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習-「我們絕交了」

無妄齋 2018年10月05日 07:00:00

美中領袖之間短暫的「友誼」看來已宣告結束。以美聯社)

題目所言,自然不是《20世紀少年》的「絕交」,而是美中領袖之間短暫的「友誼」看來宣告結束。以下不妨分享一些有趣想法。
 

川普向習近平示好,較顯著的事例,大概始於2016年末提名前愛荷華州(Iowa)州長布蘭斯達(Terry Branstad)擔任美國駐華大使。眾所周知,布蘭斯達與習早有淵源,習在1985年訪美時兩人首度見面。中國外交部隨即表態歡迎,發言人陸慷更以「老朋友」形容候任大使。
 

翌年初,經過習近平那次倉卒且態度曖昧不明的訪美之行後,川普於年末訪日,在與安倍晉三的聯合記者會上明言與習份屬好友,深信在貿易談判中兩國可求同存異,而在其他場合也是態度親善;即使在今年上半年,美中就貿易不平等、北韓局勢等問題時有磨擦,川普仍透過Twitter堅稱與習是「永遠的朋友」。
 

然而川普上任不到兩年,一直維持口頭友善、偶有譏諷、幕僚及行政部門對中國步步進迫的矛盾狀態,何以到了聯合國大會,他卻一反常態,除了在大會發言及主持會議時點名中國,猛烈抨擊其導致貿易不公、干預美國中期選舉以外,更於被記者問及與習的關係時謂「也許彼此不再是朋友,但我想或者他會尊重我」?
 

導火線:過火的政治宣傳
 

要說到底中共做錯的事,著實太多。然而今回真正觸及川普 — 或確切而言 — 美國的底線,源自一系列「廣告」:中共英文官媒《中國日報》(China Daily)於愛荷華州第一大報《德美茵紀事報》(The Des Moines Register)及其他當地傳媒購買版位,刊登增補的「廣告雜誌」,內容大談美中兩國共同利益,要慎重考慮貿易戰長遠令市場受損,例如中國放棄美國大豆改為由南美進口,並且重申習近平與愛荷華州長達30年的關係,包括和布蘭斯達的友誼云云。
 

此舉在川普眼中,顯然是敵意行徑。怒不可遏的他被外間質疑缺乏證據後,乾脆將該則偽裝成新聞及分析的政治宣傳公開示眾
 

也許你以為言論自由兼資本主義商業社會,花錢買政治廣告沒甚麼大不了。可是中國這次犯下嚴重錯誤:
 

一、敏感的時間、地點
 

直接向美國選民推銷中國觀點,更致命的是在參眾議院中期選舉前夕,向共和黨票倉、農業重鎮愛荷華州宣傳。當地政治分析指出,夾帶物內文試圖改變州內共和黨支持者應付中國的態度,進而在11月選舉之際向白宮施壓,暗示隨經貿決定而來的政治後果,削減繁重的懲罰關稅。
 

事實上,川普較早前已指責中國借攻擊美國農民、牧民及工人以干擾中期選舉,因為他們愛國並且效忠自己,某程度上將中共維護利益的文宣攻勢與惡意針對自身仕途掛鈎,而且幕僚也該掌握相關情報及籌謀對策。
 

誠然,中國以大豆、肉食等農牧產品與汽車之類為目標,早在首輪關稅交鋒名列清單之內。不過名單繁瑣且間接,打擊總不如登報赤裸裸地宣講政治圖謀。既要操控中期選舉挫敗共和黨,藉以制止貿易戰,中共的手段豈止花錢買廣告,那麼在愛荷華州挖牆角的舉動,自然被視同中方公然搦戰,令心生警覺的川普提高防範,鳴槍示警。
 

