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權勢的人連賄賂都不用-《漢摩拉比小姐》觀後之二

李佳玟 2018年10月29日 00:00:00

所謂前官禮遇,是指從法官職務退休之後當律師,其所接的訴訟案件會受到前同事優待勝訴的不成文規定。(圖片摘自網路視頻)

漢摩拉比小姐》:書寫與戲劇作為另一種司改的進路

 

《漢摩拉比小姐》為南韓 JTBC 電視台於2018年5月21日起播出的連續劇。或許因為編劇為南韓現職法官文宥碩,與一般法庭劇相比,劇情深入法院的組織生態。除了寫實地呈現法官案牘勞形,每日加班至深夜的情況,對於司法官僚文化,包括講究期別倫理、結案績效,巴結高層想升官,法官工作壓力與書記官工作負擔的連動,都有相當犀利的觀察與描寫。

 

至於法庭劇都會有的個案處理,本劇呈現編劇對於這些問題的思考與反省。即便老生常談的議題,譬如無罪推定原則或是職場性騷擾,編劇透過劇中主角呈現自己的體會,因此有獨特的深度。不過,劇情的安排並非是單面的教條傳輸,而是透過個性迥異的法官進行不同觀點的辯論與討論。

 

劇名《漢摩拉比小姐》看似重點放在一位新進、熱血,個性會挑戰體制的女陪席法官(朴車伍琳法官),有很多的劇情發展是她挑起的。實際上,在這齣戲裏,沒有哪個觀點視角佔上風,她與同庭(民44庭)的另外兩位法官經常進行辯論,相互激盪,也互相影響。觀後的心得常常是,有些事情需要法官向前衝,才能打破陳規;有些事情需要像另一個陪席法官(林巴愣法官)那樣冷靜分析,才不會只有口號沒有細節。有些事情需要像審判長(韓世尚法官)那樣,注意人心與人情,才不至於明明是一樁好事,卻橫生波折。

 

與其他法庭戲相比,本劇難以被忽略的,是編劇對於性別議題的反省,以及對於司法在南韓社會階級問題所扮演之角色的反思。南韓影視作品有不少都會帶到貧富差距的問題,但大概只有這一齣戲,編劇會透過林巴愣法官的口,講出:

 

「無錢無勢的他們,帶著茫然走上街頭。有一點錢的人,只相信中間人的話打起官司,真正有權有勢的人,根本連賄賂都不用賄絡,因為早有成為他們其中之一的法官,來幫他們,替他們來主持審判。」

 

難得會有在電視劇會這麼深刻地去探討這些問題,因而值得筆者花時間轉述其中幾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召喚更多的觀眾與台灣自己的實務寫手,誠實地,深刻地,帶著對於人的基本關懷,反思司法所有的問題。我相信,這也是一種司法改革的路徑。

 

漢摩拉比小姐第九集有太多地方值得講了,跟台灣司法有好多可相互呼應的地方。

 

本集首先涉及所謂「前官禮遇」的問題。所謂前官禮遇,是指從法官職務退休之後當律師,其所接的訴訟案件會受到前同事的優待勝訴。會這樣大多是因為承審法官是這個前法官的後輩,基於人情演變的不成文習俗。

 

因為有這樣的不成文習俗,使得法官退下來當律師的市場行情比較好。在本集裡,就有司法黃牛(律師事務所的事務長)以此跟當事人獅子大開口,強調他們的律師是「前官」,一個案件開價三千萬韓元,明明這個案子在法官眼中,並沒有找律師的必要。然而這個前法官的現任律師,上庭完全沒準備,甚至把案件內容講錯,連當事人的契約也沒看清楚,給審判長的文件也是錯的。被審判長韓法官指責時,立馬把事情都推給律師事務所的事務長,審判長要他下次乾脆叫事務長來開庭算了。審判長下庭之後對著兩位陪席法官嘟囔著,要不是法院院長再三對法官強調,在審判時態度要親切,他剛想要發飆罵人了。

 

