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台灣素有嚴重的天真病 應該看看敍利亞的教訓

藍弋丰 2018年09月13日 07:00:00

敘利亞是台灣大眾相當陌生的國家,但其實敘利亞與台灣有很多奇妙的歷史因緣。(美聯社)

正在台灣每天吵嚷許多政治口水無聊小事,日本正在蒙受嚴重天災,但日本苦難的程度,還遠遠不地球另一邊的敘利亞,內戰至今已經7年,超過40萬人喪生,700萬人流離失所,原本美麗的古城都化為斷垣殘壁,而這場血腥內戰即將進入最終階段,俄羅斯與敘利亞聯軍吃了秤砣鐵了心,將對反抗軍最後據點,目前還有約300萬人口的伊德利卜省發動總攻擊,世人預期將會讓該省成為一片「血湖」,也就是屍山血海。

 

敘利亞是台灣大眾相當陌生的國家,但其實敘利亞與台灣有很多奇妙的歷史因緣,兩國的人口約略相當,敘利亞沒有準確的人口統計,但2011年內戰前夕的估計人口數,大約就是2300萬人;另一方面,台商全球打拼,最會在人治的國家做生意,在敘利亞內亂之前,台商在敘利亞曾經是重要的進口通路商,當然在內戰危機前早就撤離。

 

敘利亞在政變循環的過程中曾經一度與埃及組成阿拉伯聯合共和國,這個大動作在中東產生骨牌效應,引發伊拉克推翻國王、黎巴嫩內亂,釀成中東危機、西方出兵中東,毛澤東因而在亞洲呼應挑起第二次台海危機,也就是「823砲戰」,在第二次台海危機中,美國產生「金馬撤軍」、「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等論點想法,但最終因毛蔣一致抵制,無疾而終,決定了台灣的國際地位現況。

 

敘利亞也有如台灣的「鏡子國家」,因為在二戰戰後,敘利亞先迎來獨立與民主曙光,卻因為美國中情局介入發動政變,結果陷入政變循環,最後導致阿薩德家族的興起,老阿薩德傳位給現在的小阿薩德,有如台灣的兩蔣;台灣則是戰後先進入兩蔣威權時代,卻開始民主化而如今漸漸成為民主國家。

 

敘利亞的七年內戰,如今即將面臨最終結局,最後攻勢在即,世人預料一場人道大危機即將發生,土耳其總統艾爾段邀集俄羅斯、伊朗,在德黑蘭會談,希望能和平解決,但這個最後努力失敗,俄敘聯軍已經開始轟炸,為總攻擊鋪路。美國總統川普則撂話,要敘利亞不許使用化學武器,若使用則會動用武力,言下之意,只要是用傳統槍砲,他也就不管了。

 

 

歐巴馬是美國史上最偏離現實主義的總統

 

事情到底為何會演變成這樣呢?這得回到當初,2011年,敘利亞人民響應「阿拉伯之春」起而抗議阿薩德政權的高壓統治,人民和平示威,阿薩德卻下令鎮壓,導致下級士兵倒戈,因而掀起內戰,英美等國放話認為阿薩德政權已經失去統治正當性,必須下台,反抗軍如野火燎原,全盛時期佔據大部分敘利亞領土,把阿薩德部隊壓縮在核心區域。

 

從後見之明來看,敘利亞反抗軍只有2~3年的機會之窗,因為2011年賓拉登伏法,美國「聯中制恐」的反恐戰爭已經告一段落,回歸大包圍中國的基本國家戰略,在東亞已經開始規劃「亞太再平衡」,就國際大戰略來看,美國應該已經要進入「聯俄制中」拉攏俄羅斯加入中國包圍網才對。

 

只因為當年的歐巴馬是美國歷史上最左傾、偏離現實主義的總統,相信民主普世價值,因此支援敘利亞反抗軍,可是礙於大戰略也不敢明目張膽支持,就是間接性的提供一些資金、武器、訓練,如此而已。接下來,因為歐巴馬的理想性太重,「價值重於現實」,和俄羅斯的價值觀有嚴重落差,又引發了烏克蘭危機,美俄之間的關係降到冰點,敘利亞反抗軍也就在夾縫中有發展空間。

 

但這個窗口隨即關閉,因為歐巴馬一念之仁導致天下大亂,還鬧出伊斯蘭國,在中東全面混亂下,即使歐巴馬也醒悟到在國際戰略上,現實主義才是唯一答案,不能把價值當飯吃,否則只會適得其反,2015年之後,烏克蘭危機開始緩和,即使川普還沒當選,美俄關係早已開始默默改善,重回基本戰略,反抗軍的機會之窗也就消失了。川普先前甚至還正在規劃自敘利亞撤軍,因為情勢惡化才打消念頭,但美國對敘利亞的戰略指導,早已從歐巴馬時代的要一定讓阿薩德下台,改成只要伊朗勢力退出即可。

 

預期一場人道大危機

 

