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媽媽—韋政通的少年愛情夢

羅文嘉 2018年08月29日 13:40:00

1949年初的上海已經人心惶惶,,一月底北平全面淪陷,共軍隨時準備渡江南下,前往台灣的渡輪即使數條黃金都一票難求。(圖片摘自網路)

沒錯,一開始,我是因為這個愛情冒險故事,才決定出版這本書(異端的誘惑---韋政通的一生)。

 

1941年,十六歲的韋政通,離開家鄉到來中國最繁華的城市上海。這時候中日戰爭已經爆發多年,上海除法國租界外,幾乎全數被日本人控制。

 

「父親把我送到上海一家錢莊當學徒。他的目的是,你學了這個本事,將來有一天,我們也到上海去開錢莊。他的價值觀,就是滿腦子都是掙錢。我的哥哥也是在上海永安公司當學徒,南京東路上有四大公司,第一大公司就是永安公司。」

 

韋政通父親在丹陽(江蘇鎮江東南)開了間布店,丹陽位於自隋代以來南北往來最重要的京杭大運河附近,後來京滬鐵路開通,商業活動十分發達。

 

「我父親是個商人,我有兩個哥哥,我是最小兒子,他希望我們三兄弟都繼承他的事業,我從小對我父親的這個行業,就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的家庭沒有一本書,我家好多代裡面沒有一個讀書人。我生活的那個地方,十幾華里,也沒有一個重要的讀書人。因為這樣一個背景,而我這一輩子愛好知識的追求,使我相信一個道理,就是人是有天生傾向的,這個天生的傾向,如果它強烈的話,要是環境與它格格不入,就會引起反抗。」

 

「我父親就是那種標準的知識水平不高、很威權的老式家長。他們做生意,掙了錢,生活過得自在。我家鄉鎮江人有一種生活習慣,叫做「早晨皮泡水,晚上水泡皮」。你們懂嗎?早晨喝早茶,叫做皮泡水,晚上到浴室裡面泡個澡,躺著享受一下,讓人家揉揉腳、按按摩什麼的,就是水泡皮。這是江南那一帶的風俗,有一點錢的人都是這樣享受,然後朋友之間見面,就是抽大煙,我小時候就是看到這種景象。」

 

韋政通當了一年學徒,在大哥支持下,決定上學唸初中,當時上海最好的高中是聖約翰中學,但是只念過幾年私塾的韋政通,既沒念過英文,也沒學過數學,根本進不了,後來跑去找另一所私立的大同中學,跟教務主任懇求讓他一試,但條件是一年內英文數學要跟上,四年後韋政通以同等學歷考上光華大學(也就是後來的華東師大)。

 

17歲在上海時期的韋政通。(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開始讀書,後來父親知道這個事實,他沒有理由反對,但也有一個條件,就是你書讀完了必須回來管店,這有點逼得我非走不可。」

 

當時還在念大學的韋政通,一點都不想把自己人生耗在經商顧店上,想反抗離開,又沒有足夠勇氣。

 

「有一個經常到我家來送藥的護士,因常常到我家來送藥,跟我家人很熟,我非常喜歡她。她後來到臺灣去,留了一封信給我,她是跟著軍隊去的,在軍隊裡當護士。她說她到了臺灣,會駐紮在什麼地方,那個軍隊是什麼番號,都告訴我了。」

 

韋政通談到這個山東小姐時說:「我想一個女孩子都有這麼大的勇氣,隻身跟著軍隊去闖天下,我是個男人,為什麼不可以?」他決定不顧一切,離家出走,到台灣尋找他的女神。

 

1949年初的上海已經人心惶惶,,一月底北平全面淪陷,共軍隨時準備渡江南下,前往台灣的渡輪即使數條黃金都一票難求,一月底太平輪沉陷,渡海難度更高。

 

黃浦江碼頭,擠滿逃難的大人、小孩、軍人、器具, 韋政通走過外灘,穿越依舊熱鬧的南京路,他沒有難要逃,也沒有家人要同行,只是因為一位女子、一封信件。

 

路過大世界遊樂場,當時上海最熱鬧的百貨商城,韋政通抬頭看見青年軍207師招兵廣告,他知道這是唯一可能離開上海的機會。

 

1948年十二月,國民政府軍在東北瀋陽被圍,多數友軍選擇投降時,青年軍207師決定不投降、拼死突圍,全軍35000人,最後只剩4000多人離開東北。幾個月後207師來到上海,重新招募青年學生,準備轉進台灣。

 

4月21日,韋政通終於搭上中興輪,隨同青年軍離開上海。

 

4月23日南京淪陷。

 

4月24日到達基隆上岸。當時韋政通身上只有十塊銀元,和那封滿載浪漫愛情夢想的信件。

 

故事到這裡,你一定很好奇,到底後來他們見面了嗎?我問老先生時,他沒太多著墨,只悠悠的說:「她當然嫁給別人了。」

 

馬子沒把到,自己卻回不去了。

 

我問韋政通孫女心怡:「後來他回去時有見到爸媽嗎?」

 

「沒有,都已經過世了。」

 

「沒有聽他再提過爸爸,只聽他說想媽媽。」

 

※作者為水牛出版社社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