當事人下庭之後跟事務長抱怨:「你不是說你家律師跟法官很熟嗎?剛剛怎麼看起來一直被法官挑惕?」事務長說,法官跟律師很熟這件事怎麼可以當庭表現出來呢?反而會特別挑惕,才不會讓人說閒話。事務長甚至趁機要求當事人準備「活動費」,說要讓律師跟法官吃飯拉拉交情,一開口就要了五百萬韓元。說他們律師是前官,不好直接跟當事人開口。

 

但這個案子另一造下庭後質疑,為何對造律師犯了這麼離譜的錯誤,卻沒被法官修理,難道是因為前官所以被維護嗎?開庭過程中,陪席法官一個頭扭到偷偷轉頭運動,另一個聽到律師亂講笑出來,都被解讀成有意放水。

 

本集第二條線,是民44庭的林法官被人在街上舉牌抗議。抗議者指控林法官一定貪污拿錢,要法官下台。林法官本來厭惡這個被告,認為這個被告拿書學了一點法律之後,什麼都要告,厚厚的訴狀像在寫小說一樣,敗訴之後連法官都告,十足十地濫訴,加重法院負擔,影響其他案件審理。不過林法官並沒有因此不好好處理這個案件,他要求原告整理爭點,劇情顯示這個處理方式對原告有利,但原告反而因此懷疑法官,在街頭舉牌抗議。林法官面無表情地對朴法官說,很多人都毫無理性,而絕大多數人都同情弱勢,覺得弱勢講的話都對。

 

但朴法官不這樣想,朴法官想要知道到底為何這個原告在過去這十年這麼執著,想要去翻過去的卷宗,本來林法官很不以為然,但當他自身同樣經歷過因為經濟弱勢,不被他人理解的事件之後,林法官主動調查這個原告的背景。查了之後,林法官發現,原來這個原告當初也只是個一個小商人,但卻被想漲租金的房東惡意趕走,生意垮掉,卻一點賠償金都沒拿到。審判長韓法官聽到林法官這樣說,不以為然地說:「那也不能濫行提出各式各樣的訴訟吧?」林法官說:「原告孤零零地一個人提告,案件審理拖了一年多,法院只給他三行字的判決,說他沒有提出足夠的證據證明。但對方請了大律師,律師又跟審判長交情很好,這種情況下,原告可能接受判決嗎?心情會是如何?」審判長嘆口氣嘟囔著說:「過去這十年,原告各種行為,讓他從被害人成加害人了。」

 

不過到這一集最後,審判長對原告很有耐性,對於原告的譏諷也笑笑地回了,還跟原告說,你有什麼冤屈現在可以一次講清楚,我後面都沒其他庭了,可以聽你慢慢講。鏡頭轉到原告,原告表情顯示意外,但感覺開心。

 

此處連結到先前講的前官禮遇。由於在韓國前官禮遇是一個讓司法不被信任的重要原因,所以司法行政部門慎重地開會,想要解決這個問題。資深法官們抱怨,前官禮遇已經是以前的事了,現在根本沒這樣的事,都是人民理盲濫情。法官們開完會,在法院餐廳用餐時,還繼續抱怨。

 

朴法官聽著資深法官的抱怨很不以為然,她忍不住嗆了資深法官:「難道人民會這樣想都是毫無道理的嗎?要不是一直有一些證據,人民不會持續這樣認為。」但她這樣公開講,在場所有的法官都很不開心,連朴法官的審判長韓法官也要朴法官閉嘴,認為這好像在質疑法官的操守有問題。但朴法官繼續說:「一籃蘋果裡只要有一個蘋果是爛的,對於百姓而言,這就是一籃爛蘋果。」其他資深的法官快要發火了,朴法官還是沒有想要閉嘴,場面眼看要失控,直到另一個人資深人很好的法官跳出來幫朴法官緩頰,才結束這場討論。

 

在這場戲裡,直接對著朴法官發火的資深法官與幫忙緩頰的人好好法官後來都有另有故事。

 

