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死刑日也是江「國慶」日 希望下個被冤者不再遭屠殺

王怡蓁 2018年10月10日 12:20:00

江國慶案是台灣重大的冤案之一,出生雙十國慶的江國慶,遭疑涉入1996年空軍作戰司令部營區的女童命案中,過程中,以非法手段刑求逼供,導致江國慶在一年不到遭處決。 (圖片取自民間司改會)

「你可以見到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徐自強、鄭性澤,但你見不到江國慶跟盧正,但我們還懷抱希望,希望謝志宏、邱和順、王信福,可以出來,明年、2020年……能參加我們的活動。」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語帶哽咽地說。她說10月10日是世界反死刑日也是江國慶日,支持廢死很重要的理由,就是不希望看到無辜的人被執行死刑。

 

鄭性澤(左)向台中高分院聲請冤獄刑事補償金。台中高分院宣判以每日4000元,共4322日計算,補償鄭性澤1728萬8000元。(攝影:王怡蓁)

 

在世界反死刑日(10/10)前,廢死聯盟以及其他合作團體一起罕見地開了一場記者會,林欣怡說,他們很少開記者會,也很怕一個重大案件發生時,每家媒體都打電話過來,有時候他們還沒看過卷宗,還不熟悉案件,實在不方便那麼快回應。

 

10月10日反死刑日 也是江國慶日

 

江國慶案是台灣重大的冤案之一,出生於雙十國慶的江國慶,遭疑涉入1996年空軍作戰司令部營區的女童命案中, 軍方成立專案小組進行調查,過程中,江國慶遭到非法手段刑求逼供,導致江國慶在一年不到的時間內判決定讞並遭處決。2000年,江國慶獲得平反,後續補償家屬國賠破億元。然而,江國慶也不會回來,真凶至今也仍未尋獲。

 

10月10日是世界反死刑日也是江國慶日,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語帶哽咽地說,支持廢死很重要的理由,就是不希望看到無辜的人被執行死刑。(攝影:王怡蓁)

 

除了廢死議題,林欣怡也說,大家更應該關注全世界死刑犯的監禁條件。林欣怡指出,世界各地的死刑犯監禁存在許多問題,像在亞洲國家有過度擁擠的狀況,有些死牢的管制方式,讓死刑犯甚至無法與親友和律師取得聯繫,因此,她指出,這些死刑監禁的問題也影響到家屬以及親友。

 

從過去討論死刑存廢,廢死聯盟更進一步推出「全民做伙參詳」死刑替代分案公民審議計畫,目前已在全台灣辦理10場,預計在2019年以前會完成30場的公民審議。

 

廢死聯盟更進一步推出「全民做伙參詳死刑替代分案公民審議計畫,預計在2019年以前會完成30場的公民審議。圖為全民做伙參詳進行過程。(許恩恩提供)

 

歐盟表達支持廢死的立場

 

對於死刑的看法,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馬澤璉認為,死刑替代方案公民審議上做了很多努力。她說,去年廢死聯盟提出這個計畫時,歐洲經貿辦事處很振奮,也馬上支助這個計畫,因為是立即提出死刑的替代方案,另外,也提到關注到被害人權益的部分。她表示,這並非簡單的任務,籌備過程也了解很多困難,她曾聽說主辦單位被取消場地,甚至收過死亡威脅,但很高興的是大家從不放棄。

 

馬澤璉指出,公民審議計畫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給予許多民眾重要且真實的訊息,她說許多參加的台灣民眾,以為目前全球只有20幾個國家廢死,但其實目前全球已有142個國家在法律上或實務上廢死,去年全球只有23個國家曾執行死刑,其中只有2個國家是民主政體。馬澤璉想鼓勵所有人來關注並參與這個議題,透過參與計畫,可以了解死刑其實有替代方案。

 

全球目前已廢除或實務上廢除死刑的國家,共有142個。(攝影:王怡蓁)

 

馬澤璉表示,廢死對歐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台灣已批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國內法化,但許多民眾不清楚這項資訊,台灣有義務朝廢死邁進。她指出,廢死是人權的問題,死刑是非常殘酷且不人道的方式,死刑否定人類的尊嚴與道德,從台灣的經驗也可以發現,死刑並無法有效嚇阻犯罪,她更指出在目前的制度下,難以避免主觀或誤判而造成的冤案,而死刑會使冤案無法挽回。

 

馬澤璉表示,歐盟與許多會員國都肯定台灣在人權上的成就,這也是為何八月底台灣執行死刑會讓歐洲國家感到震撼,「希望2018年8月31日這場死刑,會變成台灣歷史課本上的最後一次執行死刑」馬澤璉說。

 

對死刑看法,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馬澤璉認為,歐盟與許多會員國都肯定台灣在人權上的成就,希望今年8月31日這場死刑,會變成台灣歷史課本上的最後一次執行死刑。(攝影:王怡蓁)

 

死刑替代方案 有三成參與者改變想法

 

