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菜批發市場改建到底在吵甚麼

焦鈞 2018年09月13日 00:01:00

台北市民該有一個甚麼樣的果菜批發市場,不應該在「政治攻防」中被淹沒。(圖片取自吳音寧臉書)

一時間,輿論焦點關注「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改建(以下簡稱市場改建)」,原因無他,因為從政治解讀此事已成為「臺北農產總經理吳音寧一人對抗整個台北市長柯文哲及其團隊」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戲碼。柯市長一開始對改建爭議顯露的焦慮,可見此事政治殺傷力;同樣的,吳音寧總經理,看似已走出三月休市風波,甚至贏得不少網路聲量支持。但,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改建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台北市民該有一個甚麼樣的果菜批發市場,在這樣的「政治攻防」中被淹沒,實甚可惜!

 

本文並不打算探究市場改建爭議所引發的「政治解讀」,而是要回到台北市民、農業生產者、中間販運商、市場承銷人、以及作為第一果菜批發市場經營主體的臺北農產運銷公司身上──到底一個全新的果菜批發市場,其定位、型態、功能與遠景,到底該長成甚麼樣子,方能滿足上述各方需求?而另一個值得討論的是,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彼此間的心結角力,到底會對市場改建造成什麼關鍵性的影響?

 

改建案爭執超過二十年

 

回到事件的原點,是一個爭吵超過二十年的市場改建案;早自陳水扁、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對於所謂的「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暨台北魚市改建構想」,從未停止過;如此紙上談兵超過了十年,期間各式各樣的規畫方向與想法,可謂五花八門。甚至,某任總經理還主張,把原址改建為萬華區的摩天地標大樓,其底層為蔬果批發市場,樓上樓層為住商綜合大樓;這樣的改建思維,仍是一個「點狀」的硬體建設思維,更多滿足的是市府首長對其任內是否有「政績」可留下,而菲這個市場是否吻合各方使用者需求。

 

扁馬之後的繼任者郝龍斌,其八年任內市場改建案再起;先是台北魚類批發市場自行取得中央農委會漁業署的補助,要搶先在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之前改建;隨後地理位置位於華翠大橋旁的家禽批發市場、環南零售市場也陸續啟動改建。一時間,整個萬華西南區邊陲這個台北市發展最受阻的區域,看似一片光明;但,魚類批發市場的單獨改建終究不切實際,緊鄰的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主張二市場合併改建,不僅可減省預算與縮短工期,也能讓「穿西裝改西裝」的改建模式,也會因二個市場在改建過程中因為空間的相互支援,而讓衝擊降到最低。

 

這個改建大原則,從郝市長到柯市長,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改變;若真說這二位市場有何差別(高明之處?)大概就是柯市府團隊「具體」想出了一個「市場改建中繼」模式,瞬間化解了市場攤商對於改建的反彈力道;同樣的,柯市府規避環評的做法雖於今年二月風光動土了中繼工程,但也馬上遭到主管機關的質疑而退回原點,讓原定今年九月動土的市場改建主體工程,至少要再延遲一年以完成環評。

 

高智商的台北市長似乎缺乏一個專業的團隊,擘劃屬於「首都戰略層級」的農產品批發市場。(攝影:張文玠)

 

市府只想急著落實柯文哲政見

 

順著這樣的一個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暨魚類批發市場改建工程的歷史回顧,我們似乎看不到農民、市場承銷商、蔬果販運商與市場經營管理者的角色!因此,我們要問的是:「台北市第一果菜市場改建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再往下探究,我們需要一個什麼經營型態的農產品批發市場?是一個超大型、抑或數個中型的衛星串接樣態?是要雞鴨魚肉蔬果水產分門別類,還是一個大型的綜合性農產品批發市場?上述這些關鍵問題,台北市政府理應主動尋求中央農政單位的協助,在所謂的「市場硬體改建」之前,必須能夠為這個有可能是東亞最大生鮮蔬果批發市場的定位,給予明確化的戰略定義!

 

很可惜,身為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的的台北市政府,似乎只關注著「柯市長的政見落實」,全然地忽略一個全新現代化市場的改建工程,不是靠工程硬體改建思維解決,而是要全面性思考「如何建立完善的農產品(生鮮蔬果)產銷通應鏈的系統化工程」──如此思維下,市場改建所要關注的事項,要有縱向與橫向的產銷體系整合工程要解決,眼前所見四十多年來未見改善的就包括:從產地到批發市場缺乏棧板作業、全程冷鏈物流管理、產品分級包裝標準化的再晉級與科技化(三維條碼、RFID、大數據資料鏈上傳……)導入,最重要的是面對極端氣候導致產銷失衡常態化下一個現代化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如何站在戰略置高點,積極扮演調節供需功能。

 

集中化才是果菜批發市場趨勢

 

上述,只是從表象上、從與鄰國日本的進步性比較而來。這是引發的市場改建爭議,還有一個更大的議題就是:大台北地區真的需要這麼多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嗎:大台北地區現計有四個蔬果批發市場、一個家禽批發市場、一個肉品批發市場、一個魚類批發市場與一個花卉批發市場──有可能,將這八個分散在大台北盆地或核心禍邊陲地段的農產品批發市場,給予集中嗎?日本東京都與九州福岡的批發市場,都已經朝向集中化、並往都市周邊的海埔新生地遷移,為的不僅僅是批發市場的定位已經轉型為「現在化的物流管理中心」經營模式,更重要的是為都市精華地段做出更有利都市長遠發展的戰略布局規畫。

 

甚為可惜,我們高智商的台北市長似乎缺乏一個專業的團隊,擘劃屬於「首都戰略層級」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同時,在中央農政單位的協助下,捐棄黨派成見為八百萬雙北、基隆與北桃園生活圈民眾的每日新鮮農產品得供給配送,找出一個系統化的解決方案,而不要再停留於純硬體改建思維的市場改建,才是全體市民之福。

 

※作者為《水果政治學》一書作者、前臺北農產運銷公司秘書、現任雜糧基金會代理執行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