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台灣人其實不關心轉型正義

主筆室 2018年10月10日 07:02:00

促轉會日前選在曾是警總軍法處看守所的喜來登飯店舉行「平復司法不法.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以國家立場公開宣告長年承受污名的政治案件當事人「事實上無罪」。(攝影:李智為)

台灣人其實不關心轉型正義,因為絕大多數人認為的轉型正義就是終結萬惡的國民黨,既然國民黨已經下台,就連他們控制了一甲子的國會已經丟失了,現在既有《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來追索他們的不義之財,還有《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對他們大刑伺候,那威權已經被終結、正義也已經伸張,還要什麼轉型正義?

 

台灣人其實不關心轉型正義,雖然他們聽說全聯的中元節廣告裡那個小帥哥叫陳文成,會好奇地GOOGLE陳文成其人其事,有時也會為他悲慘的遭遇掬一把同情之淚,順帶在內心咒罵一下當初那個草菅人命的國民黨政權,不過也僅止於此。因為他們隨即會想到,立法院早已立法補償這些人命的損失,不分黨派的歷任總統也都為這件事道歉了,他(陳文成)怎麼死的,似乎也不證自明,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姑且不論那些對轉型正義抱持敵視態度的人,即便許多嘴巴上支持轉型正義者也有不少人有上述相同的看法。不過,如果你曾經親臨五天前促轉會舉行的「平復司法不法.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或許想法會有點不同。

 

10月5日,有兩百多位白恐受難者及其家屬齊聚一堂,其中,郭琇琮同案的陳勤女士兩位女兒也來到現場,在專寫綠島政治思想犯的《流麻溝十五號》一書裡,那位跟著媽媽陳勤一起坐了一年政治黑牢的洪雪文也到了,洪雪文在成長過程受盡欺凌歧視,這是她第一次參與官方的名譽平反活動。在蔡英文說:「真的很抱歉,沒辦法讓前輩們親眼見證這一刻」時,幾位受難者家屬幾乎哭慘了。

 

促轉會委員葉虹靈寫道,她原本以為白色恐怖的社會意義早就翻轉,補償、名譽回復、總統道歉也都做過了,公告儀式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結果,還是有個女士邊找名字,邊抓著她問:「所以上面有名字的是不是代表罪就沒有了?」還連問了三次,葉虹靈只得告訴她,判決已經撤銷了,沒有了,之後還會寄正式的通知給家屬。但這位女士不死心地又問:「但是我們以前圖書館借的書都說他是匪諜」。葉虹靈只得再說:「所以我們會持續跟社會對話、讓大家了解以前的歷史。」顯然,這位白色恐怖受害家屬心中的陰影從未被抹去。

 

在所謂的「東廠事件」之後,已經相當艱困的轉型正義工程再度受到重擊。一些最流行的說法是:受害人已經賠償、總統已經不斷道歉、是非真相已經清楚,為什麼還要轉型正義?過去的冤錯假案為什麼要現在的國民黨負責?還有人認為這種轉型正義根本是國家發動、用來扭曲民主政治的黨爭工具………上述說法,當然是一種誤解。

 

真相已經清楚了嗎?光是以蒐集威權時期檔案為例,許多人認為台灣已經三次政黨輪替,更有《檔案法》,有什麼檔案會見不了光?說這話的人當然不會知道,光是先前國發會發起的政治檔案徵集訪查如今已經進行到第六波了,散佈在調查局、國安局、軍法處、警政署、後備司令部(警備總部)以及各政府機關的政治檔案,仍因為機關的本位、無謂的保密、當事人怠惰的心態,而難以蒐集;更甚至,國民黨中央根本拒絕查訪。若無足夠權限的專責機構與《政治檔案法》的立法,如何能開啟最基本的調查工作。

 

至於若干人把轉型正義當作現在的執政黨要追索國民黨當時的罪愆,那更是個誤解。民主時代,很少人會把蔣介石簽署的死刑令、當時軍警的鎮壓、司法體系的盲從配合,算到現在的國民黨頭上;除非這個政黨一天到晚只想繼承這個政黨的法統、榮光、黨產、利益;卻不願面對檢討它曾經犯下的錯誤,並真誠地向這些受害者道歉。一天到晚說自己的「偉光正」的歷史,卻不願面對曾經有過的暗黑統治,這樣的作法公允嗎?
 

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如果我們對於被害者及其家屬的暗夜哭泣與悔恨始終無感,對於他們期盼獲知的真相實情置若罔聞,卻自以為是地認為「時間可以治癒一切苦痛」,就難怪我們始終只得到一個藍綠撕裂、族群對立、互信基礎薄弱的台灣社會。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