10年的脫北亡命之旅,最後仍是以悲劇收場。

 

崔後來在南韓展開了新的生活,努力適應另一個新的環境,奮力突破社會和教育的阻礙,取得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為了要把仍在中國的兒子接來一起生活,必須再經歷冗長的申請過程,並證明DNA身份。

 

 

抵韓後想方設法接家人一同生活

 

另一方面,崔也與幫助脫北者重建生活的基督教團體「韓國殉道者之聲」(VOM)聯繫。

 

VOM創辦人佛雷(Eric Foley)表示,崔先前在中國曾與當地VOM聯繫,工作人員先前從未聽說崔計畫繼續逃往南韓,所以他們獲悉崔抵韓後都感到驚訝。崔遇害身亡前2個月,曾與VOM工作人員相見,並在他們面前與中國丈夫通上電話,淚眼泣訴對於丈夫與兒子的思念。

 

佛雷表示,雖然崔是被「賣」給中國司機當老婆,但是她很希望夫與子也能一同到南韓生活。佛雷說,看不少脫北婦女嫁給中國男子的案例,她們也會想把丈夫一起帶來南韓,這不少見、卻也不常見。很多脫北婦女若無法成功把孩子帶來生活,也會想辦法繼續寄錢回中國和北韓。

 

崔終於在2018年2月時有能力著手安排把丈夫與兒子一起接過來南韓大邱生活。眼看一家3口的新生活漸漸展開,崔卻在夫與子抵韓1個月後遇害身亡。

 

南韓生活挑戰重重     充滿「機會」是誘因

 

崔與另一位脫北者男子發生外遇,提出分手後卻慘遭殺害。2人原先如何相遇,仍是未知,丈夫也不知道妻子與這名男子的關係。

 

崔的丈夫說:「我的太太死了,怎會不遺憾當初讓她來南韓的決定呢?」他決定帶著有居留證的兒子留在南韓,因為「機會」在這裡。他說:「回到中國,情況更糟,誰會給你免費的房子和教育啊?」

 

「我當然想念她,我們相處了9年,兒子當然也想念媽媽。」崔的丈夫說。除了要面對喪妻之痛,他還需面對流言蜚語,指太太從事性交易而面對死後眾叛親離的下場。

 

脫北者淪為「中國買主」的性奴隸、生育機器

 

佛雷指出,脫北者到達南韓後仍需面臨嚴峻的生存考驗,並想方設法把錢寄回北韓老家,有些脫北婦女甚至選擇以賣淫維生,此情況並不罕見。

 

《南華早報》報導,曾2度被人蛇集團賣到中國的脫北者池賢娥(Ji HYeon-A)表示,雖然很多北韓婦女被中國買主善待,但絕大多數都是遭到虐待。

 

池賢娥說:「大部分北韓女性,被賣給殘疾、年長或是非常貧困的中國人。有些人對我們像是奴隸一樣,有些人把我們當生育機器。」

 

 

 脫北者與中國有剪不斷的家庭關係

 

崔的骨灰罈被放置在火葬場內一個「無家可歸者」的特別區域。崔的經歷,是許多脫北婦女的寫照。

 

原本欲取道中國前往南韓的脫北婦女,不少人都因「被交易」而在中國建立了家庭,即使後來脫離了在中國受到挾制的處境,輾轉來到南韓後又有了新的伴侶,也多半與中國家庭維持聯繫。

 

中國,成了脫北者走上亡命之旅後,與北韓家鄉生活之間不可或缺的連結。一路走來,經中國、寮國、泰國最後終抵南韓,脫北婦女的身份,更是女兒、母親、妻子或是姊妹,心中所盼盡是親人一切平安。

 

即便回不去北韓的娘家和中國的夫家,落葉也要歸根。崔的中國丈夫表示,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後會將太太的骨灰安置好。他說:「他是我兒子的母親,我們會帶著她的骨灰。但我兒子應該要先學韓文。」

 

關鍵字: 脫北者 北韓 中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