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中美貿易戰的深遠影響-全球產業鏈重置

何清漣 2018年09月22日 07:05:00

如今,中美貿易戰更是影響到全球產業鏈重置。(美聯社)

9月18日,美國政府宣佈將在9月24日對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後,中國政府當日晚間宣佈,將在同一日對60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加徵新關稅。對此,川普總統回應稱,將考慮對另外2千57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

 

對中國來說,關稅只是表面創傷,深度傷害是兩條:一是關稅的威懾效應讓外資撤離中國;二是WTO將順應美國要求,修改規則。本文只分析全球產業供應鏈重置對中國經濟的傷害。

 

外資撤出中國 全球產業鏈重置

 

中國商務部在9月20日舉行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稱,美國對華2千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措施涉及機電、輕工和紡織服裝等六大品類,受影響企業中,外企占比達到50%。美國此舉不僅傷害了中美兩國企業和消費者利益,還傷害了全球產業鏈安全。

 

中國政府說話一向半真半假,但這次說的卻是真話。其中,物價對消費者利益的影響比較次要,估計中美兩國的消費者都不會因此採取行動。但外資正在撤出或者準備撤出,卻是中國政府必須面對的現實。早在今年8月份,美國宣佈對中國第二批商品實行懲罰性關稅之後,在華外企已經知道貿易戰無可倖免,開始考慮外遷。

 

9月13日,中國美國商會和上海美國商會公佈一項對430多家在華美國企業的的問卷調查,在中美雙方已實施的500億美元產品關稅中,63.6%受訪者表示受美國關稅影響,62.5%受訪者表示受中國關稅影響。近一半的美國公司預計,或許即將到來的美國2千億美元的關稅會給它們帶來「很強」的負面影響。

 

此次調查還顯示,為應對貿易戰,35%的受訪企業已把生產基地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等其他國家,或者正在考慮這麼做,31.1%的受訪美國企業表示,正考慮延後或取消在中國的投資。約30%的受訪企業表示,他們正在調整供應鏈,尋求在美國以外市場獲得零部件和/或進行組裝;另外還有大概30%的企業試圖在中國以外的市場獲得零部件和/或進行組裝。

 

值得一提的是,華爾街與美國行業團體對華府政治一向具有極大影響力,但在與川普總統的鬥爭中卻連連敗北。川普總統在競選時曾誓言要排幹沼澤,禁止退休高官加入K街遊說集團,他現在正在兌現自己的承諾。

 

近一半的美國公司預計,即將到來的美國2千億美元關稅會給它們帶來「很強」的負面影響。(美聯社)

 

在華外資都在調整供應鏈或外遷

 

毫無疑問,中美貿易戰將對在華各國外企產生極大影響,有的能夠熬過這一劫,有的不能。

 

日本企業積多年海外投資之經驗,早已建立了跨越國境的複雜供應鏈,但還是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強烈衝擊。日本經濟產業省的海外現地法人調查顯示,日企海外法人2017年度的銷售額中,面向除當地和日本之外的第三國的銷售額約為2千180億美元。其中僅面向中國就占到260億美元,中國支撐著日企的供應鏈。考慮到貿易戰短期內不會結束,日本企業開始通過改變產地等措施來規避影響。

 

日本化學廠商旭化成用樹脂原料生產齒輪等汽車零組件並對美國出口。為應對可能出現的糾紛,旭化成事先就品質等事宜獲得了顧客方面的認可,在美國公佈制裁關稅清單大約一個月後就完成了生產地的調整,將中國工廠生產的零部件轉移至日本的水島製造所(岡山縣倉敷市)。機械製造商小松在美國生產的液壓挖掘機上,使用了中國生產的焊接零組件等,現正將部分在華零組件生產轉移到美國、日本和墨西哥等國。

 

由於很少有企業能在短期內轉移生產,因此,一些日本企業在推進向美方申請關稅豁免的手續等,通過各種手段應對貿易戰帶來的影響。

 

台商在中國大陸開設約10萬家工廠企業,中國對美國出口前10名都是外資企業,其中8家為台資:鴻富錦精密電子鄭州、成都兩分公司、達功電腦、昌碩科技、名碩電腦、仁寶資訊技術等。中國對美國出口的百大企業中外資占七成,其中台資占四成,陸資僅占三成。2017年,台灣對中國大陸及香港的出口總值達1千302億美元,占台灣出口總量的41%,其中約有七成是零元件與半成品,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中國大陸組裝生產成最終產品之後,再出口到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地方。

 

在美中相互開徵關稅令貿易衝突不斷升級之際,一些在中國大陸投資設廠的台商因擔憂受到影響考慮將工廠搬回台灣。台灣經濟部長沈榮津近日表示,已有20多家業者表達回台投資意願。想回流台灣的主要是一些電子資訊,還有少數紡織和自行車製造業者。多數電子資訊業者在台灣仍有生產基地或廠房,只要重開或擴建即可,但有部分台商回流要重新購地。

