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專欄: 香港已是木馬屠城記裡的那座木馬

鄭立 2018年09月20日 07:00:00

西方國家過去對香港的信任正在慢慢瓦解,香港很可能因為部份人想要當買辦的利益,而賠上百多年所建立的信用。(美聯社)

香港政府與北京政府,有不相容的司法系統,不同的法律;香港的特區護照,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分開;更重要的是,香港有獨立的銀行,經濟,貨幣體系。也因此,香港與中國,有不同的信用價值。再直接一點說,對於西方各國而言,香港人,以及香港的司法系統與貨幣,都比中國更可靠,更有信用。

 

一直以來,比起中國人,國際社會更願意讓香港人入境自由行動。 比起中國法庭,國際社會更願意相信香港法庭的判決。比起中國的銀行,國際社會更願意把錢放在香港的銀行。比起中國移民與留學生,國際社會更放心收容香港移民與留學生。

 

北京政府單靠自己,是無法得到以上的信用的。就算他們有GDP,解放軍和核武,都建立不了別人對他們法庭的信任。也許哪天北京政府會變得可信,但不是現在。

 

香港能提供這些信用,北京政府能控制香港政府,這兩者加起來,北京政府很合理地會想,透過指揮香港政府的政策,或者利用香港的體制,去包裝自己的東西,進入西方世界。 因為中國人或中國企業,不能取得西方的信任,所以讓自己人變身成香港人,讓中國企業包裝成香港企業,就有可能得到西方信任。

 

故此,香港有著非常奇特的移民政策,這世界上大部份地方的移民,都是被移民的地方審批的。但香港的移民政策,審批權卻在中國,換句話說,中國就像魔法少女的吉祥物一樣,在不需要香港人同意下,每年可以讓一定配額的中國人變身成香港人。以香港作為跳板,去西方國家。

 

那對外人而言,他們所控制的企業,看起來就像是香港人建立的香港企業。 這個挪用身份的策略有很好的例子,就是台灣人經常看到某些新聞引述的「港媒」,往往是香港人自己不看,甚至聽都沒聽過的媒體,利用港媒的身份去掩飾自己是中國媒體的本質。

 

這些人對香港未必有興趣,未必認同香港的體制與價值觀,也未必真的想成為香港人,他們需要的只是香港這個身份與其百年信用。中國透過控制香港政府,收編部份高官權貴變成使者,把部份自己人變成香港人,以及將企業變成香港企業,有如木馬屠城記。 當有人需要的是一隻能藏著士兵,渡進嚴防特洛伊城門的木馬時,香港就扮演了這隻木馬。

 

最近,西方國家很有可能漸漸留意到,香港被中國政府騎劫。 最近前香港政府高官何志平,因為行賄非洲國家在紐約被捕,不獲假釋。在各種針對中國的政策上,也開始同時把香港列入針對的對象。

 

這些事情可能意味著,西方國家過去對香港的信任,正在慢慢瓦解,香港很可能因為部份人想要當買辦的利益,而賠上百多年所建立的信用。

 

如果這件事情發生,香港將失去最珍貴的資產,而無可避免地衰落。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