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孫佩霞】蔥油餅阿姨竟是諜報花 牽動20年前台海危機(上)

陳德愉 2018年10月04日 10:00:00

隱身在北市公館商圈的一個平凡蔥油餅攤,老闆娘孫佩霞其實是「少康專案」的關鍵引線人。(攝影:陳沛妤)

台灣大學對面的公館商圈人潮來來往往,孫佩霞的蔥油餅攤就夾著櫛比鱗次的小吃攤間。她是學生口中的「蔥油餅阿姨」,身形高壯,燙染過的短髮褪成淡金色,穿著圍裙,操著一口標準國語,流利地向攤頭的學生們推薦自己親手做的辣椒醬:「我是用新鮮小辣椒做的喔,不是舌頭辣,吃了全身辣!」

 

孫佩霞在這裡擺攤20年了,從來不談自己的過去,也不談政治,只有一次漏了一點口風。那是太陽花學運如火如荼的時候,深夜兩個頭上綁著布條的女學生,跑來向她買蔥油餅,要帶回去給同學們當宵夜吃。

 

看著女孩們笑鬧,孫佩霞突然冒出一句:「妹妹妳們不要傻啊!妳們是人家的棋子啊!」

 

女孩們不以為意,依舊是興高采烈地提著熱騰騰的蔥油餅去看靜坐的朋友們,未來許她們的是整個世界,人生怎麼可能只有一張棋盤呢。

 

孫佩霞告訴我這件事,瞪大眼睛滿腹的忿忿不平——那是她一生的傷心事,在一張諜對諜的棋盤上,當一顆棋子。

 

洩密「啞巴彈」給台灣 200解放軍官遭查

 

這個不起眼的「蔥油餅阿姨」,就是20年前轟動兩岸的諜報戰「劉連昆台諜案」的牽線人。當年擔任解放軍後總勤部軍械處少將部長的劉連昆,是台灣對中國滲透層級最高的台諜,提供我方極多重要情報。1996年,台灣舉行首次總統直選,中國在台灣海峽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及導彈試射恫嚇,一時人心惶惶;此時,劉連昆取得機密,密告台灣演習中使用的導彈都是空包彈,李登輝以總統身分取得此機密,公開宣稱:「免驚!那是空包彈、啞巴彈!」於是民心大安,他也順利當選。

 

張志鵬(圖)臨終前幾年總坐在沙發上哭,對劉連昆、邵正宗深感抱歉。(攝影:張文玠) 

 

可是,李登輝的這句話卻震驚北京,他們透過中國埋伏在台灣軍情局裡的雙面諜李志豪,揪出台諜少將劉連昆與大校邵正宗,兩人被判處死刑,因受此案牽連,共有將近200多名解放軍軍官受到審查,30多人被判刑入獄,其中劉連昆的兒子被判刑15年。台灣軍情局少校楊銘中、特工姚嘉珍被判20年。1999年,我方誘捕李志豪回台,判處無期徒刑,後來李在2013年假釋獲准,2015年習馬會後進行換俘,換回我方於越南被綁架的軍情局上校朱恭訓與徐章國。

 

這場兩岸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諜戰,裡面最重要的關鍵角色,就是負責吸收劉連昆、邵正宗的台灣特工張志鵬,他以台商為掩飾到中國開工廠,姚嘉珍擔任公司會計,但兩人皆為軍情局特工。

 

現在站在我面前,這位穿著圍裙提著鍋鏟,手上還囤著麵團的「蔥油餅阿姨」,正是當年跟著他們來往兩岸穿梭諜報圈,張志鵬的女友兼祕書。劉連昆出事後,她隱姓埋名躲在公館賣蔥油餅,等到張志鵬回到台灣,兩人繼續同居直到張志鵬前兩年過世。

 

孫佩霞曾拜訪張志鵬美國女兒家。右為張志鵬女兒。(攝影:張文玠)

 

20歲就跟了他 台版007「張先生」手腕高明

 

我去拜訪她,軍情局將張志鵬與她安置在桃園一棟不起眼的大樓裡,大樓鄰居出出入入,看來都是年輕人小家庭;他們永遠想不到,隔壁住著個曾經驚天動地的007。孫佩霞拉開鐵門招呼我進去——發黃的牆壁,凌亂的客廳桌上放滿了各種外國營養品,還有醫院藥袋,麻將桌上堆滿了舊報紙——處處說明這是個老先生的家。