發火的法官讓一個貪污的財團老闆緩刑釋放,理由是大財團影響韓國的經濟,企業底下員工眾多,要趕快放出去,才不會影響員工,不會影響企業,不會影響南韓經濟。朴法官又在另一個午餐場合衝撞這個資深法官,這個資深法官正在大言夸夸地跟別人討論這個判決,還一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態度地,宣稱自己做了判決就要承擔,但他可是很謹慎的,諮詢過很多人的意見。朴法官忍不住質疑這個法官當初究竟諮詢過誰?有那些在社會底層,沒有大學畢業的人嗎?這時連朴法官的審判長韓法官都暗自叫好,他這次不會叫朴法官閉嘴了。

 

至於先前曾經幫忙朴法官緩頰的資深法官,後來因為跟朴法官關係好,就找她出去喝咖啡,問她是不是正在承審某個化妝品公司的案件,請她把案件卷宗好好看仔細,做出正確的判決。朴法官愣住,問人很好的資深法官說:「你現在是在關說嗎?」人很好的資深法官說:「我這哪是關說,我只是叮囑你把案件看仔細而已。」女法官氣憤地衝回辦公室,打電話去問另一個也處理化妝品公司案件的法官,這個人很好的資深法官是不是也跟她關說。當確認這個人很好的資深法官接連跟兩個法官關說,朴法官準備往上提報,但被同一辦公室的陪席林法官擋住。他們先去找自己的審判長,說自己的審判長韓法官跟人很好法官交情很好,可以先去問他。

 

韓法官聽到這件事很震驚與生氣,要他們別亂說話,但他直接去問人很好法官了。人很好法官倒是很老實,承認對朴法官講過那些話,但強調只是要年輕法官仔細看卷宗。韓法官非常生氣,質問對方:「說你這樣不會在後輩面前丟臉嗎?仔細看卷宗本來就是法官的義務!!」人很好法官辯解,說那個化妝品公司的XX對他很照顧,人情義理上也得幫忙一下。韓法官此時突然想到一件事,他問人很好法官,說人很好法官去年本來因為孩子要留學錢不夠想要退下去當律師,後來幸好是岳家幫忙。他逼問人很好法官:「孩子留學的錢真的是岳家出的嗎?」人很好法官抬頭看了韓法官一眼,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韓法官一看傻了,痛罵人很好法官怎麼可以這麼蠢,但他還是去跟首席審判長通報。

 

沒多久,人很好法官被移送,很多法官在門口送他。朴法官接到電話跑出去,眼睛含淚目送。後來,所有人經過朴法官身邊,都對朴法官非常冷淡,白眼相向,包括曾經對她很友善的前輩,留著朴法官一人在在風中,不知道為何自己明明做了該做的事,卻被同儕這樣對待。

 


 

在第10集時,檢察官著手調查這個案件,看來想把案件「做大」,可以衝辦案業績,所以擴大傳喚了好些法官。有個林法官很氣憤地衝到朴法官的辦公室,指責朴法官為大家帶來麻煩,他說:「那些話我也聽過他也找我說過一句,說的模稜兩可,我聽完也就拉倒,為什麼你就是要生事,非通報不可?」

 

本集還有一個點值得寫。林法官在某個場合,遇到一個大財團二代,這個財團二代跟朴法官是舊識,因此透過朴法官認識林法官,見到林法官說想要聊聊。聊天之後,財團二代不經意地提到某個林法官正在處理的案件,財團二代說這個案件的被告其實最近正要爭取什麼職務,不可能亂搞。正當林法官敏感地以為財團二代現在是在關說,但財團二代笑笑地沒再繼續說什麼,只是表明他對相關案件由哪個法官審理,非常清楚。林法官立刻領悟,這個財團裡的正副法務長都是前任的檢察官或法官,對於司法生態非常了解,也有人脈,不一定需要進行低階級的關說。

 

後來林法官又在街頭遇到抗議者,舉著布條指控法官貪污。他心裡感嘆:「無錢無勢的他們,帶著茫然走上街頭。有一點錢的人,只相信中間人的話打起官司,真正有權有勢的人,根本連賄賂都不用賄絡,因為早有成為他們其中之一的法官,來幫他們,替他們來主持審判。」
 

 

※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