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 您一個「堵」字 讓我對複雜的中國充滿希望

哈奇士 2018年10月13日 07:00:00

如果可以拍善惡觀正常的好萊塢式史詩大片,那麼中國也不是中國了。(《江湖兒女》宣傳照/時光網)

最近賈樟柯導演電影《江湖兒女》在中國大陸上映,受到《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微博上的批評,被認為其電影充滿負能量,是個用灰暗鏡頭講的好人不得好報的平庸故事,既不會令人愉悅也不會令人掉眼淚,反而使人心裡堵得慌。賈樟柯隨後作了機智而不失風度的回應,討論了他眼中的「真實」「複雜」「正能量」為何物。而胡錫進後又發微博道歉,承認其影評外行,但亦不忘挑機反諷了一句「說真話是最大的正能量」。

 

不知為何,這則新聞帶給筆者的驚訝程度,不亞於聽見某財經學者認為中國私營經濟應該退出歷史舞臺,近年在這個國度反智的言論聽得多了,想不到這次竟然涉及賈樟柯的電影。

 

 

胡錫進在微博上還提到,批判現實的片子例如《我不是藥神》雖同樣為批判,但價值取向積極向上,令人感動,而賈導今次的《江湖兒女》充滿的負能量看得讓人難受,希望電影人學學好萊塢、寶萊塢拍出些善惡觀正常的片子。這種說辭立刻遭到了自由派民眾的重擊,《我不是藥神》之所以有明顯缺陷(中國特色的爛尾),一切都源於嚴格的審查制度,中國如果可以拍善惡觀正常的好萊塢式史詩大片,動魄人心引人向上,那麼中國也不是中國了。

 

其次,胡錫進貴為評論「複雜中國」的代言人,面對賈樟柯電影鏡頭下現實感充盈,光怪陸離的中國大陸,又怎能一句充滿負能量來作結論呢?於是乎有人講起賈樟柯去年拍一個環保廣告時,胡同裡突然沖出幾個大媽大爺高聲嚷道:他們在拍咱們的霧霾,快把攝像機扣下來;又或幾年前在多倫多,賈樟柯的某部電影放映時,一位中國留學生站起來說:「我們國家是存在這些問題,但你為什麼只拍窮鄉僻壤?拍些好的你會死?」

 

胡錫進對電影關於現實呈現方面的審美品味,似乎被許多人定格在了類似以上朝陽大媽的水準。不過笑話歸笑話,若自由派人士單單從理性分析電影中的現實,只樂於見到賈樟柯電影成為對抗官方正能量宣傳的子彈,未免可惜至極。

 

喜歡賈樟柯電影的朋友大多強調他鏡頭下真實的中國,那種真實不同《我不是藥神》裡對主動情緒哭訴苦難的直接呈現(儘管照應現實也令我們很感動),而是層層推進的畫面下,「人」複雜情愫的探究,大時代裡面人的一念一想是需要靜默感受的,商業電影與否的大致區別便在於此。

 

要知道,從上一部電影《山河故人》到今次的《江湖兒女》,賈樟柯已成功轉型,放下了曾經鋒銳的藝術片導演身段,以這種時間跨度大的三章式結構,透過主角情緣的失落,反應時代的變遷和價值的失衡,試圖尋求更多的大眾認知。他為這片土地上的人寫了一封至深的情書,而我們都具備那隨時可閱讀情書的心情了嗎?

 

賈樟柯心存寬厚,回應胡錫進「看完電影后堵得慌」說:堵,其實是一種複雜的觀感,是一種極大的情緒波動。您麻木了太久,「堵」證明您還有知覺,恭喜。您的一個「堵」字,讓我對複雜的中國充滿了希望。賈導這番話也是對很多中國人說的,失去了感知的能力,我們什麼也不是。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北京傳真:韓國「逆權電影」的魅力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