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傳真:水災讓日本「政治休戰」 台灣卻有黨主席夫人說「老天有眼」

陳威臣 2018年08月30日 07:00:00

對比日本發生水災時各界反應,台灣政客只想靠天災謀取自身政治利益的態度,令人無法苟同。(美聯社)

台灣自8月23日起,因熱帶性低氣壓所帶來的西南氣流,滯留南台結果降下超大豪雨,排水不及造成多個縣市突發性淹水。然而救災仍在進行,台灣政壇的口水倒是噴得更多,形成另類「水害」。

 

無獨有偶,東京在8月27日傍晚開始,也因大氣不安定,不但發生兩萬多次落雷,還在短時間內降下超級豪雨,結果也讓東京低窪地區,同樣因排水不及而淹水,相較於台灣在災害發生後,藍綠政黨彼此互噴口水,連媒體也參一腳形成大混戰,模糊了救災的焦點,日本在面對這類超大豪雨,其對策與各界態度為何,就值得深思了。

 

就在今年的7月初,西日本因巴比侖颱風來襲,帶來旺盛西南氣流,結果在數天之內降下超過1000毫米的驚人雨量,讓岡山、廣島、愛媛三縣受害嚴重,其他西日本的行政區也有大小不同的災害,造成220人死亡、10人失蹤、數萬棟民宅毀損或淹水,數條鐵道線至今仍未修復通車,成為平成時代最嚴重的水災

 

如此嚴重的災害,卻在第一時間傳出,降下豪雨的當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與黨內的青年議員餐敘,雖然並非公開行程,但照片畢竟是由自家議員貼在推特上,大家開心嬉笑的畫面,對比當下許多民眾正受水患威脅,總是觀感不佳。然而立憲民主黨等數個在野黨,卻在第一時間表示,救災才是第一要務,並發表了「政治休戰」。

 

在野黨們認為,國難當前,應該要全心全意救災,要咎責等告一段落後再說,而正在進行審議的法案,也應該暫時停止。也因此安倍快樂餐敘事件,就這樣不再被提起,媒體關注的焦點,也全是災後復建與進度、豪大雨與水災時,民眾該如何面對、或是捐贈物資的注意事項等議題,至於政治口水,在水災發生後一兩個禮拜內,完全看不到。

 

7月初西日本豪雨成災,當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與黨內青年議員餐敘。(美聯社)

 

只為自身政治利益

 

這樣的態度,也讓日本政府在面對如此大的災害時,得以專注於救災,而無需疲於奔命,淹沒於口水大戰與假新聞之間,畢竟災害來臨,沒有人願意民眾遭受生命與財產的損失,而面對國難,更應同心協力才是,而不是相互扯後腿,只為自身政治利益,而讓焦點模糊,對災民情何以堪。

 

天災發生後的一個多月,東京也面臨了如西日本水災的大豪雨,世田谷區在短短的一小時內,降下110毫米的驚人雨量,其他地區也有70-100毫米不等,當晚筆者的手機一直收到落雷、龍捲風與豪雨的警報,電視機也不斷地同步出現,也有避難通知等,雖然讓人緊張,但相關情報讓民眾得以掌握。

 

然而面臨如此驚人的雨量,再怎麼完備的治水系統,也無法抵擋,於是就造成了東京多處低窪地區淹水的狀況了。探究其原因,就在於都市的排水系統,是以何標準作為想定,以東京來說,目前的排水系統的設定,是在明治時代,以每小時50毫米的降雨量作為標準,當時是以田地與森林擔負50%的滲透率,加上50%的下水道排水。

 

經歷了一百多年,東京的發展早已超過當年所預想的範圍,不管是大樓建築或是柏油道路的鋪面等,都讓降雨無處宣洩而積水,因此目前已改為依靠森林綠地或是農田滲透排水僅有20%,剩下的80%則是依靠下水道。在這樣的思考模式之下,就必須要興建大量的下水道,才能夠滿足現有的都市狀況,目前東京都希望在2020年時,能夠達成74%的目標,但距離80%仍有一小段路要走。

 

而且由於東京是個海港,有許多地方與海平面等高,排水不易,因此在興建地下鐵路線時,在其下方跟著興建所謂的儲留管,就是在面臨豪雨時,可以先將雨水導至此地儲放,再利用抽水機將水排至河川放流。目前不僅有地下鐵,公園甚至於新建的公共設施,下方都設置有儲留管,加上雨水調整池,目前共可儲放60萬立方公尺的雨水。

 

此外,還在都內各河川周邊,設置調節池,以便應付豪大雨時,河川暴漲威脅沿岸居民,目前共設置了28座調節池,共可調節儲放256萬立方公尺的水量。此外,在東京周邊地帶,也設置了超大型的首都圈外郭放水路,這座耗資2300億日圓興建的排水設施,則可儲放67萬立方公尺的水量,總排水能力是每秒200立方公尺。

 

水災發生不挑哪黨執政

 

看了東京都各種排水設施,耗費龐大的經費,但其目標僅是對應每小時50毫米的降雨量,也難怪超過50毫米就會發生淹水的狀況了。目前東京都是希望能夠在30年內,達到對應100毫米的降雨量,但仍必須要編列更龐大的經費,才有可能達成。

 

日本的狀況是如此,對照台灣,即便是在過去曾編列8年800億的預算,但那僅是基本的防災設施,前瞻計畫當中雖然有編列數百億的治水預算,然而這也只能改善部分淹水地區,將防災標準提升,但如果沒有正確的防災觀念,未來不管是換成哪一黨執政,同樣還是會面臨水災的狀況。

 

事實上在目前全球均面臨極端氣候的狀況下,政府與民眾都要有不可能不淹水的基本態度,畢竟人們都不願意犧牲自己的權利,來換取更大規模的水利工程,加上過去西南沿海超抽地下水,以及水利區卻進行大量的土地開發,這個惡果如今也逐漸浮現,這樣的狀況如果國人不願面對,痛苦地將會是我們的子孫。

 

這次的水災,由於剛好是在地方選舉前,也因此在野黨自然是見獵心喜,光看黨主席夫人「老天有眼」的一席話,對災民們是多大的諷刺,該黨還大辣辣的製作海報嘲諷,對比日本發生水災時,在野政黨的做法,這種只想靠天災,來謀取自身政治利益的態度,令人無法苟同。

 

當然對執政黨來說,也是焦頭爛額,整體的指揮系統由上到下,呈現出失靈的狀態,未來都必須要檢討。但我們更該自省,在面臨天災時,要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我們的治水防災標準是什麼,國人又是否願意因提升治水標準,而犧牲自身的部分利益,讓台灣不再受到水害之苦呢?

 

※作者為本報駐日特約記者

 

【延伸閱讀】

●社評:要總統「下來走」的台式民主

●李濠仲專欄:紐約市民這樣防災 台灣人呢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