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專欄:柯文哲很像香港老一輩英國人訓練出的技術官僚

盧斯達 2018年10月24日 00:02:00

柯文哲一直以來的言論都很像香港舊一輩英國人訓練出來的技術官僚,能做事,卻不是有方向的政治家。(攝影:張哲偉)

謀求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外媒專訪,談到在美中之間,台灣就像貨架上的商品,不能高估自己,必須想辦法提升自身價值。有其他政敵攻擊他失言,他對著本國傳媒直接說:弱國無外交嘛

 

疑美、疑西、疑外的方略,聽起來總是相當「務實」,它描繪出一個灰暗的前景:西瓜靠大邊,不要太看得起自己,美國不會為了你而得罪中國。形格勢禁時,便會將你出賣給中國。

 

有效的政治宣傳(Propaganda),總得夾著三分真實。國際政治的無情和殘酷,自然是相當真實。然而這種事實鋪陳,卻多數不是鼓勵小國更加要奮發圖強、獨立自主,要更加致力於合縱連橫和分散風險。整天在說「世道險惡」的人,通常是來勸退,而不是勸進。底牌多數是一種認定「小國只能無奈被犧牲」的歷史宿命主義。

 

這些話,香港人聽得最多。八十年代中國決定要收回香港主權,英國最後還是放手撤出香港。對於夾在大國之間的無力和悲哀,香港人自然點滴在心頭。主權移交之後,中國在香港基本上自行其是,想做甚麼都做得到,香港人爭取自治持續受挫,更坐實了這類喪氣話的市場。也許柯文哲的話,就是一般香港人對自身命運的看法。主要是上一代人的主流香港人或許都如此認為:沒用的,外國都怕了中國。外國過問你的事,要不是口惠而實不至,就是虛情假意。

 

然而如果中國已經強大到堅不可移,滴水不能漏入,那麼我們在香港看見的事情就很奇怪。就幾個月前,香港民族黨的召集人陳浩天因為到台灣出席「香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監察推動小組」的活動,回港後就受到親中傳媒全方位轟炸,保安局也在稍後馬上將其組織列為非法組織,得到類似黑社會的憲制地位;老一輩的佔領運動倡議人戴耀廷也曾經在台灣一個活動,大談中國政權倒台之後各地前途如何的「想像」,回來後同樣受到中方高規格攻擊。

 

還有其他反對派政團,每次跟外國聯繫,中國就會歇斯底里。例如被剝奪議席的前議員羅冠聰就曾經在機場遇襲。事實上是,好像已經獲得世界的中國,對於港台藏疆人民與其他主權國的交往,一向極為忌違。為甚麼?這是個很值得想的問題。

 

弱國更需要外交

 

「弱國無外交」、「國際關係建基於國家利益」、一切都只是待價而沾的貨品之類,當然不假。沒人以為會有國家因為純粹「正義」而源源不絕給予援助。然而事實上是弱國更需要外交。

 

弱國無外交的小國宿命主義,只是對現實的片面詮釋。它不斷強調國際之間的片面現實,如何突破困局,則通常是語焉不祥。柯說,對於中國攻擊台灣時,美國幫忙防衛的決心,不應太過期待。明白人自然不會過份期待,但反過來想,聽到一個民望很高、將來有興趣問鼎總統寶座的人公開這樣說,美國人會怎麼想,想想都令人尷尬——所以你是不指望我方協防了?

 

這類論述,跟二十年前沒有分別,好像這一兩年國際間的新變化完全沒發生過。他們無視美國(特別是外交、軍事、情報界)對中國在不同層面嘗試改變國際秩序的做法,已展現出一種以前只會在中國見到的歇斯底里。

 

副總統彭斯的演說大力批評中國的國際行為,誠然沒有把話說盡,留一口氣希望中國當局回頭是岸,但冷戰的氣氛鋪陳已久。在中國周邊的國家亦早有異動,這些國家對中國輸出的高鐵工程、一帶一路議題的反動,亦早已不是新鮮事。

 

(新)冷戰的重點其實不是熱戰或者代理人戰爭之別,而是強國會將整個世界看成互相聯結的連鎖。一塊都不能失去。固然美國在南韓、日本等國身上得到了圍堵共產主義或者駐軍軍費之類的利益,但說到底事情能夠發生,還是因為有一個防微杜漸的大戰略。為了防止對方得分,自己萬不願意也要投資進去。為了防止一個國家變色,大量美軍真的去了一個自己連名字都沒聽過的地方送死。韓戰、越戰、中情局對世界各國政府、機構、個人、間諜線人等等的投資,她策動各種事情的開銷,在紙上是看不清的。