從規劃到執行的重要推手之一,是「全民做伙參詳」工作團隊的許恩恩。「全民做伙參詳」目前辦了十場公民審議,只是三分之一的面貌。她表示工作團隊以及參與者都有很多一般大眾,他們也會先錄取多元背景的報名者,來參加的人有超過三成其實未表示支持廢死。

 

「全民做伙參詳」目前已舉辦10場,分佈全台灣。(攝影:王怡蓁)

 

關於死刑的替代方式,許恩恩表示,參與者都提到許多替代方案,其中最多人支持的還是無期徒刑,她說,當然也有人認為死刑無可取代,所以還是提出死刑是必要的。

 

廢死聯盟表示,「全民做伙參詳」分成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是討論「死刑的替代方案」,第二階段則是「配套措施」,包含獄政改革、被害人保護等。許恩恩指出,有三成的參與者在審議後,因為了解更多資訊而改變立場,從原本希望給予死刑到終身監禁,或終身監禁到無期徒刑都有,但還有更多複雜多元的意見。工作團隊也都讓參與者暢所欲言,並不會阻止參與者發言。

 

「國家執行死刑是最壞的兒童教育」

 

李宏基案中,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施逸翔則是對法務部提出的「侵害兒童權利公約所重視的兒童固有生命權」,所以要實現社會正義,提出質疑。施逸翔認為,無論是兒童權利公約還是兩公約,都是政府要負責,政府要去落實人權責任以及承擔國家義務,所有人,包含李宏基與其子女也都應該受到政府的保障。

 

法務部9月31日槍決死刑犯李宏基,歐盟對外事務部立刻發聲明抗議,並向李宏基該案被害人親友表達同情,也再度表達反對死刑,呼籲台灣暫停執行死刑。(擷取自TVBS新聞)

 

施逸翔指出,從歷屆人權公約的國際審查會議中,審查委員都清楚指出,台灣應該停止執行死刑或是實質廢除死刑。他說,在李宏基的例子中,除了法院核發保護令外,有沒有其他的方式,例如危機處理中心、庇護場所等,來適當進行干預與保護,而不是透過國家殺人的方式來保護兒童。

 

「作為兩個孩子的父親,從人權教育的角度來看死刑,國家執行死刑是最壞的兒童教育,因為死刑是最暴力的體罰,顯示了在某些情況下,可以剝奪人的生命,兒童從國家執行死刑只是學習暴力本質」施逸翔進一步指出,國家應該要進一切最大的努力來救一個犯下最大過錯的人。

 

施逸翔說,蔡政府曾說兩公約是國家人權的地板,而不是天花板,但從過去兩年蔡政府的表現來看,他認為政府已經捅了一個很大的洞。

 

不是零和遊戲 政府應提行動方案

 

在政府提出逐步廢死的部分,政府設有「逐步廢除死刑研究推動小組」,2012年,林欣怡與其他8名委員因不滿政府未積極採取行動,因而退出「逐步廢除死刑研究推動小組」。林欣怡表示,現在來看,政府以及工作小組還是沒有積極實際的計畫,只有說會朝向這個方向努力,但實際計劃跟時間表都沒看到。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黃嵩立表示,重新執行死刑無助對話,人人都要有尊嚴,因為要看到這些死刑犯是一個完整的人,他們也有人性。黃嵩立指出,今年李宏基遭槍決時,法務部的新聞稿指出,李宏基是一個泯滅人性的人,所以可以殺掉,還說死刑可以維護社會正義,他感到很失望。

 

黃嵩立說,台灣社會流傳「殺人者償命」這個道德觀念,但他認為這個道德指令並非不能轉圜,可是有些人根深蒂固認為沒有替代方式,因為「殺人就要償命」,他說,這時政府更應該要說清楚「死刑到底是報復還是懲罰?」,才能兼顧加害者的尊嚴,也保障被害人的權益。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黃嵩立表示,台灣社會流傳「殺人者償命」這個道德觀念,但他認為,這時政府更該要說清楚「死刑到底是報復還是懲罰?」,才能兼顧加害者的尊嚴,也保障被害人的權益。(攝影:王怡蓁)

 

黃嵩立說,有些人誤解,當他們保護加害者尊嚴時,被害人的尊嚴就會減少。他認為這不是零和遊戲,應該給予同等的尊重。黃嵩立也指出,既然台灣已簽訂兩公約,就應逐步廢死,他呼籲政府立刻宣布,蔡政府任內不會開啟死刑,提出死刑的替代方案,「應該主動的提出行動方案,而不是被動等待社會達到共識。」

 

作家張娟芬在《無彩青春》的序中寫道:「我知道誰不在:盧正不在,江國慶不在,鄭性澤不在,邱和順不在,徐自強不在……,只看蘇建和案,覺得他們三人倒楣到不行;再看別的冤案,會羨慕蘇建和他們三個怎麼那麼幸運。」多年過去,如今徐自強、鄭性澤獲得平反,站在我們面前。

 

【G0V年會延伸閱讀】
●寫程式救國家! 「零時政府」推資料透明化
鄭性澤冤獄4322日 刑事補償金獲賠1728萬
李宏基遭槍決 歐盟:台灣應立即暫停執行死刑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