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轉型正義四】奧比薩克思:真正和解,在於憲法的人權保障

王怡蓁 2018年09月20日 18:22:00

薩克思指出,真正的和解不是在於委員會的存在,而是憲法的人權保障,及不同族群誠懇地互相對待。(攝影:王怡蓁)

薩克思說:「我從來沒見過他,我心臟蹦蹦跳,他比我高壯也比我年輕,跨步豪邁,我那時想,他就是試圖要殺掉我的人。」

 

「亨利昂首闊步地進到辦公室,聊一聊後,我說我要工作了,我跟他說你應該要去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講出真相,我現在不能跟你握手,如果你講出真相,我會跟你握手。他要離開時,有點憂慮,無精打采地走出辦公室。」薩克思說。

 

南非憲法法院前大法官奧比薩克思是一位人權鬥士,當時的南非還有種族隔離政策,由於他為遭迫害者發聲,因此流亡海外。1988年4月,薩克思在莫三比克任教時,南非特務在他汽車下埋炸彈,讓他失去一隻手臂與眼睛。

 

真相揭露:讓人們知道雙方都是活生生的人

 

薩克思說,南非的真相和解可以分成三個部份,這三部分是獨立的:真相的揭露、特赦以及賠償。關於第一個部分,由突圖主教來主持,他會到各個鄉鎮、校園去聽故事,這些受難者不只有機會講出自己的故事,也會透過各種傳媒來報導,公開的說故事。透過公開說故事方式,讓加害者公開真相,不只是透過文件,而是活生生的人來說真實故事。

 

他認為這是很人性的,不只是透過文件,而是活生生的人。他舉例說,有一個受害者在電視上面對當時刑求他的特務,他問特務:「當時你是怎麼刑求犯人?你如何用水刑?如何灌水?」整個程序,讓人知道他們都是我們的一份子,用肢體用聲音,知道他們是活生生的人。

 

在特赦的部份,則需要法庭來進行審理,有些案子沒有得到特赦是因為加害者為說出真相,也有人是真的有罪。

 

特赦得先說出真相

 

第二是特赦的部分,這需要法庭審理,法庭的組成是一位職業法官跟一位國民法官組成,特赦有幾千個案子,有些是一般的犯罪,像是搶白人的銀行,說想要去救濟黑人,這就可以和解。有一個例子,是ANC的前秘書長在慢跑時遭暗殺,那是兩名從波蘭回來的右翼特務,他們只有認罪,說是他們幹的,沒有其他人指使,法庭認為他們沒有將真相說出來,因此沒有特赦。第二個沒給特赦的重大案件,是一位青年黨團的領袖,他被警察抓起來刑求後,被發現在警車後死亡,警方說他在刑求時,跳起來撞到物體,因此不小心重傷而死亡,法庭認為,如果是意外也不需要特赦,而且驗傷看起來並不是這樣,所以警方沒講出真相。

 

薩克思與暗殺者面對面

 

另一個例子,是薩克思自己。當時他已經是法官,法院的門房告訴他,有一位亨利先生來找他,也就是當時來放炸彈要暗殺他的特務。薩克思說:「我從來沒見過他,我心臟蹦蹦跳,他比我高壯也比我年輕,跨步豪邁,我那時想,他就是試圖要殺掉我的人。」

 

「亨利昂首闊步地進到辦公室,聊一聊後,我說我要工作了,我跟他說你應該要去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講出真相,我現在不能跟你握手,如果你講出真相,我會跟你握手。他離開時,有點憂慮,無精打采地走出辦公室。」薩克思說。

 

大概9個月後,薩克思在一個派對上,有人叫他,是亨利。亨利跟奧比說,他去真和會了,統統都講出來了,薩克思說,雖然沒有證據,但看著亨利的臉,薩科思相信他全說了,因此,他們握手,亨利感覺如釋重負地走出去,但薩科思說他感受到強烈的情緒,幾乎快昏倒了。

 

他說:「如果我們把真相說出來,會發現,過去這些情治機關、這些軍警所做出來的事,也是人做出來的,在當時的政治情況下,所做出殘忍不人道的事。但他認為,說出來對於雙方都是有幫助的,無論是對加害者或是受害者,揭露真相不是為了處罰,而是諒解,並不要再發生同樣的事,透過這些程序去反思,讓這些人都可以在新的民主中,成為新的參與者。

 

國家賠償仍有待加強

 

當談到賠償的部分,他認為這是做得不夠好的地方。他指出,如果過去受政治迫害的人舉證後,就可以獲得一筆國家賠償,但他認為這是不夠的,這部分沒有經過太多討論,未經過各部門的討論,所以這件事做的不夠謹慎,不能是好像給了一筆錢就解決了,應該是要全民去正視賠償的問題。

 

薩克思指出,從整個南非的轉型正義程序得到的反省是:沒有人可以否認過去發生的錯誤,全民都一起來面對。第二是,將知識或資訊轉化成事實、認知,他表示,這些過去的歷史,包含大規模的逮人、刑求、死亡,這都是已知的資訊,並不是新的資訊,但認知牽扯到人的道德與情感,重點是做出這些事的人有「認知」,這是新的。

 

來自年輕世代的批評

 

然而,薩克思也指出,南非的轉型正義受到不少批評,特別是來自年輕世代。他們批評對於白人太過輕放、寬容,這些年輕人說他們還是很窮、還是無法上大學、沒有足夠食物,為何對白人這麼寬容。

 

第二個批評是,真相和解委員會有真的改變南非嗎?年輕世代認為真相不能當飯吃,貧窮問題還是存在。薩克思指出,真相和解不是為了改變南非,改變南非必須透過許多配套措施,而是讓人們從過去的痛苦中,得到醫治,有動力繼續往前走,真正的和解不是在於委員會的存在,而是憲法的人權保障,以及不同族群誠懇地互相對待。

 

 

【分享南非轉型正義系列報導】

●(一)人權大法官奧比薩克思: 「揭露真相是為了諒解

●(二)促轉會陷東廠風暴 前南非大法官:應鼓勵受難者挺身而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