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美國將中國列為敵對國家 台灣呢

余杰 2018年10月01日 00:02:00

美國的「國家網路戰略」將中國、俄羅斯、伊朗以及朝鮮這四國列為「敵對國家」。(湯森路透)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美國政府公布了「國家網路戰略」,通過總結安全保障政策,對面臨網路空間威脅的美國進行保護。

    

這份「國家網路戰略」將中國、俄羅斯、伊朗以及朝鮮這四國列為「敵對國家」,指責它們「傷害美國經濟和民主主義,為了盜竊美國的智慧財產權而使用網路工具」。

    

「國家網路戰略」是在二零一七年制定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的基礎上,時隔十五年的再次公布。「國家網路戰略」指責俄羅斯、中國、伊朗以及朝鮮這四國「向美國企業、跨國企業以及美國盟友發動看不見的網路攻擊」,尤其指責中國「與網路空間的經濟間諜有勾連,盜取價值數萬億美元的智慧財產權」。

    

川普執政以來,扭轉了奧巴馬政府八年期間對中國察言觀色、卑躬屈膝的軟弱外交政策,正視如納粹德國般野蠻崛起的中國的張牙舞爪的惡行,喚醒美國社會各界從經濟、政治、文化、教育等各個領域全方位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美國多所大學關閉多年來打壓學術自由、監控中國留學生言行的特務機構「孔子學院」,美國聯邦調查局嚴查在美國大學和研究機構任職卻又接受中國「千人計劃」重金聘請的華人學者,美國政府將央視等中共喉舌駐美機構重新註冊為與之身份相符的「外國代理人機構」而非自由媒體,美國對負責從俄羅斯購買武器的解放軍將領和鎮壓維吾爾人的新疆官員實施製裁……這一連串的組合拳,在短短一年的時間裡,就將中共打回了原形。

    

此次美國政府的「國家網絡戰略」報告,直接將中國列為「敵對國家」,並以最多的篇幅譴責中國在網絡上的間諜、偷竊、侵略行為,中國的做法不僅危及美國的經濟安全,也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敵對國家」的定義等同於「邪惡國家」。「邪惡國家」的說法始於冷戰後期的雷根政府,雷根不顧西方民主國家內部的與蘇聯妥協派(如歐洲的「東方政策」)的干擾,直接將蘇俄定義為「邪惡國家」,並敏銳而準確地宣布,這種壓製公民的自由和人權的政權不會長久存在下去,「我們會贏,他們會輸」。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之後,當時的美國總統布希在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九日首次向美參眾兩院發表一年一度的國情咨文,提出「邪惡軸心」的說法,明確指出伊朗、伊拉克和朝鮮這三個國家擁有或正在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世界和平構成威脅。當時,美方並未把中國列入其中(全球反恐的背景下,美國轉而尋求與中國的合作),但中共政權仍感到如芒在背,在官媒發表評論反駁説:「布希‘邪惡軸心’的強硬措辭無疑是一種彰顯霸權的表達方式,這意味著世界各國將以美國的標準被它劃分成三六九等。美國這種缺乏合作的單邊主義很容易引起盟國的反感。」十六年之後,中共終於「榮登」美國「敵對國家」的排行榜,中國作當作何感想?或許會以「舉國之力」發起反駁吧?

    

美國直截了當地將中國列為「敵對國家」,台灣呢?對於將數千枚導彈對準台灣,無時不刻威脅用武力佔領台灣的中國,那麼多台灣人卻沉迷與「兩岸一家親」的幻想之中。已經全面執掌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的民進黨政府不敢強硬應對中國的侵門踏戶,如老僧入定般唱「維持現狀」之空城計。

 

半島電視臺臥底記者揭露台灣的愛國同心會等組織直接從中共那裡獲得活動經費、從事顛覆台灣民選政府活動的事實。(資料照片)

 

中國向來是欺軟怕硬。明明是中國間諜遍布台灣,中國卻賊喊捉賊般地拋出台灣間諜威脅中國國家安全的說法,其編造的一個個間諜案比低俗小說還荒誕離奇;半島電視臺臥底記者揭露台灣的愛國同心會等組織直接從中共那裡獲得活動經費、從事顛覆台灣民選政府活動的事實,台灣的情治和司法部門卻視而不見、毫無動作;彰化的碧雲禪寺被親共人士非法侵佔,改建成「中國愛國教育訓練基地」,若非《紐約時報》大篇幅報道,當地執政的民進黨官員卻一直「大愛包容」,視國家尊嚴如兒戲,難怪有民意代表斥責説這是「國恥」。

    

中共近期使出的最惡毒的招數,就是要求在中國的台灣人申辦居民證。中國企圖以此實現將台灣人等同於中國人、將台灣納入中國,進而掌控數十萬計旅居中國的台灣人的隱私資料,將這部分台灣人當作綁匪手上的人質。這是對台灣國家安全的致命傷害。然而,對行政院探討製裁申請中國居民證的台灣人的時候,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大力反對,並反問説,其他人拿美國綠卡、拿加拿大楓葉卡、拿日本居住證的,都可以在台北實行公民權投票,領取中國居民證的台灣人卻要被限縮公民權,「這是荒謬的,這是民進黨政府在激怒兩岸的政策、激化敵視兩岸的關係,這樣對台灣絕對不利,兩岸關係要和好,台灣的經濟才會更好」。如此類比,不倫不類。丁守中難道不知道,美國、加拿大和日本都是台灣的親密盟友,這些國家從來沒有說過「台灣人也是美國人,台灣是美國的一部分」、「台灣人也是加拿大人,台灣是加拿大的一部分」、「台灣人也是日本人,台灣是日本的一部分」,他們尊重台灣的獨立地位以及自由民主的價值和社會制度。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像柯文哲和丁守中這樣唯利是圖、短視淺薄、毫無中心思想和國家安全意識的政客,居然能成為頗受歡迎的首都市長候選人(或現任首都市長)。台灣真的需要一場民主自由思想的新啓蒙運動。

    

古語説,居安思危。面對中國的步步緊逼,台灣目前並不安全,民主制度在應對獨裁制度的時候自有其脆弱性。台灣必須在危機重重中更堅定地正視並應對危險,即「居危更思危」。向中國妥協或低頭,是自欺欺人,更是自願為奴;而幻想在中美之間保持中立,坐山觀虎鬥,則是自以為聰明的「小聰明」,讓台灣陷入「不自重者無人助」的孤立之中。所以,台灣政府和民間社會必須斷然承認「中國就是台灣的敵對國家」這一鐡的事實,並聯合美國、日本、歐盟等民主國家陣營,共同對抗中國這一升級版的納粹國家,這是台灣惟一的出路。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