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反歧視? 新疆西藏怎成世界最大集中營

李華 2018年09月26日 00:00:00

中共建政以來,長期在名義上的少數民族自治區實行高壓統治,造成了漢人和其他民族日益尖銳的矛盾。(新疆/美聯社)

最近,加拿大華裔女孩申小雨被害案偵破,兇嫌是一名28歲的敘利亞男子。因為兇手難民的身份,引發了加拿大人,尤其是華裔對難民政策的質疑,加拿大總理杜魯道針對這一問題的談話,因為被捕捉到一個微笑的表情而被媒體大做文章。

   

一家叫做The Rebel的媒體還發起了中英文的簽名活動,要求杜魯道必須道歉,因為他把加拿大華人當作二等公民。

     

根據維基百科的顯示:這家媒體是澳洲的一個反穆斯林的極右翼組織,曾經發起過多起偏激的簽名活動,不難想象這次簽名活動是和當地華人團體合作。很不幸的是,簽名活動炒作了莫須有的種族歧視,希望藉著華人的力量來達到反難民和反穆斯林的目的,這對華人來說絕對不是好事。

 

 一場兇殺案是否需要總理來道歉呢?

    

一個13歲、正含苞待放的生命被謀殺,確實令人惋惜。案發後在加拿大備受關注,當地的IHIT還組織了自2003年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調查,他們對超過1300名居民進行了排查,進行了600多次訪談,並在調查過程中審查了超過1000小時影像。這些恐怕不是一個二等公民的待遇吧?

      

 如果這樣的兇殺案發生在同一族群之間,它只能成為當地的新聞,但是發生在不同族群之間,涉及到難民或穆斯林,一般都會成為國際新聞。華人常說:處理問題,對事不對人;但是現實生活中卻很難做到,因為一位難民殺了人,竟將所有難民都視為洪水猛獸。

 

今年年初加拿大發生了多起華人抗議設置難民和無家可歸者安置點的活動,一位參加政府說明會的華裔男性,因為不滿政府安置行為,竟然將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踢倒在地,然後逃之夭夭 。

 

加拿大的華人如此與難民為敵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這樣只會激化難民對華人的仇恨。要知道這場兇殺案除了給遇害者家屬帶來巨大傷害,對難民群體來說也是很大的傷害,以後可能沒人願意幫助他們,他們會受到更多的歧視和忽略,這對於社會的安全與穩定絕對不是好事。

 

 一個國家的政府有義務去保障國民的安全,但是沒有一個政府敢保證他的治下沒有作奸犯科,那些觸犯法律的人自然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這次簽名活動表面上要求加拿大總理向華人道歉,其實是讓總理否定難民政策,我覺得加拿大總理沒有必要這樣做,他沒有錯。首先,他不能保證以往沒有犯罪記錄的移民進入加拿大後不會犯罪。其次,他沒有偏袒犯罪嫌疑人,也對遇害者家屬表達了關懷。最後,接收難民是人道主義行為,他展現了大國領導人的風度。

 

善欲人見 並非真善

 

今年夏天,清宮戲《延禧攻略》熱播,富察皇后的那句「善欲人見,並非真善」令人印象深刻。

 

華人是一個頭腦非常靈活的民族,加上他們的勤勞努力,為西方國家創造了很多財富,但是他們卻感覺自己疏離於西方主流社會,受到白人的排擠。

 

近些年中東地區戰火不斷,大量難民湧入西方國家。一些國家出於人道主義立場,也為了彌補國內勞動力的不足,敞開大門接納了他們。

 

這些剛來到新環境的難民,因為語言溝通障礙和工作技能的不足,他們不能在短時間內養活自己,政府提供一些適當的援助無可厚非。可是在更多華人眼裏,這群人成了米蟲,侵佔國家資源,自己辛辛苦苦賺錢,給國家繳稅,最後進了不勞而獲的難民手裏。一些中國留學生更是很疑惑:「我們留學的幾年裏為當地貢獻了那麽多GDP,為什麽西方國家寧愿收留難民,也不願讓學有所成的我們留下?」