二、中共雙重標準的「不干預內政原則」
 

川普主持聯合國安理會期間,大興問罪之師,同場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聽畢雙肩一聳,臉帶不屑。及後僅機械式回應謂中國謹守不干預他國內政的外交傳統,不接受無端指控,會後被記者追問時又回覆指控「荒謬」(Nonsense)。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繼而反唇相譏,暗示美國才是干預別國內政的首惡。
 

可是,誠如《百年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所言,缺乏新聞自由的中國不僅對國內實行「輿論引導」,也不斷透過情報機關、留學生、學者以至網絡水軍,反過來利用民主國家享有的「遊戲規則」,諸如言論、新聞、結社集會自由,公關粉飾中國平和美好願景之餘,著力破壞其民主價值和制度。若然留意臺灣近年政治生態,五星紅旗及促統政客社團橫行,可見一斑;如今統戰與分化的戰場,不過延展至美國罷了。
 

如今中共放棄平素嗾使華人商會、海外華僑團體之類掩飾,由官媒親自粉墨登場出資登報,事後《環球時報》不但無意否認中方政治廣告,反而借「美國媒體」之口辯稱事屬平常。結果,就連「中國的老朋友」、老州長布蘭斯達也按捺不住,在《德美茵紀事報》撰文批評北京運用美國各種自由便利,乘機散布利好中國的政治宣傳。
 

美中思維差異
 

若對川普的外交策略研判稍有認知,他向中國以友相稱並不意外。1988年他接受《The Oprah Winfrey Show》訪談,已申明其部份國策。對習近平的「先禮後兵」,大致考量如下:
 

一、對敵無商談餘地,對友求公平誠實
 

國家外交,對敵國根本無話可說;然而對盟友,人情還人情,數目要分明,雙邊貿易必須Fair and Square,。謝絕得了便宜還賣乖,更無法容忍本國利益受損還遭到獲利盟國剝削,或者坐視互相傷害。一如受《廣場協議》制裁前的日本,保護主義的高牆益發加深美日貿易鴻溝。
 

故此,美方設下清晰的談判條件:盡量弭平貿易逆差、開放境外投資、尊重知識產權。
 

習近平等中共高層卻似乎沒有將川普的示好放在心上,反而看成是意圖從中國身上討取多少便宜的虛情假意,甚至讓自己陷入緩和鬆懈的口蜜腹劍。當然,也有可能為維持「中國製造2025」等國策,如《百年馬拉松》所述逐步實踐稱霸世界的野心,不容任何阻礙。
 

二、無意動搖習政權,影響僅限改國策
 

有別於過往反中論者的設想,川普似乎不打算煽動中共核心權爭,動搖習的絕對管治地位,「拉一派打一派」地扶植反習勢力,乘亂渾水摸魚撈好處。所以他對年初中國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毫不在意,還在某餐會上拿習近平這位「終身主席」開玩笑 — 用最直白的理解就是,你大可繼續當你的土皇帝,前提是兩國關係一定要公平處置。
 

換言之,川普旨在變更中國國策與思維模式,重視中國追求的面子,但自己也得拿到裏子。可是問題來了:中國既為黨國一體,終身執政的習,自有獨裁者的連帶責任 — 維護國家尊嚴和利益,以支持政權之合法性(Legitimacy)。

 

貿易戰一至,中共高層開始慌亂,藥石亂投。於是乎,也就捨棄過往做法,選擇直球冒犯:不止是偷竊IP、貿易逆差、間諜滲透、南海防務、路帶殖民、孤立臺灣……是回明目張膽透過官媒贊助,廣而告之大談貿易戰如何傷害美國,反制川普看似搖搖欲墜的政權。
 

按中國《刑法》大概會似「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論處、繼而關進秦城監獄的大罪,中國也可厚顏地在自由的美國做出來了。箇中政治意味,誰也看得出來了罷?

 

※作者為香港人/網媒記者兼撰稿人

 

【延伸閱讀】

●戰狼外交?當真你就錯了

●洪耀南專欄:川普是那個戳破國王新衣的小孩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