 

香港商人沒有日商、台商的實力與後院,因此受傷慘重。根據港府調查,已有53%港商遭到美國買家砍單、壓價。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預測,若貿易戰持續,則香港位在珠三角現有兩萬多家廠家到明年春節前(2019年2、3月間)可能約有半數倒閉。

 

中美貿易戰將對在華各國外企產生極大影響,有的能夠熬過這一劫,有的不能。(美聯社)

 

一場知道故事開頭卻難預知結尾的經濟冷戰

 

中美貿易戰已經形成經濟冷戰,WTO正擬修改中國一直在利用的規則,對中國的影響需要視規則修訂結果來判定,但持續對中國商品進行懲罰性關稅的效果卻已經導致全球產業鏈重組。

 

《連線》(Wired)雜誌今年3月曾發表文章稱,iPhone的誕生讓整個世界圍繞著智慧手機「重組」了一遍。自從史蒂夫·賈伯斯2007年推出第一代iPhone以來,它的銷量已突破12億部。於此同時,它還為應用開發者和配件廠商創造了巨大商機,並重新定義了我們的生活方式。

 

如今,數百萬用戶將iPhone作為他們的唯一計算設備,以及他們唯一的照相機、GPS設備、音樂播放機、通信設備、行程規劃工具、約會工具和支付工具等。總之,它把整個世界裝進我們的衣兜裡。正因為iPhone,以及開發者為iPhone開發的各種應用軟體,整個世界已經圍繞著智慧手機「重組」了一遍,並催生了一個全新的互聯網時代。圍繞iPhone,在世界各地形成了相關產品的黃金供應鏈,中國在其中擁有重要的位置。

 

從削減成本的角度來看,iPhone的供應鏈被公認經過最為縝密地設計,號稱是「黃金比例」。現在,這條黃金供應鏈正被中美貿易戰撼動。據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調查,iPhone的價格中,在中國進行組裝的人工費比率不到2%,而日本和台灣等地生產的電子零組件和材料的成本總計占20%左右。因此,供應鏈的變動對日本企業的影響或許將遠超中國。

 

日本已經看到,中國供應鏈的最佳「黃金比例」會受政治狀況等因素影響而發生變化。中美摩擦的一大原因是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占到其貿易逆差的一半(另一大原因是中國侵犯智慧財產權),美國逆差額最高的品類就是「電器設備和機械」。在這一品類所產生的數千億日元的逆差額中,就包含在中國進行最終組裝的智慧手機「iPhone」等。

 

目前智慧手機尚未被列入制裁關稅對象,但川普政府已經表達過對中國的全部輸美產品加徵關稅的意願。就在9月份,川普總統發表推文,要求蘋果回美國生產。蘋果公司則發表聲明,指川普向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建議徵收25%關稅,將影響Apple Watch、AirPods及Beats耳機、智慧喇叭HomePod、電腦Mac Mini及其他產品配件,令美國企業競爭力受到嚴重打擊,使消費品價格上升。如今加徵關稅成真,美國蘋果公司一邊加入遊說白宮的行列,一邊在準備應對這一變化。

 

東京大學與豐田汽車最近正在研究運營IT技術的「不堵車高速公路」。主要研究負責人東京大學的西成活裕教授表示,將按照高速公路不堵車的「3比7比例用之於供應鏈管理」,有意識地將「中央管制」控制在三成左右一樣,在日本直接管理的產品和零部件占整體的三成,其餘七成的管理交給銷售產品和在當地生產產品的海外公司。這樣一來,發生災害和突發事件事故時,全球範圍內供應鏈中斷的情況將大幅減少。

 

受影響的全球產業鏈當然不止iPhone,在全球範圍內生產的產品都將受到影響。

 

美國是世界第一經濟強國,不管各國是否願意,白宮的政策將影響全球資本流向。2017年底,美國總統川普簽署《減稅與就業法案》,對國際直接投資產生了重大影響。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全球投資趨勢監測報告》測算指出,近一半的全球直接投資存量將受到美國稅制改革的影響,該法案的實施將導致美國跨國公司近2萬億美元的海外資本回流美國,直接導致全球外商直接投資存量的大幅減少。如今,中美貿易戰更是影響到全球產業鏈重置。

 

這場經濟冷戰,全世界都已經看到了故事的開頭,但由於美國國內政治黨爭激烈,各種國際因素也變幻莫測,故事的結尾,還得再等段時間才能顯現。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延伸閱讀】

●烏凌翔:「玻璃心」學會反省 才真的「厲害了,我的國」

●何清漣專欄:中國投資非洲 買政府卻買不了社會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