 

西方國家之所以會吸收難民,也是因為國內主流民意的驅使,很多歸化後的公民當年也是以難民的身份來到這裏,他們對於和自己有相同遭遇的人更有同理心,其實不少華人也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很多華人自己不去幫助難民也就算了,還污衊那些同情難民的人愛心氾濫,甚至用「聖母婊」這樣的字眼來羞辱別人。

 

加拿大針對境外難民有聯邦政府資助和私人資助項目,這次殺害申小雨的難民就是由一家教會和當地居民資助的,如果不是這次新聞出來,很多人還不知在加拿大民間有那麽多人在默默幫助著難民群體,也沒有看見他們去宣傳自己的好事。

 

「付出和回報不成正比」成了很多中國人內心真實的寫照,今天的中國經濟蒸蒸日上,中國人強大的購買力讓各國賺到盆滿鉢滿,但是中國人並沒有得到相應的讚譽。有時因為價值觀的差異,還會鬧到劍拔虜張,中國人總會拋出「端中國的碗,砸中國的鍋」。

 

日常生活中,我們也會遇到如此困惑。有些父母無微不至地照顧孩子,有時孩子沒有順從他們的意願,他們就會在孩子面前痛訴自己如何「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很多時候這樣的教育對孩子根本沒有效果,反而讓他厭惡。

 

以前毛澤東曾經說過:「一個人做一件好事容易,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我覺得更難的是默默無聞做一輩子好事。

 

高端難民「歧視」低端難民

 

有時候我會很好奇:中國也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國家,從清朝末年開始,東南沿海地區因為人地矛盾尖銳,很多廣東、福建人渡海謀生,到民國年間的軍閥混戰、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大量中國人為了躲避戰火,移居海外,再到中共建政後,各種政治運動此起披伏,曾經有超過一百多萬人逃亡香港。

 

以上這些人和今天敘利亞的難民無異,但是他們的子孫後代享受了幸福生活的同時,竟忘記了當年他們的祖輩是如何狼狽不堪來到海外,今天遇到和他們祖輩相同遭遇的難民,表現得如此冷漠和絕情,真令人不恥。

 

改革開放後,中國雖然在經濟上有了起色,但是很多先富起來的人最想做的事情還是移居海外。這些人移民的目的不外乎到國外呼吸一口乾淨的空氣、讓子女接受正常的教育或是逃離高壓的政治環境,這是不是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環境難民、教育難民和政治難民呢?

 

直到中國發生的兩件大事,我才明白今天的中國人為什麽不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去年11月,北京大興區的一場大火,讓北京市政府下定決心開展了一場轟轟烈烈地驅除「低端人口」運動。這些生活在北京的低收入、低學歷、從事低端產業的人群被視為城市的安全隱患,北京市委書記不惜用了「刺刀見紅」的字眼來對待這些城市的邊緣群體。

 

在北方數九寒冬的天氣裏,一大批「低端人口」被迫露宿街頭,沒有人去幫助他們,何況他們還是中國合法的公民,竟淪落到連西方國家的難民都不如的地步,這個國家和民族是何等殘忍地揮刀自宮啊,更不要奢望他們去同情他國的難民。

 

中國官方經常形容「56個民族56朵花,56個兄弟姐妹是一家」,可是中共建政以來,長期在名義上的少數民族自治地區實行高壓統治,造成了漢人和其他民族日益尖銳的矛盾,近些年新疆和西藏地區相繼發生了多起針對漢人的暴力事件。如今中共利用人臉識別系統等先進科技鉗制藏人和維族人的思想和言論,新疆地區因宗教信仰和民族身份關進再教育營的人數超過100萬。

 

今天的新疆和西藏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集中營,藏人和維族人受到如此嚴重的種族歧視,那些天天喊著反種族歧視的中國人,難道可以視而不見嗎?我非常喜歡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女士的那句話:維吾爾人的今天,就是漢人的明天。

     

※作者為一個無可救藥的自由主義者,曾經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旅居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