 

歷史從來沒有那麼理性

 

冷戰有其理性面,例如美蘇最後沒有互射核彈,然而它亦有其非理性面,雙方對於意識形態「骨牌效應」的恐懼,促使了他們介入了不少本來不應介入的地方。小國宿命主義是建基於國際關係是理性的假設,然而國家始終由人組成。國家的領導者、外交官都不是機械,他們還是有血有肉的人,因此國家也不會永遠理性。兩次大戰都是在全世界都不認為會打仗的情況、因最不可能的突發事件而開打。薩拉熱窩究竟在哪裡?不太清楚,但那裡曾經死過一個奧匈帝國皇儲,世界就馬上亂成一團,互相開火。

 

不是說世界會輕易重覆這個模式,只是說歷史從來沒有那麼理性,而是始終充滿隨機性。中國代表龐大利益,美國始終會妥協。兩年前,世界上9成人都這樣認為。因為我們堅信自己理性,國家也理性,所以事情的走向不會逃得出我們的理性軌道。

 

川普剛剛上場的時候,我們都會看到很多評論和預測,認為川普是一個商人,他選前說的一切都是虛張聲勢,之後的動作是討價還價,不會真的動手損害當時十分不錯的中美關係。然而現在中美已經交惡,局勢的發展令所有人跌破眼鏡。

 

美國本來視中國為戰略伙伴,短短兩年間,朝中就有一股勢力要改弦更張,將中國視為戰略對手。中國有官媒稱彭斯的演說是「被害妄想」,其實歪打正著也說對了甚麼。正所謂Perception is reality (觀念就是真實),既然美國認定了中國要跟她搶奪全球霸權,她就會開動機器阻止。既然美國這樣看,這就會變成世界現實,而世界各國也會被扯進去。接下來就是站邊的問題。

 

柯文哲說要提高自己的價值,不是不對的,但提高價值並不是為了保持很多平常人期待的「中立」,因為事情會變得越來越沒有中立和模糊空間。先不說戰後台灣產業根本是在美國設計的藍圖中成長,但無論是站中也好、親美也好,都是作出選擇,但沒睡醒或裝睡的人卻會主張我們不應選擇,並且以「弱國無外交」來包裝自己的毫無願景、以「反正我隨時會被出賣」來合理化任人魚肉的無外交傾向。

 

小國更要外交,因為無外交的遲早會變成弱國,甚至亡國。外交是謀求將自己鑲嵌在戰場的有利位置,因為這些位置不會多,要早佔。其實比起不少鄰近地區,台灣已算有牌可打,只是怕一些不打牌的人控制局面,坐這山,望那山,最後甚麼都沒有投注,或者想繼續吃兩邊好處最後兩邊也得罪。

 

不是有方向的政治家

 

最「務實」的看法,就是認識到中美鬥爭的大戰役,弱國小國如何將頭埋在沙裡希望保持中立,事情還是很可能波及自己。政治人物應該拿出實際的應對方略,而不是說一些貌似老成,但其實人人都知道的現實。弱國手上的牌不多、我們是棋子之類,事實本來如此,說出來亦無關宏旨。既然你也認定事情就是如此,那選任何人、做甚麼都沒辦法改變啦。疑美則不如就投中,但是在選舉面前自然又是要否認。說來說去,其實都是不願表露確切的傾向。

 

失敗主義和宿命主義,也許是其人真這樣想,亦可能是為了始終不表態,不得失任何選民的選票效益至上論。當然不表態、模糊政治,片面務實,也許才是「白色系」的主色。也就是一般事務和行政爐火純清,但對大格局、國家層面的事情沒有想法,甚至心裡認定那些事情在北京的權力範圍之內。

 

小國宿命主義,就像強權鬥爭,一樣在最後變成自我實現預言。你認為弱國無外交,於是消極犬儒,最後真的變成任人宰割的弱國。據說柯有意選總統,但他一直以來的言論都很像香港舊一輩英國人訓練出來的技術官僚,能做事,卻不是有方向的政治家。據說中國官媒對柯文哲很留情,這自然是很有理由的。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關鍵字: 柯文哲 弱國 外交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