2015年是敘利亞政府軍的最低點,該年5月努斯拉陣線奪取伊德利卜,之後,美國對俄羅斯的行動開始逐漸睜隻眼閉隻眼,在俄羅斯全力相挺下,敘利亞政府軍一一奪回反抗軍佔領的重要城市,霍姆斯、阿勒坡等等,每當奪下一個反抗軍城市,政府軍一方面為了跟英美交代,一方面有意讓反動份子集中,會安排人道巴士,將反抗軍與支持民眾運送到其他反抗軍據點,通常就是伊德利卜。

 

如今除了伊德利卜以外,所有反抗軍主要據點都已經由政府軍佔領,只要最後將伊德利卜的反抗勢力包圍消滅,敘利亞反抗勢力就蕩然無存,只剩下雄踞東北的少數民族庫德族佔領區。

 

國際上都預期,當政府軍與俄軍聯手發動總攻擊,將是一場人道大危機,那各國反應呢?川普的反應是推卸責任,口頭說要兩國不要發動進攻,以免發生人道危機,但又只強調敘利亞不可動用化武,動用化武美國就會施以轟炸懲罰,言下之意,用傳統火力就沒關係,而要是發生人道危機,那都是敘利亞與俄羅斯的錯,反正我川普已經口頭警告過你們了。

 

至於最重視民主、人權的西歐國家,英、法、德?跟川普同聲一氣,說可能成立聯軍來對抗阿薩德政權,不過,前提一樣是阿薩德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也就是說,若不用化學武器,只用傳統槍砲,它們也默許了。西歐國家已經受夠了敘利亞內戰造成難民大遷徙,不斷遷入的難民給歐洲各國帶來無數社會問題,巴不得能早點結束戰事。

 

唯一一個認真想調停的,反而是最近才毀壞民主、不重視人權,搞個人獨裁的土耳其,這是因為土耳其境內已經有高達250萬敘利亞難民,伊德利卜省與土耳其相接,一旦俄敘兩軍對伊德利卜省發動總攻擊,難民唯一的生路又是逃向土耳其,到時國際壓力要土耳其為了人權因素開放邊界,一口氣可能又要收一兩百萬難民,那可受不了,所以土耳其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召開德黑蘭峰會想找出和平解決的辦法,但俄敘當然不可能理會土耳其的要求。

 

台灣一向有嚴重的天真病

 

目前許多人擔心,屆時土耳其若沒有歐盟提供交換條件,將可能不顧難民死活,封閉邊界,讓難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夾殺在關閉的邊界與俄敘聯軍的烽火之中。

 

7年內戰,將以反抗軍以及支持反抗軍的民眾,一起葬身血海之中結束。

 

如今的反抗軍大勢已去,滅亡只是遲早的問題,但在機會之窗的一兩年內,他們又在做什麼?答案是他們動不動就分裂,互搶地盤,自相殘殺,其中最團結的一股勢力,竟然拋棄了原本打倒阿薩德政權的初衷,跑去建立伊斯蘭國,引起美國與整個阿拉伯世界的聯合圍剿。

 

團結一致的庫德族,擊退伊斯蘭國的大舉侵襲,奪下敘利亞東北半壁江山,一盤散沙的敘利亞反抗軍各勢力,成天分分合合,不是一同先打倒政府軍,而是爭奪據點當山大王,為了搶地盤,彼此先互相殺來殺去,因為比起要去攻打防備森嚴的政府軍據點,先吞掉反抗軍對手比較容易。

 

由於反抗軍熱衷「往內互打」,阿薩德政府沒在2015年走向滅亡,反而是逐漸脫出谷底,一處處逐漸恢復領土,反過來有計畫地將反抗軍收縮到2015年淪陷於努斯拉陣線的伊德利卜,由於努斯拉陣線與基地組織有關,如今敘利亞、俄羅斯、伊朗稱伊德利卜是「恐怖份子的巢穴」,把對反抗軍的殲滅作戰,美其名為反恐戰爭。

 

英國聯合國大使稱伊德利卜省的「嬰兒比恐怖份子多」,但英國會為了保護這些嬰兒而出兵嗎?並不會,只會以空話呼籲而已,世人均知伊德利卜省將成為一片「血湖」,但也都只是袖手旁觀講風涼話,希望敘利亞跟俄羅斯能自行良心發現,但從這兩國過去的紀錄,只能說,他們的良心跟西方國家的良心定義有很大的不同。

 

敍利亞在戰後先有民主,卻因戰略位置重要,而喪失民主進入獨裁,如今有300萬人要被逼上絕路,各國只願出些空話。台灣一向有嚴重的天真病,看看敍利亞的慘劇,應該心生警惕:終究實力才是硬道理,根本上要時時努力富國強兵,對國際局勢的觀察與預測也必須更敏銳,機會不及時把握,可能永遠關閉,強權才是人類歷史上真正的普世價值,強權才能保障一切,包括人權

 

當弱小勢力發生人道危機,各國只會一邊喊著人道危機,心裡想的卻是出兵很貴很麻煩、難民不要到我家,如此而已。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

 

【延伸閱讀】

●人權觀察執行長:必須對俄羅斯施壓 以防敘利亞遭血洗

●藍弋丰專欄:連衣索比亞都知道 保衛國家不是只靠普世價值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