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從楊偉中身後談「忠」

陳德銘 2018年09月05日 00:00:00

作者認為,以「叛徒」來對楊相稱。這現象既違背了「死者為大」的優良傳統文化倫理,又表現出台灣人被過去黨化教育「愚忠」洗腦的悲哀。(資料照片)

前國民黨發言人、民進黨蔡政府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楊偉中先生不幸於上月底為拯救溺水女兒而逝世,才47歲。楊偉中以父親身份捨己救親本屬偉事一樁,理應莫大尊敬,但由於其身前曾任兩黨對立的職位,身後竟掀起網上一堆非理性的諷刺、謾罵乃多於紀念,甚至有人以「叛徒」來對楊相稱。這現象既違背了「死者為大」的優良傳統文化倫理,又表現出台灣人被過去黨化教育「愚忠」洗腦的悲哀。

 

所有問題的源起乃是二次擔任國民黨發言人這一職位。楊偉中於2013年6月加入國民黨, 10月擔任國民黨發言人,2014年2月,因個人生涯規劃辭去國民黨發言人職務。又至2015年1月,楊偉中重返國民黨,繼出任發言人一職。2016年1月16日,朱立倫於總統大選敗選,楊偉中再宣布請辭國民黨發言人職務。相信若沒有被任命為黨發言人一職的話,或許後來出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一事的反差便不至於洪溝,因為發言人職務為高層,也等於該團體對外的正式立場、態度和代表,也因為發言人背景的牽連,遂導致4月29日,楊偉中被指責屢在談話節目中批判國民黨高層及黨務議題,而令時任黨魁的洪秀柱之中央考紀會開除楊偉中黨籍。也正因如此,才有最後被認為「背骨」而去任職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的後續。

 

檢視楊偉中短短的一生,會發現他真是個人才、潛力股。他的背景並非政富二代,身家清白,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水墨畫家。而楊一生就學幾乎都考進最好的學校,中學讀建中,大學上台大法律系後轉社會學系,研究所則唸台大和政大,連最後畢業口試亦以近滿分的成績取得碩士學位。踏入社會後,除參與社運活動外,其品格清廉、對社會參與,遂得到包括馬英九、朱立倫、柯文哲等政治名人的賞識而延攬,前途無限。無論你有否親身認識楊偉中本人,但從他在電視上的言論便會發現他的思維是理性、邏輯和分析的,斷不是那種意識型態思想、情緒化字句、甚至一堆假設盜聽途說的沒營養發言,他講的話是能也需要思考的。

 

一個自青年時期便從事社會運動的人應該是具社會正義、道德良心的,因為學生是遠離現實而富理想的,另外勞工又都是基層老百姓,艱苦與共。為群眾謀幸福對抗權貴,這是他性格的養成。而楊偉中甚至還去關心中國民主運動,參與關懷對岸人權問題。試問一個白手成家,甚至連妻子都差點娶不起的平民社會運動人士又怎麼會變成所謂為了官位而倒戈殘害同志的「叛徒」呢?

 

我們首先檢視楊偉中被開除國民黨黨藉的「罪名」,國民黨說:「 2016年6月28日,以楊偉中違反黨章第35條,損害黨之聲譽,惡意攻訐黨至損害黨的利益,中央考紀會同意嘉義縣黨部建議,以共識決通過開除楊偉中的黨籍。」簡單言就是「黨的利益」 背後作崇。那究竟是什麼事損害到「黨之聲譽」呢?綠始於那場太陽花學運,當時楊偉中在臉書發表<人微言輕,還是要說點自己的話>,批評行政院及馬英九處理學運的作法,楊主張召開公民憲政會議或國是會議來解決。這是一個社運人士身份的建言,也開始所謂「叛徒」的不歸路。

 

過去的威權社會獨裁統治是單一的,蘇聯式或法西斯式的政黨政治告訴我們「一個政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透過教育洗腦將「黨國」植入人民的思想,像今天中國政權仍呼喊「為黨效忠」、「聽黨指揮」,愛國和愛黨合一了,彷彿入了黨便要愚忠否則便是不忠,人不能為人,要失去自由意志而物化為黨機械的一個零件。也許是楊偉中加入國民黨的時間不到十年,涉世未深,而還保有不該有的自由思想,為了「促進黨內的多元與進步」,提出建言,結果傷了主子和自己。

 

如果今天還是過去,還是那個「黨國」時代,那楊的最後,倒戈了敵對陣營還清算自己老東家,那真是大義不道,謀反叛離,千萬到該死。但現在是民主社會,國家是人民的,政黨只是執行群眾交託公權力的一個管理群體,以理為優先權非為主要,難道愚忠方為道德上之唯一高尚?姑勿論今天綠色執政如何,馬英九執政到最後人民支持率只剩下7.5%,馬朱吳等國民黨高層密謀換柱,大失民心,藍色的八年西進傾斜令部份台灣人民擔憂,這些都是每個公民可評議和表達的,難道要走回一言堂,黨國天下才是對的,入了黨當起了忠狗才叫忠貞?如果一個政治團體不論藍綠都不能接受公議和批評,那九○年代以後的台灣民主都是一場鬧劇也是一團臭屁!當了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便是「背骨」,那歷史上的國產變黨產,黨產又變權貴個人財富也是對的嗎?孔宋家族是對的嗎?我們可以厭惡蔡政府進行政治清算而未全力前衝經濟發展導致不理想,但我們不能無視民主潮流黨國思想的解體,難道當年大陸的黃金和故宮的文物都國民黨的而不是國家的?難道年金改革對非受益共同體的大眾都不能有所異議?楊家可也是教師家庭呢。

 

逝者已斯,楊偉中從年青時的左翼馬克思到今天心中的民主光州,人和社會和思想都是會隨年齡環境而進步演變的,只著墨一個點去批評一個人,不成大氣。他的短暫一生沒有或還沒有為了財富利益而沾有污點,卻一直只為了心中那理想國和最愛的家人打拼奮鬥,直到最後。人間的最後他留下一句話:「為了人民幸福、社會公正、政治革新、國家自主,我們應堅定貫徹『人權乃臺灣立國的基石』的信念」,這就是一切一切問題非議的原因和答案。

 

※作者從事自由業

關鍵字: 楊偉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