 

007也有垂暮的一天,張志鵬兩年前過世時已經95歲了。「張志鵬比我大35歲。」孫佩霞爽快地說,她指著牆角的單人沙發:「過世前幾年,他總是坐在那裡哭,說他對不起劉連昆、邵正宗。」

 

講著講著,她的眼眶紅了,「我就對他說,張先生,你對不起他們,我也對不起他們……,可是你對得起我嗎?」

 

孫佩霞年輕時樣貌清秀,眼神充滿自信。(攝影:張文玠) 

 

從二十來歲跟了他,直到今年62歲了,孫佩霞還是稱張志鵬「張先生」,仍然是畢恭畢敬地的老闆稱呼。

 

坐在藥罐子間,孫佩霞說起她與張志鵬認識的經過。

 

「世新畢業後,一個同學介紹我去張先生的公司當祕書,……。」她說。後來,孫佩霞成了007的女友,「那時候張先生50多歲了,他的政商關係非常好,做生意都是大人物在幫忙,杭立武跟他拜把的,所以我們生意非常好做。」

 

「那時候各貿易商搶貨搶得非常兇,可是張先生有本事讓競爭對手的貨櫃就是出不去。」她回憶。

 

那些日子,像是富麗閃爍的流水洗過全身,多少年後還記得那一瞬的暢快。

 

「我們去拉斯維加斯,賭場的老闆都要叫他BOSS CHANG呢!他說要住什麼房間,就住什麼房間。」

 

孫佩霞指著家中發黃的掛軸,笑稱這並非蔣中正真跡,但是他到台灣時總統府發的。(攝影:張文玠) 

 

簡單的飯廳玻璃櫃裡,擺著一張二十來歲清秀少女的照片,微胖的身材穿著一身白旗袍,笑容燦爛,「這是我在立法院門口照的。」孫佩霞凝視著照片中的自己:「我父親很早過世,我可能是戀父情結吧。」

 

她其實也知道張志鵬的背景,「他以前是軍統的(軍事統計局,國民黨情報頭子戴笠的特務組織)。」她指著門口發黃的掛軸,落款是蔣中正。1949年國民黨敗退來台,張志鵬轉至香港從事特工,身分曝光後才到台灣來,「這字不是真跡,不過,是他到台灣時總統府發的。」她微笑,還有些得意。

 

「邵正宗是透過我,才和張志鵬認識的。」孫佩霞說。

 

「我有很多親戚在大陸,在解放軍裡的也不少,開放探親後,我每年都帶我媽媽去大陸探親,每次去都帶著一貨櫃的散布(做完成衣剩下的布匹)去送人。」

 

劉連昆是由邵正宗大校從中搭線,介紹給軍情局特工張志鵬,為台灣提供情報。(圖片取自網路)

 

初見北京高幹 「妳們那的女孩都這麼厲害嗎」

 

她清楚記得第一次見到邵正宗的情形。「我們從深圳坐快船到珠海,船艙裡滿滿的人,座位間中間夾著痰盂……,我覺得氣悶便跑到甲板上去抽菸吹風。」旁邊一個穿著軍服的中年男人與她攀談,問她是來做什麼的?孫佩霞回道:「我是來做生意的。」男人笑道:「妳們那裡的女孩子都這麼厲害嗎?」

 

孫佩霞的姑父是山西空軍後勤部副部長退休,她看看這男人戴的是和姑父一樣的圓帽子,料想階級不低,便與他聊起天來,告訴他自己的姑父也是軍人。

 

「那很好,大家都是解放軍的。」男人笑笑,留下自己的名片給孫佩霞。孫佩霞回到船艙,把名片給張志鵬看,上面寫著「北京總後勤部大校局長」,張瞄一眼,對孫佩霞說:「這張名片要留起來。」

 

當時邵代表軍方的「北方工業」,在珠海做尿素,張志鵬去澳門賭完錢後,便要孫佩霞打電話給邵正宗,告訴他:「以後大家一起做生意。」(下集:一個坐牢一個賣餅 少康案她們未解的心結)

 

【上報人物看更多】
●一個坐牢一個賣餅 少康案她們未解的心結(下)
 
【延伸閱讀】
●【獨家】劉連昆案情報員姚嘉珍明在中國刑滿出獄 家屬赴北京接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